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旨
愛他就要讓他HE__青嵐(定青)

*成熟的黃瀨有

*寵溺黃瀨的阿大有

*閃瞎人的笨蛋情侶有

 

如果想要看完整連貫的劇情,請搭配<你走在我看不見的地方>

如果想要甜蜜蜜就好,請將此篇當做單篇來看。

 

 

  ***

 

 

  一個人的歸來,又或是一個人的離去可以帶來多大的騷動?

 

  十七歲的黃瀨涼太想的不多,只知道是幾個親朋好友的送行。

  但是二十七歲的黃瀨涼太,對,二十七歲已經成為國際知名模特兒的黃瀨涼太,卻是真切的體會到了另外一個層次的、有苦說不出的難熬生活。

 

  從下飛機踏入機場的剎那,鎂光燈的閃爍就不曾停過,就算他帶著墨鏡也還是被閃到眼睛很痛啊,黃瀨涼太有些不著邊際的這樣想著。

 

  真想要就這樣跑掉。

 

  可是職業以及身分問題又不能讓他任性的就隨意亂來,不然明天就準備在綜藝頭版登上亂七八糟的毀謗詞彙了,雖然對他現在的身分是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是他可不想要隨隨便便就多出個奇怪的標籤。

 

  而且誰知道這群舌燦蓮花的記者們會怎麼寫。

 

  「小澤小姐,如果一直都這樣的話,我是要怎麼去找小黑子他們啊……」有些無奈的朝一旁一臉淡定的經紀人說。

 

  他可不相信這群媒體沒有辦法找到他下榻的飯店,被堵什麼的是很正常的,只要可以報出第一名模不為人知的一面然後再加油添醋一番,那都是熱賣的話座。

 

  可是他完全沒有心思想要讓狗仔們爆料出某些事啊……不管是過往的夥伴,還是那個人的事情。

 

  「這個嘛……」挑畔的勾起了一抹魅笑,艷冶的女子瞇起了灰色的眼睛,淚痣熠熠生暉,「你覺得我們有可能讓他們隨隨便便就查到資料嗎?而且,你以為你那些朋友是什麼身分啊!」

 

  「儘管跟著就對了,明天就讓你去找你昔日的朋友。」

 

  然後他才反應過來。

 

  他現在的身分,據說是『第一名模』,公司不可能什麼防備都沒有做就讓他歸國的,怕是什麼東西都安排好了吧。

 

  而且小黑子他們的身分,他有些無奈的勾起了笑,單一個小赤司就夠精采了……真是,只要一扯到小黑子他們自己的智商怎麼就會下降好幾個百分比。

 

  不過真的完全不想讓人知道啊,他跟小黑子他們的關係,誰知道那些喜歡湊熱鬧的媒體們可以多們妙筆生花的寫出什麼來。

 

  尤其自己這個只要見到昔日友人就會撲上的習慣,呵。

 

  「是、是……」

 

  「給我打起精神挺起胸來,走了!」小澤蕙瞪了他一眼,率先的踏出了腳步,然後他輕輕的笑了笑,也跟著踏出了腳步。

 

  金髮柔順的貼著,隨著機場內的冷氣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飄揚,珀色的眼睛中滿是不可一世的自信,眼角微微上挑,嘴唇停留在魅惑人心的弧度,腳步跨出的卻是充滿霸氣的味道。

 

  鎂光燈的聲響更加劇烈,那個人是天生的王者,引領了所有人的視線。

 

 

 

 

  ──明天晚上七點,xx飯店,不來的話,剪了你喔。

 

  「啊啊,小赤司的簡訊還是跟之前一樣可怕。」黃瀨涼太頹廢的攤在了飯店內部高級的沙發上,高舉手機,凝神掃視著簡訊的內容。

 

  不過居然是小赤司傳簡訊過來而不是小黑子,果然很生氣啊大家……

 

  手掌遮住了臉。

 

  明天早上好像還有一個外景?不管了反正是早上的事應該拍得完吧……小澤小姐也知道自己明天晚上的行程所以不會安排拍不完的工作的。

 

  這表示,一定要去赴約的意思了,嘛。

 

