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
宗旨
愛他就要讓他HE__青嵐(定青)

*本篇是出逃後續

*小黃瀨在上篇沒有死啦(硬要),所以我們有甜蜜蜜的赤黃後續唷www

*本篇ㄑㄈ真心爛人了不知道為什麼(聳肩)話雖如此,瘋子還是必須說,青黃是瘋子的本命,就算渣也要渣的很帥(妳滾)

*最近文章會有點、第三人稱跟上帝視角互相切換的感覺(掩面),因為有些地方真心的覺的沒辦法用第三人稱寫所以……

 

 

【赤黃】你是我的(肉沫、甜)

 

 

  『今天只有小赤司嗎?』

  「五月有事情先回去了,所以只有我過來。」

 

  ──才怪,一定是小赤司讓小桃井先回去的。

 

 

 

  說起來,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充滿消毒水味道的房間中,夕陽暖醺的微光透過了潔白的窗簾,落到磁磚鋪成的地板上頭,形成了參差不平的譜線,柔軟的澄光讓人一陣舒適。

 

  靠在潔白的枕頭上,他偏頭,有些怔然的看著坐在自己床邊的赤司征十郎,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他在病床上,小赤司在一旁坐著。

 

  然後兩個人可以就這樣沉默的度過一天的時光,卻沒有半點不自在。

 

  「涼太。」像是感應到了他的視線,本來低頭看著書的人忽然抬頭,有些低啞的、繾綣的語調下一刻就在他的耳邊響起。

 

  赤司將書放到了一旁的小桌子上,小心的沒有碰到插著太陽花的花瓶,那是剛才赤司為他帶來的、屬於桃井五月的關心。

 

  嗯?

 

  赤司站起了身,壓低了身體,慢慢朝她靠近,一金一紅的眼睛瞇了起來,直直的注視著他,他毫無畏懼的回視,然而卻被看到的景象給震住。

 

  那雙異色的眼睛在看著他,卻又彷彿透過他看向了無盡的遠方,然而在他這樣想著的時候,那對異色的瞳又好像無時無刻不鎖定著他的靈魂深處、銳利得直叫他一陣狼狽。

 

  他想要讓對方不要再這樣看著自己。

 

  念頭強烈得甚至連剛剛他還在想著的問題都被他給忘了,只記得他想要開口讓赤司征十郎不要用這種彷彿要將他由裡到外深深剖開的眼神看他。

 

  然而赤司征十郎卻沒有等待他開口,反而是對著一臉侷促的他,拋下了一針見血的評論──而他用蒼白的表情接受了那樣的論斷。

 

  因為喜歡而無所堅持。

 

  ──涼太,你的愛卑微的要人不敢苟同。

 

  雙眼霎時瞪大,呼吸瞬間停頓,白皙的臉被紅給暈成了豔麗的畫布,他不知道該如何安置自己無措的四肢,只因為對方低頭吻住了自己。

 

  然後赤司征十郎的手就開始不規矩。

 

 

  ***

 

 

  上課途中,收到了來自自己暗戀(又或者該說是明戀)對象的簡訊,已經是海常高中一年級生的桃井五月先是愣了一會,然後毫不猶豫的拿著手機用老師看不見的角度在抽屜中敲敲打打,確定好沒有錯字後,按下了發送。

 

  接著就把手機收了起來。

 

  哲君邀請自己出去呢,桃井五月開心的在老師沒注意到的地方哼起了無聲的小旋律,滿臉幸福的等待著放學的到來。

 

  現在才是第一節課。

 

 

 

  「哲君~」

 

  遠遠的就看到了那個從初中開始就沒有什麼存在感的少年跟自己從小到大存在感都強烈過頭的青梅竹馬靠在一起等著她的畫面,桃井五月朝對方用力的揮手,小跑步奔了過去。

 

  說起來,今天哲君忽來的簡訊著實讓她愣了好一會兒。

 

  等到好不容易回神,才滿心歡喜的回覆對方。現在想來,答應了哲君的邀約真的是太好了,她已經好久沒有看見哲君跟阿大了。

 

  或許也與自己刻意的遠離有關?

