宗旨
愛他就要讓他HE__青嵐(定青)

*各種捏造、慎入謝謝

 

【閃GO】情人夢(京拓)──小唯生日賀文

 

 

  神童拓人很久沒有做夢了。

  很久、很久,久到包含他在內的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忘記他曾經被夢魘困住的事情,而以為沒有事情了。

 

  ──直到今天。

 

  二月十四號。

 

  「情人節快樂、嗎?」

 

  那大概是低笑聲,惡意的、戲謔的、諷刺的,那大概是低笑聲,充斥著誰的耳膜以及誰的靈魂,說者有意,聽者無心的淡笑。

 

  「嗯,情人節快樂,京介。」

 

  情人節快樂。

 

  神童拓人勾起垂在耳邊的頭髮,看著十年如一日的戀人,輕輕的笑了開來,含在口中的話語黏膩的要人沉溺。

 

 

  ***

 

 

  二月十號。

  距離那個一年一度的、屬於情人們之間的黏膩節日的到來還有四天。

 

  「京介。」戀人的名字在口中黏膩的吐出,神童拓人忽然停下了腳步,看向了四周林立的大樓,大街上如火如荼的展開情人節的宣傳活動。

 

  其中出現最多的無外乎就是巧克力、戒指、玫瑰花。

 

  神童拓人平時不是什麼會特地關心這些事情的人,更別提他本身對甜食本來也就還好,於是在這個幾乎已經成了巧克力世界的節日他基本上是能躲就躲,甚至就連去個蛋糕店也只是因為無法拒絕隊友們的請託才勉強會去。

 

  對於這樣一個本身不會對甜食上心的人,要他留意到有關甜食的訊息本來應該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是、偏偏就在那天──他不巧看到了看板。

 

  膩人的誓言、甜蜜的點心,看上去笑得幸福的人們。

 

  只需要一眼神童拓人就覺得自己已經被攻陷,不由得的帶入了自己與自家戀人在一起的畫面,然後開始由耳尖一路紅到了臉頰上,活像顆水蜜桃。

 

  要不要跟京介一起過呢?

 

  「跟、京介嗎?」

 

  偏頭,他認真的開始思索這件事,不過就算要過,他也不知道到底能做些什麼事情啊……說起來,他跟京介本來就不是一般的戀人吧?拿一般戀人的標準來考量真的好嗎?

 

  而且,京介會不會喜歡本身就是個問題吧?

 

  「到底要不要去邀請京介呢?」

 

  還是想著,不管怎麼說看到這樣的廣告,身為戀人實在是無法不心動,還是會有種想要跟自己的戀人在那個代表情人、屬於情人的日子中一起過的衝動。

 

  無法下決定,神童拓人苦惱的皺起了眉頭。

 

  應該說,他不知道這樣的請求劍城京介會不會答應,畢竟看起來對方不像是對這種事情會有意思的人。

 

  「算了,還是去問吧。」

 

 

 

  「你今天有點不在狀況。」

 

  結速了一天練球的活動,一起走在了放學回家的路上時,劍城京介看著明顯是在恍神的自家戀人‧雷門學園足球部部長的神童拓人,不滿的說。

 

  居然堂而皇之的開始神遊?劍城京介皺眉。

 

  身為雷門足球部的一員,平時龐大的訓練量已經花去他們太多時間,更不要提對方還是身為隊長的人,會有各種事務。講真的,他們兩個能夠像這樣單獨相處在一起的時間本來就不多,這種時刻對方還在恍神,也不能怪他有些不滿。

 

  「唔。」一瞬間有些被噎住。

 

  「嗯……京介有在過情人節嗎?」翻來覆去的思索著怎麼開口比較好,終於發現自家戀人神色有些不悅的神童拓人最終還是決定直接了當的問。

 

  難保不會等一下就炸了,還是不要冒險直接問好了。

 

  「情人節?」被神童拓人突來的話語無言了一下,劍城京介下意識的重覆了一次對方說的詞彙。

 

  情人節。

 

  劍城京介嗤之以鼻,一個莫名其妙的節日,他搞不懂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對這一天前仆後繼的奔忙,送巧克力、鮮花、賀卡,花費了無數心思在這種事情上還不如多拿這些時間去練球。

 

  他一向是這麼現實。

 

  哪怕其實他也是有情人的那份子,依舊不會降低劍城京介對這麼節日的不屑一顧──當然,只是針對那群腦子進水的居然連他都不送巧克力的人。

 

  「不過。」想到了不是很好的東西,劍城京介語氣不免有些惡狠狠的。

 

  不過情人節,劍城京介看著神童拓人。不過……如果是對方的話不是不能考慮,那麼,會這樣問表示對方也有這個意思吧?