  不想了不想了,先把明天的工作處理好再說吧,這樣想著的黃瀨涼太不知不覺就沉沉的睡去,已經、莫約有三年不曾有過的深層睡眠。

 

 

 

  ──如果不能追逐你,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我找到了,小青峰。

 

  黃瀨涼太趴在了鐵欄杆上,看著遠方一片妖艷的麗色,勾起了一抹笑容,藍色的天空上頭有太多無憂的潔白雲朵飄過。

 

  柔軟的髮被風一直吹起,旁邊錄像的攝影機沒有一刻停止它的工作。

 

  怎麼樣才可以去抓一個『本來已經對世界失去了信心找不到自己活下去目的,但是後來又忽然之間找到生存目標的人』的感覺?

 

  黃瀨涼太自認自己不會有這樣的念頭,也不知道怎麼去拍這樣的效果,但是偏偏上頭丟了這麼一個神奇的指令給他,所以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本來以為自己完全做不了,沒想到卻比自己想像中還要輕鬆。

 

  只是想著還沒遇到小青峰,以及遇到小青峰之後的事,就變成這樣了。

 

  又或許,也可以想他當初跟小青峰講了那句話之後的萬念俱灰,以及再後來跟小青峰約出來發生的死灰復燃……黃瀨涼太淺淺的勾了笑。

 

  不管是哪一個,怎麼都跟小青峰有關啊!

 

 

  ***

 

 

  那是高中二年級時候的事了,夏天的夜晚冷的不可思議。

 

  那個時候,他還很常被惡夢驚醒,夢中是I.H聯賽上他講出再也不會憧憬對方後,那個走得過分乾脆的身影,每天只要他一入眠,就都會夢到。

 

  畢竟,是他曾經用了全部,去在意去崇拜去追逐去喜歡的人。

 

  這樣的反應正常的很,可是他卻無時無刻不希望自己能夠徹底把那些惱人的情緒從腦海中掃光,都已經說了不會再憧憬了,為什麼還要讓他時時刻刻都想著對方?

 

  閉上眼就會浮現小青峰的身影,睡下後,就會日復一日的作他們兩個還在帝光時的夢,然後每次,都被一樣的結局驚醒。

 

  而最近更是多了一些惱人的事情,嗯……

 

  「小青峰。」這個名字在嘴邊被一次又一次的唸著。

 

  他忽然有些想要One on One了,迫切的想要,於是調皮的勾起了個笑容,二話不說的拿起了手機就發出了簡訊。

 

  其實到了現在也不知道要用什麼表情去面對對方,所以才會在那場戰後逃了對方足足有一年,只是今天,忽然的就那麼想開了──只是想開了而已。

 

  而且,還有想要跟對方說的事情。

 

  「我們來One on One吧,小青峰。」年輕的模特笑得開懷。

 

  然後在簡訊發出沒多久後,就收到了對方的回信。

 

  ──大半夜的吵死了啊你,早上六點,常去的那個街頭籃球場,遲到就不要妄想你能夠再找我出去了。

 

  真是的,明明就一臉不開心為什麼還要答應啊笨蛋小青峰,但是雖然是抱怨著的,黃瀨涼太卻是一臉開心。

 

  床頭鬧鐘上面,指針正對三點半,而他趕到那個籃球場,需要兩個小時。

 

 

 

  踏入籃球場的時候,黃瀨涼太著實被過於閃亮的陽光刺到了眼睛,然是只有那一瞬間,下一刻,他的視線滿滿的、只容得下那個笑得一臉張狂的暴君。

 

  有多久沒有這樣單獨跟對方見面了?

  黃瀨涼太笑了笑。

 

  「慢死了啊你。」

 

  「哪有,明明是小青峰你太早來了。」他可沒有說謊,他已經早到了,誰知道小青峰已經在這邊等了。

 

  話說小青峰,這樣像不像熱戀中的少女啊?

 

  提早到約會場合什麼的。

 

  然後黃瀨涼太抿唇,無法克制的讓笑意更加張揚,這種話講出來一定會被小青峰狠狠的賞一個暴栗,還是自己知道就好了,不過只要一想到小青峰像個熱戀中的少女為了要跟心上人約會什麼的提早前來,不行,他真的克制不了──!