 

  「我到了唷。」一邊說一邊蹭到了黑子哲也的身邊,她看著青峰大輝一瞬間有些嫌棄的神色,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的繼續膩在黑子哲也旁邊。

 

  才不要理會阿大呢,阿大已經什麼都有了,只有這麼一下子,讓她待在哲君的身邊吧。

 

  「五月妳太慢了!」皺眉,青峰大輝朝她這樣說。

 

  慢?

 

  她可是一下課就趕過來了還要被阿大這個笨蛋說自己慢?叉腰正想要反駁對方的話,黑子哲也就率先幫她開口。

 

  「請別這樣,桃井同學一下課就趕過來了,青峰君。」用手肘狠狠的擊在了青峰大輝腰部,黑子哲也淡然的對著因為等待桃井五月而有些不耐煩的青峰大輝開口。

 

  「痛、痛痛──好啦好啦,知道就是了。」吃痛的喊了聲,青峰大輝卻是收起了自己的不耐煩。

 

  「阿大真是的,不過讓你等了我一下就這麼毛毛燥燥的,小心以後真的交不到女朋友唷!說起來,哲君你最好了──」抱著黑子哲也的右手臂,她朝青峰大輝比了個鬼臉。

 

  「五月妳!」看到她這樣的動作,青峰大輝火氣瞬間湧上,但是只是咬牙切齒的喊著她的名字。

 

  「唔。青峰君、桃井同學,我們先進去店裡面吧?」不是很習慣她這樣親暱的動作,但黑子哲也卻只是頓了下身子,體貼的沒有推開她。

 

  然後指了指旁邊的店,平靜的眼神望向了一旁被桃井五月的動作弄到有些上火的青峰大輝,僅僅只是用一句話就讓對方冷靜了下來。

 

  他們兩人等待的地方旁邊是一間咖啡廳,早在帝光時期,因為黃瀨涼太身為模特兒的好人氣以及不管怎麼說都比他們多的見識而找到的一間小小的、充滿了溫暖的咖啡廳。

 

  那個時候奇蹟的世代還時不時會來這邊聚會。

 

 

 

  他們三人挑的位置在靠窗的地方,大片的落地窗擺在了他們旁邊,做過特殊處理的鏡面是屬於外頭不能看清裡面、裡面卻能看清外面的類型,所以他們可以放心的飽覽外頭幽靜的景象。

 

  當然此時鬥著嘴的櫻髮少女以及黑色皮膚的少年有沒有辦法欣賞還是個問題。

 

  「很久沒收到黃瀨君的消息了。」對談進行到了一半,吸著香草奶昔的淺藍色頭髮少年忽然拋出了這麼一句話。

 

  那個當下,坐在黑子哲也對面的粉色長髮少女微愣,一下就停止了跟青峰大輝鬥嘴的動作,看著有默契的停下了發話的青峰大輝一眼後,咬了咬唇,欲說還休。

 

  小黃、嗎?

 

  「桃井同學知道嗎?」看著她好似知道什麼的表情,有著業餘的『觀察人類興趣』的黑子哲也微微偏頭,問出聲。

 

  「唔……小黃?」拿起了湯匙挖了幾下聖代,感到了無聊後小巧的湯匙被桃井五月放下,抬頭看向停下動作等她話語的黑子哲也跟青峰大輝,桃井五月十指交錯,下巴抵著交錯的手,偏頭。

 

  她該用什麼樣的語氣、表情,來回答哲君的問題?

 

  「小黃他啊──」刻意的拖長了尾音,桃井五月想起來不久前看到的景象,一臉溫暖笑容的黃瀨涼太以及不管到哪邊都奪人視線的倨傲帝王赤司征十郎並肩而立的景象。

 

  「陪赤司君去了洛山。」然後完成自己的話語。

 

  沒有說出來的是,陪著赤司征十郎到了洛山的黃瀨涼太是怎麼樣的黃瀨涼太,她瞇起了眼睛,想著先是死過了一遍又活了過來的小黃被赤司君邀請到洛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

 

  就像是溺水之人用盡全力抓住最後一根浮木般的、徘徊在絕望路口的死死掙扎。

 

  她緊扣的手指更加用力,打算藉由手上的痛讓眼框中打轉的淚水被逼回去,依舊是堅強的桃井五月。

 

  「……之後還是可以一起打籃球的。」對於這樣的發展感到訝然,但是黑子哲也驚訝了一下,便開口這樣向她說。

 

  還可以一起打球?

