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所謂假如(平行世界)

 

  章之一

 

 

  他曾經那麼想過。

 

  假如他不曾使用過十年後火箭筒,假如他不曾想過要去到自己成為音樂家的未來,假如他不曾在發現未來改變後一次又一次的嘗試,假如他沒有被未來的他消除記憶長達五年之久。

 

  那麼……

 

  入江正一就只是入江正一,白蘭‧傑索也就只是白蘭‧傑索。

 

  世界沒有改變、沒有毀滅、沒有失去,但也……沒有相遇。

 

  假如,白蘭‧傑索──

 

 

  ***

 

 

  入江正一‧男‧義大利第一黑手黨──彭哥列──技術研發總長。

 

  單從長相來看,實在是一個丟進人海中一下就會被忽略且遺忘存在感的平凡男子,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坐穩了彭哥列技術研發總長這個堪與守護者平起平坐的位置。

 

  當然,除卻彭哥列技術總長這個位置,入江正一也不過是個在科學領域特別發達的年輕人,也許,還要加上個喜歡棉花糖的怪癖?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也不必知道為什麼。

 

  他們只要知道這個人是受到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第十代守護者、第十代門外顧問們一致認可並且承認的人,就可以了。

 

 

 

  『滴滴滴滴──嗶嗶嗶嗶──』

 

  清晨,刺耳的鬧鐘聲毫不猶豫的打破了他清寧的夢鄉,在柔軟的床鋪上頭幾番掙扎後,把自己滾成一圈的彭哥列年輕技師終於從棉被中伸出了手,有些惡狠狠的按掉鬧鐘。

 

  ──這種微冷的天氣,果然很適合賴床啊!

 

  他如此想著,可惜天性嚴謹的他不會讓自己有這樣的機會,於是慢吞吞的起身開始梳理自己,打著哈欠的動作使他不復平時精明模樣,反而多了幾分呆愣,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他踏著緩慢的步伐走向浴室。

 

  「早上了啊……。」瞥了一眼從後重窗簾外射了進來的陽光,他喃喃自語道。

 

  不能怪他說出了一句多麼蠢的話,畢竟在連續三個多月的趕工把家族的防禦系統升級後,他的時間概念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

 

  「說起來,今天里包恩先生好像有說要開會?唔……是在總部還是霧守的分部來著?」自問著,他想起來上次到總部的時候對方確實有特地提醒他今天要開會,可是他卻真的不記得到底是在哪邊了。

 

  這下慘了。

 

  右手不自覺的按上了胃──他到現在都不知道這樣的習慣是怎麼養成的,等到發現的時候,明明胃沒有事但是一緊張就會下意識按胃的習慣卻已經落下了。

 

  反正也無關緊要,於是就隨他去了。

 

  「還是去找首領問一下好了,要是弄錯了……」他完全不敢想像那個下場,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門外顧問可是身為第一殺手的里包恩先生,想到過去的經歷,他不由打了個寒顫。

 

  話說回來,明明說好放假三天的。

 

  里包恩先生根本就是算好的吧,說要給自己三天假什麼的,才半天就要回去開會了,開完會……想都不想根本不可能繼續休息。

 

  難道首領級的人都喜歡強迫人嗎?里包恩先生是這樣、澤田家光先生是這樣、Xanxus先生也是這樣,甚至就連……

 

  思緒忽然中斷。

 

  又來了,他蹙起眉頭,雖然這樣的狀況也不是一天兩天,最近卻越來越明顯。

 

  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東西,可是卻沒有什麼感覺也不曾影響到自己,於是就沒有理會它放任它這樣下去,但是最近越發的頻繁、明顯的狀況已經讓他快要不耐煩了。

 

  毫無根據的情況,真的很討厭。

 

  「唉,不想了不想了。」感覺再想下去自己的胃真的會抽筋。

 

  他明明每天都有好好的吃三餐(到現在斯帕納都會訝異為什麼身為一個標準『研究狂人』的他會按時吃飯),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習慣啊,看著自己又下意識按著胃部的手,入江正一嘆了口氣。

 

  「小正,你的胃這樣我可是很擔心的啊,果然該好好的督促你的三餐……」

 

  他停下了嘆氣的動作,瞇了瞇眼,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清醒,擺正了眼鏡,他氣勢十足的走了出去──天知道他只是要去吃個早餐。

 

  彷彿什麼都沒聽到。

 

  

  ***

 

 

  隨地找了間早餐店用完餐後,想著家裡快沒存貨了,既然還有時間不如順便去買些什麼東西好了的他走在了通往超市的道路上。

 

