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旨
愛他就要讓他HE__青嵐(定青)

  第四章、記住班上的同學是基本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這頓飯對三名學長和一名學弟都是愉快的。

 

  首先是那金髮的葉山小太郎最先發現火神大我奇異的吃相,實瀏玲央接著差點不優雅地噴飯,拿了紙巾抹抹嘴巴說小大我你真像松鼠。

 

  火神大我咦了一聲,兩頰還是鼓鼓的塞滿了東西暫時無法說話,待他將食物嚥下去後才問:「為什麼像松鼠啊?沒有人這樣說過我啊。」

 

  實瀏玲央沒有回答,就只是笑。最後散會時還是那大塊頭根武谷永吉拉住他:「明天再一起吃飯吧,兩個人買比較划算。」

 

  火神大我一雙石榴紅的眼睛閃閃發光:「那真是太好了的說!」

 

  於是他就這麼美美的回到教室睡了一午休。可誰知道呢這世界總不會令人稱心如意,火神大我聽見班導宮城雅子宣布回家作業時就有想開窗跳下去的衝動。

 

  「今天沒讓你們上臺自我介紹就是為了這個。」宮城雅子笑瞇瞇發下作文紙:「每個人都寫一篇介紹自己的文章吧,一週後沒交就扣總成績十分。」

 

  不愧是國文老師!開學日的晚上火神大我吃過晚餐後便咬著鉛筆對著空白的作文紙發了四個小時的呆,最後那紙上只多了四個漢字:火神大我。

 

  翌日班上的同學們漸漸開始有了交集,可就是沒一個人主動來和火神大我搭話,他坐在位子上看著,好像又回到小學三年級初到美國的時候,當時是因為語言不通,可現在呢?他撓撓頭,想不透。

 

  不過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另一件事吸走了,同樣一週之內要提交社團的加入申請,火神大我翻著簡介本,片假名還難不倒他,バスケ三個字一下子就找到,再看這週五有個動態的社團招生活動,到時候應該能見到許多厲害的前輩吧?

 

  他早也盼晚也盼終是到了週五,那一天氣氛是雀躍的,他在櫻花道上走著,當然也有足球部排球部棒球部的學長要拉他加入,他只能搖著手拒絕,用不通順的日語極力想委婉表達,分岔眉又攏在了一起。

 

  籃球部的位置在走道的後段,火神大我卻遠遠就看見一魁梧的人站在那兒。他快步走了過去:「根武谷學長!」

 

  根武谷永吉轉過頭來,看見同樣在人群中顯眼的他:「喲,火神啊?」

 

  火神大我問:「籃球部就是在這裡嗎?」

 

  根武谷永吉將火神大我的頭夾在腋下:「你要加籃球部啊?」

 

  「是啊,打籃球最開心了的說!」火神大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聞言根武谷永吉便拖著他來到攤位前道:「那就快填入部申請吧!」

 

  火神大我被拉到攤位前,卻看見實瀏玲央坐在那兒,不禁訝道:「實瀏學長原來是籃球部的嗎?」

 

  實瀏玲央道:「原來我沒有說過嗎?不只我,永吉和小太郎也是喔。」

 

  「咦──」火神大我轉頭看向根武谷永吉:「學長們都是嗎?」

 

  根武谷永吉拍了拍他的頭道:「你那懷疑的表情是怎樣?」

 

  「不是啦,」火神大我連忙澄清:「就是沒有想到會這樣剛好。」

 

  實瀏玲央將申請表遞給他:「小大我,歡迎進入籃球部!」

 

  火神大我接過,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正埋頭填寫表格的時候身邊多了個人。那人自己拿了張表格就彎腰寫了起來,火神大我注意到了連忙起身:「給你坐吧。」然後他才看到那人,又咦了一聲:「你不是班上的同學嗎?」

 

  那人不客氣地坐了下來:「我以為記住班上的同學是基本,火神大我同學?」

 

  「那個……抱歉我不太會記人的說。」火神大我撓撓頭,然後他往那人已經填好了的表格第一欄看去:「以後在籃球部多多指教,赤司同學,請。」

 