 

  她面色奇怪的看向了青峰大輝,卻發現對方有著一臉無法言說的複雜表情,看上去就好像是陷入自己的思緒一般。

 

  而青峰大輝也確實是陷入自己的思緒沒錯。

 

 

  ***

 

 

  「一分了唷,小青峰?」

 

  逆著光,黃瀨涼太的表情本該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青峰大輝卻能夠清楚的想起來,那個時候從他手中千辛萬苦搶到了一分的小模特臉上那副得意的模樣,甚至連汗水順著對方白皙又精緻的臉滑落的軌跡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青峰大輝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個變態。

 

  居然會把這樣的事情記得清清楚楚。

 

  但是,哪怕他把這些事情記得比小麻衣的寫真集都還要來得重要、清晰,在之後面對黑子哲也的邀約時,青峰大輝仍然慣性的選擇忘記了小模特所有的事情,下意識就答應了黑子哲也的邀約。

 

  等到答應了、回到家之後,他才恍然想起,他本來已經與另外一個人有約。

 

  「啊啊──」那麼該怎麼辦?

 

  他撓著頭,也想不出來該怎麼辦,答應了哲的事情就是答應了啊。而青峰大輝這個人從小到大受的教育就是──答應人的事就要做到。

 

  所以自己答應了黑子哲也的事情,就要做到。

 

  根本就忘記了自己先答應過黃瀨涼太,青峰大輝果決到甚至隱瞞了自家的青梅竹馬桃井五月,就那麼先斬後奏的更改了他的志願。

 

  自以為守信卻沒有發現到,他就是個爽約的渾蛋。

 

 

 

  他也不是什麼都沒做,在他準備要去誠凜報告的前一天晚上,他抽空,跑去找了趟黃瀨涼太。

 

  用慣有的雷厲風行按了三下門鈴,青峰大輝插著手等裡頭的人前來應門,偏晚的時段使得冷風呼嘯而過,寒冽而刺骨的打在了青峰大輝壯實的身體上,他閉著眼睛,像是在沉思但其實只是在發呆。

 

  慢死了。

 

  他這樣想著,但是沒多久,厚重的鐵灰色大門就被人從裡面向外打了開來,從門後露出了金黃色的短髮以及琥珀色的眼睛,對方在俊秀的臉上露出了跟往常一樣的、帶有幾分傻氣的笑容。

 

  「小青峰?!怎麼會突然過來──?」訝異的開口,黃瀨涼太看著一臉不耐煩的青峰大輝,用著慣有的態度面對對方,內心卻有一角,開始陷落。

 

  為什麼會過來?

 

  黃瀨涼太發現自己其實從來沒有搞懂過這個初中時期憧憬的對象、隊友、喜歡的人。又或許,用著平靜笑容面對著這個自己也搞不懂的青峰大輝的黃瀨涼太,黃瀨涼太自己也沒有多了解自己就是了。

 

  「想要過來就過來了,哪需要那麼多理由。」

 

  ──怎麼還好意思過來?

 

  青峰大輝想著臉色有些蒼白的黃瀨涼太,這樣自問。

 

  然後找到了答案,因為無數次,不管自己對黃瀨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黃瀨涼太都會原諒自己,青峰大輝被黃瀨涼太慣壞了。

 

  這一次黃瀨涼太依舊會原諒自己。

 

  「黃瀨──我要去誠凜。」他看不見黃瀨涼太握著門把的手更用力。

 

  黃瀨涼太面色如常的看著眼前一臉平淡說著自己要去誠凜的青峰大輝,很好,臉上的笑容沒有變調,調侃著自己,黃瀨涼太開口:「這樣也不錯啊可以去陪著小黑子,小青峰你果然很喜歡小黑子呢,居然連高中都要膩在一起嗎?啊啊──這樣我可是超~嫉妒的因為我也很喜歡小黑子啊!」

 

  才怪。

 

  黃瀨涼太越來越佩服自己睜眼說瞎話的本事了。

 

  「要跟你講的只有這樣,我走了。」皺眉,他總感覺不對,但是又說不上是哪邊不對勁,發現黃瀨並沒有想像中的大力反彈,他轉身就走。

 

  被慣壞了。

 