  還有一段距離才到,還是先跟首領通個電話確認好了,一邊想著購物清單,他一邊拿出手機開始撥號──那支號碼是澤田綱吉的私人號碼,與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本身毫無關係。

 

  「正一?」電話通了以後,從那頭傳來的聲音有著轉屬於對方的溫柔包容,聽著這樣的聲音,彷彿一天的疲倦都可以被洗淨,入江正一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這是他所選擇的首領、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義大利黑手黨真正的大空。

 

  「首領,早安。」他朝對方問好,然後不由得想當初同彭哥列第十代一起遷來義大利的選擇做對了,不然光是時差的問題就有夠麻煩的了,雖然是有即時通訊的聯絡方式但是果然還是在同一塊土地上比較安心。

 

  尤其要幫彭哥列總部內部系統做什麼調動的時候也是方便──想起了剛升級完不久的防禦系統,入江正一臉忽然就黑了。

 

  「早安。這個時間打來給我,有什麼事吧?正一。」確定了是入江正一後,溫柔的聲音中傳來的關心不言而喻。

 

  聽著對方這樣話語,他卻忽然就這麼的暗下了眼睛。

 

  正一……嗎?微微的抿了唇,他想起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首領便只用名字來稱呼他們這群與首領一起來到義大利的人,除了……對,除了那一位他到現在還不知道要怎麼應付的霧之守護者──六道骸。

 

  首領到底為什麼只稱呼六道骸全名?

 

  這是彭哥列上上下下職員連帶同盟家族甚至是敵對家族都有的疑問,甚至有敵對家族曾經以此來諷刺霧之守護者,當然對方全當沒事一樣。

 

  可是這樣還是沒有解釋為什麼他們的首領單單只稱呼六道骸一個人全名,另外一個疑惑就是,霧之守護者六道骸對此半點不滿都沒有還是繼續當著他的霧之守護者。

 

  畢竟,從他所聽聞的來看,六道骸最討厭的就是『虛偽的』黑手黨,先別提對方為彭哥列服務這一件事情好了,對於首領這樣的態度六道骸也不可能當作沒事一樣,可偏偏對方就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感覺。

 

  不管怎麼樣都讓人好奇。

 

  「想跟首領確認一下今天的會議地點,是在總部還是霧之守護者的分布。」將心頭思緒壓下,他把自己打電話給對方的目的說出。

 

  總部還是霧之守護者分部。

 

  從某個時候,大概就是首領開始改變稱呼的那個時候,彭哥列年輕一代的高層開會地點就只會在這兩個地方徘徊。

 

  「嗯?那個呀……在霧之守護者的分部。今天下午一點,正一請務必記得。」對方有些零碎的笑聲傳了過來,他不由得紅了一張臉。

 

  上次不小心弄錯時間了結果與會議錯身而過,事後被里包恩先生狠狠的整治了一番,還被大家笑話的事情一次就好了他可不希望有第二次。

 

  「是,我會記得的。謝謝首領。」

 

  「那我就先掛了,晚點見。」聽到入江正一的回覆,那頭年輕的首領將電話給挂斷。

 

  他看著幽黑一片的螢幕,想著自己當初決定跟隨對方果然是對的,有這樣一個溫柔體恤下屬的上司,雖然偶爾會腹黑一下就是了。

 

  嘛,總而言之是個很好的上司。

 

  他笑了開,覺得自己跟隨對方再正確不過,然而就如往常一下,每當他這樣想著的時候,他的心就會開始如被針扎般的刺痛。

 

  痛。

 

  原因不明,他只是痛。

 

  「白蘭大人。」

 

  義大利的天空不曾改變,定格在了超商面前,他偶然抬頭,璀璨的藍天絢麗過分──那是,被彭哥列所庇護的天空。

 

 

  ***

 

 

  定青:

 

  對不起還差一些才有三千字(掩面),下次會把那些字多補上來的QAQ

 

  然後這一章,根本就一點都不文藝到底是為了什麼(笑倒>///<)?跟序章的風格也差太多了吧wwww(所以說了序章根本就是作者抽瘋不要理它就好了)

 

  其實本來要打的話還有很長的劇情想要擠在第一章(會一路到會議完),但是想了想,還是停在這邊了,下一章會跳骸綱路線(笑)。

 

  白正的話要到第三章繼續接續了吧(茶),下一章的時間點跟本章是一樣的,本來是想要第一章一起放完的但是字數會爆到太嚴重這樣之後就沒稿了(煩耶www)所以就拆掉了那樣ˊˋ

 

  然後,感謝支持唷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