 

  「這樣嗎?那麼,劍城你喜歡吃甜的嗎?」其實是個不用問也可以知道答案的問題,神童拓人卻還是希望對方可以知道自己的心思,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他也是想要表示一下心意的啊。

 

  皺眉,劍城京介果斷的回答:「不吃。」完完全全沒有察覺到神童拓人所要跟他真正表達的心思。

 

  「好吧。」

 

  神童拓人不無遺憾的說著。

 

  所以這真的不能怪神童拓人之後不陪劍城京介過情人節,真要說的話,對方本身就已經先行拒絕了他。

 

  ──真的不能怪他。

 

 

  ***

 

 

  二月十四日。

  一個莫名其妙的膩人的、甜蜜的、專屬於情人的節日。

 

  雷門學園‧(不知道為什麼大得很不可思議的)足球部休息室內,此時正聚集著足球部所有部員們,每個人面前或多或少都放了些巧克力。

 

  除了劍城京介面前乾淨的一點灰塵都沒有,身為隊長的神童拓人面前的巧克力已經多到不知道應該擺在哪邊了。

 

  「唔唔,劍城──你要來一點嗎?」揚了揚手中的巧克力,粉紅色的包裝、鮮紅色的緞帶,一看就知道是為了傳遞小女孩情思的巧克力。

 

  一時間所有人頭上都滑下了大大的黑線。

 

  所以說了,大概只有傻根筋的松風天馬跟西園信助沒有察覺到自家隊長以及王牌之間的波濤洶湧,還一個勁兒的在那邊『炫耀』今天收到的戰利品。

 

  頭痛的掩面,霧野以及狩屋兩個一同的轉頭,對上視線的瞬間馬上轉移開來。才不要跟對方心有靈犀呢!

 

  「不用。」劍城京介冷冷回答。

 

  不妙、超不妙的啊──!!!

 

  站在四周的隊員們看著劍城京介臉色隨著松風天馬手舞足蹈的邀約越發難看,周身的冷氣更是不要錢的大放送,內心的不安只越感強烈。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隊長沒有送劍城巧克力啊?

 

  明明是戀人的不是嗎?劍城都為了隊長推掉了一堆的邀約、情書、巧克力,卻沒有拿到最想要拿到的那個人的。想來都為對方掬一把心酸的眼淚。

 

  「……劍城。」

 

  大概是終於受不了現場壓抑的氣氛,神童拓人開口。

 

  ──你叫我劍城?

 

  瞪了過去,劍城京介第一次覺得自家戀人的敬語聽著有種讓人非常不愉快的感覺,卻發現對方一臉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茫然表情,一時間只覺得火氣越盛。

 

  在過了大約一分鐘之後,劍城京介終於挫敗的收回視線。

 

  「算了!」再繼續生悶氣下去也沒有意義,劍城京介帥氣的轉身,外套在急速的摩擦下帶出了咻咻的風聲。

 

  一聽就是在氣頭上。

 

  「劍城!」被劍城京介過度的反應嚇到,神童拓人連忙想要追上去,卻被劍城京介順勢帶上的門擋住,一點情面也不留。

 

  「到底為什麼忽然就這樣啊?」

 

  「大概是因為,隊長你沒有送巧克力?」旁邊的隊員們對著一臉茫然的神童拓人開口。

 

  「所以說,不是自己不想要的嗎?」聽到了這樣的話語,神童拓人無奈的笑著說,並不是自己不想要送啊,京介自己不要的他送了也沒有意義吧?

 

  當然,不表示他就真的沒有準備了。

 

  「欸?」

 

  「京介自己說不想要的啊。」輕笑,神童拓人專屬的惡劣趣味在此時顯現出來,他會在隊員面前親暱的叫劍城京介的名字,卻老愛當著對方的面直接稱呼劍城。

 

  這大概是屬於他的一點小任性?