 

  ***

 

 

  自從那之後就沒有去看過黃瀨那傢伙了,對方像是蒸發一樣什麼消息都沒有給他們,以為不在意什麼都不去想──青峰大輝這才發現自己不是不在意而是選擇不去在意。

 

  因為在意了,排山倒海的愧疚就會襲來。

 

  「關於這點。」桃井五月的聲音將青峰大輝從回憶中拉回來。

 

  「嗯?」

 

  「小黃『不能』打籃球了。」絲毫沒有發現到自己講了什麼驚悚的話語,桃井五月淡然的呈訴著她已經知道很久、但是帝光時期的同伴們除了赤司君外沒有半個人知道的事實。

 

  不能,不是不願。

 

  「我啊,在要去海常報到的前幾天去找過小黃,想要跟他確認報告的事情。結果沒有找到人,在小黃家等了一會後,才被小黃的鄰居通知小黃出了很嚴重的車禍。」

 

  而這導致了黃瀨涼太的『死亡。』

  海常開學前三天,黃瀨涼太選擇的『自殺。』

 

  青峰大輝的手忽然收緊。

 

  只有他自己知道,海常的報到日跟誠凜的報到日差沒幾天,依桃井五月的說法,她去找黃瀨涼太的那一天,也是青峰大輝去找黃瀨涼太的隔天。

 

  他以為黃瀨涼太沒事。

 

  「具體怎麼了我也不好說,但是,不論如何──身為『籃球選手』的黃瀨涼太已經死去了,小黃已經,不能再陪你們打籃球了。」桃井五月看著表情錯愕的青峰大輝以及眼神怔然的黑子哲也。

 

  為什麼自己這麼想哭呢?

 

  為了阿大這個一點都不值得的傢伙,毀掉了自己身為籃球選手的全部,如果不是搶救即時,連生命都要沒有了吧?

 

  ──青峰大輝你渾蛋。

 

  桃井五月第一次用這樣惡劣的話語咒罵著自己的青梅竹馬。

 

  「哲君,已經不早了,我跟人還有約,先離開了。」看了一眼外頭漸漸西落的夕陽,她撥了撥頭髮,起身準備離開。

 

  「嗯。」黑子哲也看了一眼桃井五月,那眼神是瞭然,而她回了一個無關緊要的聳肩,揮了揮手,就離開了那間咖啡廳。

 

 

 

  拐到去花店帶了束太陽花,她提了半袋的零食走在街上,小黃大概還要好一陣子才能出院吧?開始神遊的少女這樣想著,腳下的路是要通往醫院的。

 

  剛才在咖啡廳有些失態了,她這樣告訴自己。

 

  可是她不能控制自己對根本就沒有搞清楚自己到底喜歡誰的阿大發火,嗯,根本就沒有搞清楚誰對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阿大根本讓人怒火中燒,哲君也發現了吧?所以才會在她離開的時候露出那樣的眼神。

 

  可是那又如何?

 

  「阿大你是笨蛋,小黃已經,被搶走了。」

 

  在她想盡辦法都不能從絕望深淵拉回來的黃瀨涼太被赤司征十郎搞定的那一刻開始,黃瀨涼太就不是青峰大輝的了。

 

  可笑青峰大輝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五月。」有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她一秒鐘望向了聲音的來源,只見剛剛還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人現在已經站在了面前,奇蹟的世代隊長──赤司征十郎。

 

  被搶走了。

 

  這句話一直在腦海中回播。

 

 

  ***

 

 

  那是到海常報到的、前三天。

  疾行的車子、刺耳的喇吧、直落地的身體、散亂了一地的尖叫聲。

 

 

  痛。

 

  睜開眼的瞬間,全身上下的肌肉、血液、骨頭都在跟他叫囂著疼痛,而他只能動彈不得的被鎖在了病床上,想要開口喉嚨卻是一片火辣辣的椎心刺骨。

 

  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這樣想著,然而全身上下的痛楚卻導致他根本沒辦法繼續思考,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狽。

 

  「小、黃?」

 

  遲疑的聲音傳來,他想要側頭去看聲音的來源,卻沒辦法轉動自己的脖子,只能無奈的眨了眨眼,以示對方自己有聽到。

 

  「……小黃現在還不能動啦,怎麼會好好的沒事出什麼車禍──害我以為、害我以為……」桃井五月的聲音帶上了哭腔。

 

  看女生哭可不是他樂意見到的,尤其這個女性還是自己的友人,黃瀨涼太正打算開口,才後知後覺的又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說話。

 

  「小黃你還不能開口,你的喉嚨──」注意到他的小動作,桃井五月趕緊制止了他。

 

  他卻一瞬間皺眉。

 

  他的喉嚨怎麼了?