 

  「笑的一臉奇怪的在想什麼啊你!」

 

  「想小青峰啊。」一記直球丟出,黝黑面容的少年瞬間紅了臉,好在對方的皮膚夠黑不然今天就丟臉丟大了。

 

  「蛤?你在說什麼蠢話──」

 

  籃球從手上傳給了黃瀨涼太,青峰大輝擺好了架式,用動作直接邀請小模特開始他們今天的One on One,這不是在逃避,嗯,絕對不是。

 

  「小青峰你真是的。」

 

  於是黃瀨涼太俐落的接起球,瞇起了那一雙琥珀色的眼睛,張揚且銳利,那是屬於球場上的、囂張的黃瀨涼太。

 

  戰局開始。

 

 

 

  「…呼……」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黃瀨涼太瞇起眼看著眼前也沒有好過到多少的青峰大輝,腦海中什麼念頭都沒了,只有一個念頭還清楚的閃著。

 

  真沒想到,還能再這樣跟小青峰One on One呢。

 

  「所以說啊,小青峰到底為什麼答應陪我出來?」

 

  「煩死了啊你,只是突然想要找人打球而已。」有些不耐煩的這樣回答著,青峰大輝被光給暈開的面容上確有著罕見的、尷尬的不自在。

 

  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答應,只是收到足足有了一年沒有聯絡的黃瀨涼太的簡訊,當下想著的只有一個想法。

 

  終於不再逃了嗎,那個笨蛋?

 

  然後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給答應下來了。

 

  「耶──!?真不知道該難過還是開心,小青峰難得這麼乾脆的就答應陪我出來是很好啦,但是居然只是為了打球?這可是我們難得的約會耶小青峰~」有些訝異的拖長了尾音,黃瀨涼太裝出受傷的樣子等著青峰大輝的反應。

 

  「哈?約會?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黃瀨──」

 

  「難道不是嗎?小赤司說的啊,約會泛指任何兩人或者群體的社交活動,就是約會啊。」他用有些無辜的語氣回問。

 

  「你……」青峰大輝瞬間語塞。

 

  真難得啊,居然可以看到臉紅的小青峰,黃瀨涼太整一個開心的勾著青峰大輝的肩,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

 

  「給我下來啊你,這樣黏著有夠熱的!」有些抗拒的推卻黃瀨涼太,但是青峰大輝卻沒有用多少力道。

 

  「不、要~」

 

  「黃瀨!!」青峰大輝稍微的放大了語氣,黃瀨涼太想,見好就收也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於是就放手了。

 

  「好啦好啦,小青峰你真是的,連勾個肩都不給我勾。」朝對方抱怨,他用一臉哀怨的眼神盯著對方。

 

  「不是這個的問題吧你!」青峰大輝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被對方逼到變瘋,不過才一年而已眼前這個笑的一臉白痴樣的傢伙腦子裡頭是塞了多少亂七八糟的東西!

 

  「那好吧,我們就來聊正題好了。」

 

  「啥?」太大的跳躍讓青峰大輝發出了疑問聲。

 

  「嗯,很重要的事,總覺得一定要跟小青峰說啊……」黃瀨涼太正經了臉色,很重要的事情啊,即使是現在想著,他都覺得心臟有一陣又一陣的難受。

 

  可是那件事情已經被斬釘截鐵的宣告了。

 

  「到底怎麼了拖拖拉拉的你──」對他慢吞吞的語氣有些不滿,青峰大輝瞇起了一雙頗有攻擊意味的眼睛。

 

  就算已經找回當初對籃球的熱愛,但是,現在的他,依舊是那個暴君。

 

  「我要離開了。」

 

  「什──?!」還來不及問完,就被黃瀨下一句話打斷。

 

  「嗯,這是秘密唷,我要離開日本,到國外去發展了。」

 

  「我也沒辦法啊家裡忽然收到了調職的通知,公司又決定要把我推到國外了,還是爭取了好久才答應要讓我高三畢業後再走的,可是小青峰,就算是這樣,我們在接下來的日子還是不會再見面了。」

 

  一口氣說了好多,黃瀨涼太卻沒有收到青峰大輝的回應。

 

  真是,這種明擺著不應該跟任何人提的事情第一個就跟小青峰提,小青峰還是沒有搞懂自己的意思啊,果然有夠遲鈍的。

 