 

  「我先去追京介了,再見。」

 

  揮了揮手,他大步的跑了出去,隱約還聽得到風中傳來隊友們小聲的報怨,他卻只是笑一笑,專心於追人這件事情上面。

 

  「什麼鍋配什麼蓋,所以說,劍城其實根本就是自己找的。」

 

 

  ***

 

 

  氣死他了!

 

  劍城京介氣呼呼的走在路上,踢著路上的小石頭,有些不開心的想著,神童拓人完全沒有想過送巧克力給他的心思、也沒有想過要跟他一起過的意思,他到底為什麼要期待啊!

 

  「京介!」

 

  神童拓人的聲音遠遠的傳來,劍城京介並不想要停下腳步,只是繼續走著。

 

  「諾,給你。」有東西從腦後被拋來,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他後空翻起身,俐落的勾起了朝他而來的物品。

 

  粉紅色包裝紙,紅艷的緞帶,夾著一張新型的卡片。

 

  與神童拓人甚至是劍城京介一點也搭不上的款式,劍城京介愣愣的將東西拿在手上,看著站在面前笑得一臉開心的神童拓人。

 

  「你這算是耍我嗎?」

 

  惡狠狠的問著。

 

  他才不會承認他有一點點的感動。

 

  「才不是呢,費盡心思的想幫你準備卻被說不需要,當然會有些失落的啊。不過……還是想要交給你呢,只為你做的、象徵我心意的巧克力。」微笑,神童拓人上前牽起了劍城京介的手,臉上帶了一點淡淡的、屬於幸福的粉紅色微暈。

 

  「哼!」扭頭,然而從耳根開始泛開的紅色卻是無法騙人的羞赧。

 

  所以說──這大概就是傲嬌。

 

 

 

  一起回家。

 

  好。

 

  手牽著手,他們兩個一起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夕陽在地上帶起了長長的影子,從背影看上去,不知道為什麼幸福不已。

 

 

 

  ──所以說,只是個在鬧彆扭卻裝得自己很成熟的孩子。

 

  遠遠的,看著劍城京介以及神童拓人朝醫院走來的身影,以及他們彼此牽在意起的手,優一哥哥看著自家弟弟的側臉,忍不住的偷笑了。

 

 

  ***

 

 

  黑暗。

 

  劍城京介看著躺在了床上,面露微笑的人,有點恍惚的想到了已經很久沒有看見神童拓人這麼幸福的表情了,是的──已經很久沒有看過了。

 

  「那麼,您做了個美夢嗎?」

 

  低聲問道,他的語氣大概是很久沒有顯露出來的溫柔。

 

  「嗯,情人節快樂,京介。」

 

  這是這一屆聖帝以及他的貼身侍衛的、屬於十年之後的情人節,神童拓人微笑著回答,早就已經習慣泣血的內心卻還是莫名的感受到了痛。

 

  「情人節快樂。」

 

  低身吻上了神童拓人,劍城京介眼中的黑暗深沉的要人不敢恭維,而神童拓人只是微笑,然後疲倦的再次閉上眼睛。

 

  哪怕只是騙人的也好。

 

  很久、沒有這樣了。

 

  他靠上了劍城京介的肩頭,努力的將在唇角蔓延開來的苦澀吞下,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也是最為逞強的一面。

 

  這樣就好了。

 

  情人節、快樂。

 

  他摯愛的人。

 

  ***

 

 

  青:

 

  唔哇答應了小唯ㄉㄉ給的生賀www

  差點這禮拜又光榮窗掉了還好我打出來了,感動到快哭了有沒有!

 

  話說這文風根本甜膩到歪啊!我到底是有多愛拓人才可以對他這麼好!送巧克力又小清新的牽手,他們兩個夠了怎麼可以這麼小可愛>///<

 

  話說小唯ㄉㄉ

 

  其實這是HE,有機會再補齊之後的故事,也許那就是明年的生賀了www

 

  最後,生日快樂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熾緋冰嵐
  • "低身吻上了神童拓人,劍城京介眼中的黑暗深沉的要人不敢恭維,而神童拓人只是微笑,然後疲倦的再次閉上眼睛。"

    甜甜甜:)
  • 甜嗎w
    能夠讓你喜歡真是太好了呢︿︿

    青嵐銀緋 於 2013/03/23 2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