 

  「啊!」短促的驚叫,意識到自己把什麼講出來的桃井五月遮住了唇,有些慌亂的表情看著他,像是在遮掩什麼。

 

  小桃井。

 

  他無聲的開口。

 

  「我……小黃你先不要問,算我拜託你好不好?你先好好的休息不要問──這件事不可能、真的,不該發生在小黃你身上的。」

 

  他有不妙的感覺。

 

  但是看著桃井五月慌亂的神色,他還是點頭不做追問。

 

  「謝、謝謝。」對他的包容由衷的感謝,桃井五月用著恍若要流淚的表情以及語氣感謝著他。

 

  他看著,忽然就想起來自己為了什麼把自己弄成這樣了。

 

 

 

  「患者出院後不能進行太過激烈的運動,籃球這種需要大量體力、碰撞、消耗的動作更是絕對不行,然後喉嚨……很抱歉,患者除了生理因素更多的是精神因素,不能出聲的症狀可能要再進行觀察,我們才有辦法下定論是否能醫治。」

 

  哪,雖然跟自己預想中的差不多,可是實際聽到的時候,還是會有一種難過的感受呢,他壓著自己的心口,想要微笑卻沒辦法牽動嘴角。

 

  「小黃……」

 

  他看著泣不成聲的桃井五月,動了動唇,伸出手安慰著對方。

 

  『小桃井別哭啦,這樣也好啊,本來就有再考慮要專精模特或是籃球,這下子連選擇都不用選了,妳該為我開心才是啊。』用著醫生好心遞給他的版子寫下了這串話,他拍了拍桃井五月的肩膀,安撫著對方。

 

  「可是……」一邊啜泣,桃井五月看著他。

 

  「如果都讓你安慰我,那麼──誰來安慰你?」

 

  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可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

 

 

  「赤司君怎麼會在這邊?」問著站在面前的赤司征十郎,桃井五月想不通明明家在另外一條路的赤司為什麼今天會突然出現在完全相反的地方。

 

  「有些事情剛好來了附近,既然遇到了,就一起走吧。」沒有打算過多解釋是為了什麼出現在這邊的,赤司對著她進行了邀約。

 

  「好。」她點頭,跟上了對方的腳步。

 

  然後他們兩個靜靜的走完了路。

 

  看著旁邊低頭像是在沉思的桃井五月,赤司征十郎忽然想起了那天忽然就莫名遇上的、滿身狼狽的黃瀨涼太。而在那個當下,他就意識到了自己對黃瀨涼太升起的、莫名其妙的佔有慾。

 

  黃瀨涼太是自己的。

 

  ──就算是大輝,也不會還。

 

  赤司征十郎在那天遇到了黃瀨涼太之後就奠定了這樣的想法,於是也就乾脆的將對方拐來了洛山,趁其不備,畢竟黃瀨涼太表情空洞得讓他感到深刻的趣味。

 

  現在想來自己做的萬分正確。

 

 

 

 

 

  他們遇見的場合談不上多美好,因為幫母親前來探望親戚而來到的、滿是消毒水味道的醫院。

 

  赤司征十郎探望完對方後走在了在他看來其實沒有多大差別的醫院走廊時,忽然就瞥到了病房裡頭、熟悉的金色。

 

  異色的雙眼瞇了起來,勾起了一個說不上是善良的微笑。

 

  「涼太,為什麼會在這裡?」逕自的朝裡頭走去,明明是問句卻有著不容拒絕回答的冷硬,赤司征十郎一貫的味道。

 

  「……」訝異的抬頭,黃瀨涼太開口想要跟赤司征十郎說什麼,然後開口的一秒後動作又馬上停住。

 

  怎麼會忘了自己並不能。

 

  『是小赤司啊。』拿過一旁放在置物櫃上的本子,黃瀨涼太迅速的寫下這麼一句話,飄逸的字體卻有些不受控制的扭曲。

 

  一個人的字體可以反應他的性格。

 

  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到了這樣的話,赤司征十郎唇邊的笑加深。那麼,涼太的字,是為了什麼事、什麼人而變得如此扭曲?