  微微的嘆了口氣,黃瀨涼太轉身。

 

  「今天想要跟小青峰說的,就是這樣了。跟你認識的這幾年,真的很快樂。」就連喜歡上遲鈍的小青峰,都很快樂。

 

  「然後這件事情要保密唷,還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呢。」舉步離開。

 

  啊啊,快要下雨了。

  黃瀨涼太看了一眼晴朗無雲的天空,這樣想。

 

  青峰大輝則是徹底懵了,一直以為黃瀨涼太不會離開自己的,以前是在背後,現在是在身邊,那現在這個狀況是什麼意思?

 

  就這樣,對方就要走了?

 

  ──永遠的離開,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了嗎?

  ──別開玩笑了!!!

 

  三兩步的往前踏,青峰大輝狠狠捉住了就要離開的黃瀨涼太的手。也沒有多加思考的,將人拉到面對自己,然後對著那張哭花了的臉,狠狠的、強烈宣示意味的,吻了上去。

 

  用野獸一般的啃咬,證明彼此的意義。

 

  「真是的,小青峰這樣犯規啊……」好一會兒分開後,黃瀨涼太才有些抱怨的說,眼淚好不爭氣。

 

  「吵死了,反正你又不是不回來了,哭什麼。」青峰大輝皺著眉,哭哭啼啼的小模特讓他難得的開口解釋。

 

  「欸欸,就這麼信任我嗎?」訝異的說。

 

  「要是你做不到的,還是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好了。」用有些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黃瀨涼太,青峰大輝惡聲惡氣的放話。

 

  「小青峰你怎麼可以這樣啦!不然我們來做個約定好了──」聽到這樣霸道的話,黃瀨涼太涕為笑,然後越加放肆的提出了要求。

 

  他不認為對方會答應倒是了。

  畢竟是個不會被人束縛住的,任性不已的暴君啊!

 

  「好啊。」

 

  「咦?」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黃瀨涼太愣愣的看著青峰大輝。

 

  「我說,好啊,你要約什麼?」難得的笑意染上了青峰大輝的眼,將小模特的臉拉到自己面前,對方的鼻息還呼在自己臉上,青峰大輝笑的開心。

 

  這樣的白痴蠢樣,才是黃瀨涼太。

 

  「唔……」跼促的開口:「小青峰喜歡我吧?」雖然對方對自己做了那種事,可是果然,沒有聽到回答還是不能夠放心啊!

 

  「你是笨蛋嗎這樣的問題還問?」敲了黃瀨涼太的頭一下,青峰大輝狠聲的說。

 

  這種回答根本就犯規啊小青峰!可是黃瀨涼太笑的更加開心,然後拉開了青峰大輝桎梏著自己臉龐的手,微微的退了三步,站正,開口:

 

  「那,約定吧……等到我們彼此都聞名世界的時候,我們再在一起。」

 

  陽光灑落中,金色的髮折射出了動人的光輝。

 

  青峰大輝先是被這樣動人心弦的場景弄到瞪大了眼睛,然後霸氣十足的笑了開來,一下的就跨越了他們之間相差三步的距離,將黃瀨涼太拉入的懷中。

 

  「可不要後悔啊,你個笨蛋!」狠狠的揉了揉黃瀨涼太的髮。

 

  「怎麼可能!」

 

  他們相視而笑。

 

 

  ***

 

 

  「好──!」隨著導演的一聲好,忙碌了大半天的工作人員瞬間都放鬆了下來,黃瀨涼太接過經紀人遞來的毛巾和水,一手擦著自己臉上的薄汗,一邊聽著經紀人的吩咐。

 

  「等一下卸完妝換好衣服之後,就是你的自由時間了,想要幹麻就自己幹麻去。」小澤蕙走到了他的身邊,朝他開口。

 

  「是~後續是小澤小姐妳要處理嗎?」

 

  「不然難道指望你嗎?」豎起了好看的柳眉,小澤蕙瞥了他一眼。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他的才能沒有跟脾氣很奇怪的大導演應酬啊,而且也已經好久不用自己親自去跟對方交涉了,自從……

 

  嘛,真的辛苦小澤小姐了,還是跟公司講一聲加薪好了。

 