 

  「不能說話?」走到了黃瀨涼太的身邊,他一秒鐘確定了這樣的事情,拿過黃瀨的版子,撫摸著平滑的紙面上頭用黑色簽字筆寫出來的、黃瀨涼太專屬的暱稱,他笑的開心。

 

  卻讓黃瀨涼太的表情染上了驚恐,有些懼怕的看著赤司征十郎。

 

  「那就是不能說了。」將板子塞回黃瀨涼太的手裡,對於這樣的事情,赤司結論下得無比開心。

 

  『小赤司……』開口,就算沒有聲音也能知道黃瀨涼太叫著他的名字,卻是躊躇了半天,不知道應該寫些什麼,於是也就沒有了下文。

 

  「說起來,涼太你沒有在旁邊吵吵鬧鬧的,還真的是有些不習慣呢。」瞥了黃瀨涼太一眼,他只是平靜的敘訴著自己的感覺,黃瀨涼太卻驚訝的看著他。

 

  不習慣?

 

  小赤司不是一直以來都嫌自己很吵的嗎?

 

  還真是可愛的表情,赤司征十郎看著露出驚訝表情的黃瀨涼太,內心發出這樣的感慨。

 

  「嘛,涼太你還沒有回答我,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唷?」彎下了腰,異色的眼睛對著黃瀨涼太閃閃躲躲的琥珀色雙眼,他滿是興味的開口。

 

  黃瀨涼太沒有回答,手不自覺用力抓住了用來寫字的本子。

 

  他大概也知道是為了什麼,但是,能夠讓對方自己說出來的話,他又何必要去點破?某種意義上來講,他也算得上仁慈過分了。

 

  「不願意回答?」赤司征十郎越發靠近黃瀨涼太。

 

  鼻尖對著鼻尖。

 

  「就算是涼太……

 

  『唰--!』病房中,用來隔間的白色簾子忽然被用力拉起,伴隨著少女輕快的聲音,粉櫻色的身影抱著一束暖人的向日葵就那麼的躍入他們的視野。

 

  「小黃--」

 

  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黃瀨涼太一推離了赤司征十郎與自己幾乎就要重疊在一起的身體,琥珀色的眼睛滿是驚惶。

 

  剛剛小赤司,想要做什麼?

 

  「赤司君?你怎麼會在這邊?」看到根本不可能會出現在這邊的奇蹟的世代隊長出現,桃井五月動作熟練的來到了窗戶邊,一邊將花瓶裡的花換好,一邊問著他。

 

  「我?」

 

  「對啊?」

 

  擺證了身體,看著逃離的黃瀨涼太,他神色意味不明的看向了桃井五月,然後再次將視線轉回黃瀨涼太。

 

  『……』小桃井別再問--!!!黃瀨涼太急忙的揮手想要制止桃井五月的問語。

 

  然而動作卻過大不小心扯到了自己身上根本還沒癒合的傷口,吃痛同時,卻不小心扯到了赤司的衣服,慌亂的想要道歉卻發不出聲音,黃瀨連忙的放手,他卻先一步將黃瀨涼太扯入了懷中。

 

  「掙脫的話,就算是涼太,也必須死唷?」

 

  然後正打算要掙脫的黃瀨涼太停下了動作。

 

  「赤司君你這是在?」本來是要等赤司回答的桃井五月無語的看著事態的發展,遲疑的開口。

 

  「不能說話,手腕手肘基本上根本報廢,腳上打著石膏、膝蓋……五月、涼太,你們以為我看不出來涼太妳──沒有辦法再打籃球?」他冷冷的開口。

 

  「既然你們不打算講,我也有我的辦法查清發生了什麼事情。」

 

  「赤司君。」桃井五月蒼白了一張臉,一旁黃瀨涼太的表情也沒有好到哪邊去,死死的扣住了自己手上的本子,卻是一聲不吭,不,是就算想也沒辦法吭聲。

 