  「對了黃瀨,不要怪我沒有提醒過你,雖然我們已經極力壓下你國高中時候的新聞了,但是你那些朋友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身分,一下的聚集在一起,說沒有事都沒有人相信,當然我相信這些你的朋友們會自己處理好,你要注意的就是,在還沒有到他們面前之前絕對不準洩露出你的身分,偽裝給我做好一些!」

 

  「公司不會派車載你過去也不會去接你,不然一下的就會被識破身份了,你要自己想辦法啊黃瀨。」

 

  「是。」

 

  放下了手中的水,他滿心期待的回答。

 

 

  ***

 

 

  從巴黎回來的第一模特依舊不減他的光彩,走到哪邊都是一堆人注目的焦點,這也導致了他只能想發設法的隱藏自己的容貌才有辦法跟以前的好友見上一面,不然光是要坐個車就可以惹出一堆麻煩了。

 

  不過雖然如此他還是平安無事的跟友人們見到面了。

 

  那天他在七點整就到了約定的地方,虧他那麼準時的就到了可是一見面還是被小赤司的剪刀招呼了,事後想來的黃瀨涼太苦笑著說。

 

  不過他也知道對方會生氣的原因,所以只好含著淚接受小赤司那慘無人道的處罰──不想了不想了,那實在太可怕了。

 

  就是大家的怒氣大到他被好好的整治了一番倒是。

 

 

  「怎麼連小黑子都這樣──」

 

  「黃瀨君,這次真的是你的錯,如果不是還能從報章雜誌上收到黃瀨君的信息,黃瀨君是想要讓大家面對,另外一位摯友失蹤這樣的事情嗎?」

 

 

  然後他就沒有再反抗的接受大家的懲罰了。

 

 

  「對了,既然涼太你回來了,就去看一下那傢伙吧。」那是聚會快要結識的時候,赤司忽然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口所說的話,然後喧鬧的空間瞬間變得安靜過分。

 

  「啊……那是當然的,小赤司。」他先是沉默了會,然後開口回答對方。

 

  那是當然的。

  他不會再逃了。

 

 

  後來再發生了什麼,他也不怎麼記得了,只是,離開時,是笑著離開的。

  真心的,笑著。

 

 

  黃瀨涼太變了。

  那是他離開後,所有認識他的人一致的想法,然而真正要他們講出黃瀨涼太這個人到底是哪邊變了,又沒有人可以確切的回答出來。

 

  但那是好事,前奇蹟的世代隊長這樣定論,所以眾人也就沒有去介入這件事。

 

  這是好事。

  黃瀨涼太學會了面對,這是好事。

 

 

  ***

 

 

  那天晚上回到飯店前,他拐道去了另外一個地方,中途還先下車買了一束花,載他的司機笑著問他說是否要送給女朋友,他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算是吧,是個脾氣不怎麼好,但是對我很溫柔的人。」

 

  「那要好好珍惜對方啊!」爽朗的司機大哥這樣告訴他。

 

  「會的。」他輕笑著回答。

 

 

  ***

 

 

  「我回來了唷,小青峰。」

 

  已經聞名國際的模特笑著說。

  風吹墳墓,潔白的花辦灑在了已有了三個年頭的墓碑上。

 

 

                                 End

 

  ***

 

 

 

大家好,這邊是定青(笑)

說好的甜文呢,這篇真的很甜了啊……

畢竟本篇都已經被寫到死了後續再怎麼神也不會玩出復活的這畢竟是籃球漫畫不是什麼超異能超時空之後的東西所以復活這東西也不可能出現的……

 

然後這篇打到最後完全就爆字數爆的很開心這到底是為了什麼!(掩面)

明明一開始只是想要兩千字交代的東西的,到後來直接爆六千QAQ

如果不是還把奇蹟的世代&某些傢伙跟黃瀨的互動通通砍掉的話就直接爆到萬了啊……

 

請期待下一篇真正的甜文,那篇沒意外是桐皇夫夫梗了吧>///<

一直很想寫但礙於各種原因一直沒有寫啊啊啊ˊˋ

 

最後一定要說,請大家聚續支持青黃啊啊啊!!!

被閃到吾輩吾輩已經沉淪了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甜到我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