  「真是到哪邊都讓人不省心,涼太。」他看了一眼慘白了臉色的黃瀨涼太。

 

  「小黃他不是──」想要為黃瀨涼太平反,桃井五月的話卻在看見他的表情後被生生給蓋掉。

 

  「我知道。」

 

  他看向了不明白他的話語的兩人,淺淺的勾起了笑容。

 

  「所以,我接手了,五月。」

 

  接下來,就算是任何人,想要搶走涼太的話,也必須死。

 

  赤司征十郎異色的瞳中,透露出了這樣殺氣十足的訊息,噎住了兩個人想要繼續提出的意見,然後雙手用力,死死的將黃瀨涼太扣在懷中。

 

  「涼太。」

 

  「你是我的。」

 

 

 

 

 

  「到了。」已經不知道神遊到哪邊的桃井五月被赤司的聲音一秒喚回,眨了眨那對還顯得有些迷惘的粉色眼瞳,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赤司征十郎要停在醫院大門外。

 

  「五月,東西給我。」他看著還在恍神的少女,開口。

 

  「欸?」

 

  「我自己上去就行了。已經不早了,一個女孩子也不該太晚回家。」雖然說著勸告,但是表情卻是一種帶有強迫性的宣告,看著這樣的他,桃井五月掙扎了幾秒,輕輕的嘆了口氣。

 

  「好吧,那東西就麻煩赤司君幫我拿給小黃了。」無奈的回答,將手上彷彿燃燒著生命中所有熱情的太陽花以及半袋的零食遞給了赤司征十郎。

 

  「再見。」朝赤司揮手,桃井五月離開。

 

  「再見。」

 

 

  ***

 

 

  「涼太。」

 

  柔柔的、旖旎過分的聲音這樣叫著深下之人的名字,赤司征十郎想,方才支退了桃井五月真是明置不已的作法,這樣的涼太,呵。

 

  『唔──』被壓在了病床上頭的人無聲掙扎,黑色布條綁住了眼睛,底下一雙漂亮的琥珀色眼瞳中充滿著被逼出的、滾燙的眼淚。

 

  「涼太,夾的很緊呢。」赤司征十郎露出了控制慾滿滿的笑容,看著身下一臉羞恥的他,惡劣的開口用言語戲弄著對方。

 

  啊啊。

 

  太過深入的刮弄要他咬著唇,想要開口又不想示弱,不知道在跟誰矛盾。

 

  『小、赤司──』對方一個用力頂到了體內莫名的點,渾身酥麻的感覺令他不自覺的弓起腰,像是在歡迎更多的進入。

 

  「叫名字。」輕輕的吻掉溢出的淚水,赤司征十郎惡意的再次用力。

 

  『啊──!』

 

  真可惜沒有聲音,壓著他,赤司征十郎想著,這樣的話就不能聽到對方沙啞的叫著自己的名字了,真是可惜。

 

  「真是不乖,都說要叫名字了。」挑起了他的臉,赤司征十郎咬上去那個微微開合,怎麼看都像在誘惑自己的唇,身下的動作卻一刻都沒有停下。

 

  「想要我怎麼懲罰你呢,涼太?」捲著他的舌頭,赤司征十郎像是在徵求他的意見,然而動作卻連一點選擇的權利都不給他。

 

  越發的深入。

 

  他卻在這個時候不知怎麼的想起了剛剛他們的對話,想到了赤司征十郎用來形容他的話,表情越發苦澀。

 

  「在我面前還露出這種表情?涼太……」放下了他,低頭,隨著越發深入的慾望,赤司征十郎咬住了他的耳朵。

 

  那聲音帶上了點魅人的惑。

 

  「你的愛卑微的要人不敢苟同,但那又如何?涼太,你只要記住我給你的,就足夠了。」深深的一個挺入,赤司征十郎狠狠的射在了他體內。

 

  『啊──!』無聲的、昏厥。

 

  「你──是我的。」

 

  赤司征十郎靠在昏了過去的他耳邊,赤司征十郎的玩具,不──物品,就該全心全意的只想著赤司征十郎。

 

 

 

  那之後的黃瀨涼太被赤司征十郎邀請去了洛山,雖然不能再碰籃球但還是被赤司不知道以什麼手段拐到了籃球部當洛山的經理。

 

  然後洛山籃球部的成員們就要三不五時的接受他們家隊長跟經理的荼毒。

 

  當然,那是後話了。

 

 

  ***

 

 

  「涼太,過來。」

 

  聽到了赤司的話,他先是怔然,然後沒有多做遲疑的走到了赤司征十郎的身邊,在對方還沒開口的時候,他先抓起了對方的手在手心中寫字。

 

  ──小赤司?

 

  有著一金一紅異色雙瞳的人眼神略微的陰沉,之後淺淺的、自信的勾起了一抹霸道的笑容,將本來的長篇大論刪除。

 

  「你是我的。」

 

  如此專制的宣示。

 

  黃瀨涼太微笑,那些傷痛從這一刻開始正式的已經不能再撼動自己,他食指勾動,在赤司征十郎柔軟的手心中劃下了字。

 

  ──『好。』

 

  他邊寫下這個字邊說。

 

 

                                End

 

  ***

 

 

  定青:

 

  最後面一段的時間瘋子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不要問我(爆哭)。

  這篇根本一直爆走爆走還是爆走,草稿從兩千多一直跳一直跳,到最後定稿是六千初,結果最後完稿八千九(我們直接算九千),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瘋子還砍了一堆劇情的說!!!!(崩潰)

 

  這次後記會很長(掩面),要來跟大家爆在打這篇文的時候瘋子跟止兒幹的蠢事情(對,真的超級蠢的,完全不知道我們在幹麻)。

 

  一點都不正經的此文相關↓

 

  肉沫也是肉,對於一個要嘛就是平淡的要死的文風(?)、要嘛就是不知道在虐什麼的獵奇文風(?)的人而已,要寫正常的甜蜜蜜、激情向H比登天還難(掩面)。

 

  但是這篇生(?)出來了噢噢!!!

 

  隊長瞬間好男人了有沒有!?然後中途一度出現了桃黃這種不知道為什麼生出來的東西瘋子自己也覺得很神奇,但是小桃真的好可愛(臉紅)

 

  阿大壞男人形象定義了到底怎麼辦啦XD

  這樣之後打桐皇青黃的時候要打回好男人很難耶,搞不好阿大會繼續渣渣下去然後這世界就被赤黃給攻陷?

 

  可是瘋子明明是青黃/赤黑黨的(笑倒),所以說了到底為什麼會打出這篇赤黃到現在瘋子自己都覺得神奇(爆料:因為上篇的阿大太爛人了、然後止兒就受不了一直在瘋子耳邊該該、該到最後瘋子受不了了終於爆梗wwww

 

  中途打這篇設定一度爆走。

 

  本來是想要說,小黃瀨斷手斷腳然後被小赤司推輪椅的,也打算要這麼寫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瘋子忽然腦中閃過了失聲梗、甚至還有失明梗,結果最後就變成手腳沒有斷但是不能激烈運動(一輩子)以及永久失聲

 

  手心寫字什麼的、這種東西果然好溫馨!!!!!!!!

 

  瘋子真的覺得止兒很不喜歡瘋子家的阿大,每次都想要讓阿大死(笑倒),不、應該說幾乎每個看完了瘋子的青黃的朋友都很喜歡一起跟瘋子喊說讓阿大死(笑翻),弄到最後瘋子自己也幾乎快要被『阿大快死隊』上身了www

 

  所以這篇弄得很惡劣(掩面),桐皇青黃努力治癒。

Posted by 青嵐銀緋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2)

Post Comment
  • 甘草
  • 雖然作者說不是赤黃黨的~
    但這是我難得看見的好文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看小黃因為不能說話被欺負然後被小赤保護的場景我會說嗎?
    赤黃的相處模式真是萌翻我!!!!手心寫字好溫馨~
  • 小黃被欺負嗎?
    我怎麼覺得會是他開啟無差別媚惑模式去玩弄別人XDDDDDDD
    隊長一定會好好保護好他的安心啦><
    手心寫字超美w它是我第一個想出來的場景。

    我快倒戈了其實ORZ
    還有其他故事但是最近實在是沒什麼時間可以過來放QAQQQQQQQQQ
    好吧我會努力耕耘的><
    有機會歡迎隨時來玩唷wwwww

    青嵐銀緋 replied in 2013/03/23 22:55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