  赤司征十郎只迅速地將表格填完,並於離開時丟下一句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禁蹙起眉頭的話:「好啊,只要你能夠做到。」

 

  實瀏玲央看了看他留下的申請表,嘖了一聲:「哎,這學弟不得了啊。」

 

  另外兩人都湊了上來,表上赫然寫著帝光中學四個字,根武谷永吉哼了一聲道:「原來是奇蹟的世代啊,難怪這樣囂張。」頓了頓他驀地露出一個笑容:「不過實瀏,我們也不會讓他專美於前的,對吧?」

 

  「這點自信我當然還是有的。」實瀏玲央笑了。

 

  早上是社團招生,下午還得照常上課,火神大我難得沒在宮城雅子講解文學作品時睡著,卻是不停地盯著斜前方那一道赤色的背影。那人坐得真端正,偶爾會低下頭來做點筆記,整堂課下來幾乎沒其餘的動作。

 

  放學時火神大我才開始收拾便發現赤司征十郎已經向外走去,他把書胡亂塞進書包內追了上去:「喂!跟我打一場吧!」

 

  赤司征十郎停下腳步:「我不介意有人來挑戰我,只要不是雜魚來浪費時間。」火神大我正想說些什麼他又續道:「我還有事,先走了。」說罷他又如早上一般揚長而去,留火神大我站在原地咬牙切齒。他日語再爛雜魚還是聽得懂的!

 

  回家路上他就給黑子哲也發了簡訊問:赤司征十郎是個怎樣的人?

 

  不一會對方就回傳了:「赤司君嗎……他是奇蹟的世代的隊長,是個很令人信服的人,不管是哪個方面都很厲害。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火神大我撓撓頭,回傳說只是好奇問問而已。

 

  黑子哲也看著手機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原來火神君就讀的是洛山嗎?

 

  這個週末火神大我也總算從被拒絕的陰霾中走了出來,他花了一天半的時間打籃球,週日的下午則拿去寫作文。

 

  隔天宮城雅子把所有人的作業收了過去全貼在教室的公佈欄上,說這按照座位貼了,大家就互相看一看也好打成一片,講臺下頓時一片噓聲,什麼嘛原來這不算分數害我寫得這麼認真、老師妳好過分……

 

  「就是有些人比較不懂得和陌生人相處,懂不懂我的苦心啊?一群臭小孩。」宮城雅子拿起課本:「翻開第四頁,開始上課了!」

 

  說是那樣說,同學們下課時還是擠到了公佈欄前。火神大我望望還坐在位子上看書的赤司征十郎,忽然想到了什麼也離開座位向著人群走過去。

 

  第七排第三列,火神大我很快地找到了署名赤司征十郎的那篇文章,卻有些氣餒地發現他要讀懂一句話是非常吃力的事情。

 

  「赤司同學的字好漂亮喔。」站在他前面的一位女生忽然說道。

 

  「哪裡?」另一位女生也抬頭看去:「真的耶!一定有學過書法。」

 

  「而且詞句也好優美喔。」第一名女生又道。

 

  火神大我默默走回自己的座位,和黑子說的一樣,真的各方面都很厲害。

 

  那籃球也一定是這樣了!他的眼睛又洋溢著飛揚的神采,好想要打球啊!

 

  「哈哈哈哈!這個人是誰啊!」教室後方傳來大笑的聲音。

 

  「快來看,天啊!他是小學生嗎?字怎麼這麼醜?」

 

  「噗……只有三行是怎樣啊?這根本不構成一篇文章吧?」

 

  「不是吧?這根本連句子都算不上啊!」

 

  火神大我轉過頭去,然後看見一群同學指著自己的那張作文紙,而那些人當中也有的數著座位看向他那邊,卻於視線相撞時露出驚恐的表情。

 

  教室裡一下子鴉雀無聲,火神大我當然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表情太嚇人的關係,他只是看著那些人然後站起身來。一些女同學立馬靠在一起,男生們也都露出警戒的表情,有的甚至還踏前一步,儼然就是要幹架的情勢。

 

  然火神大我只是捏著拳頭快步走出教室。教室在三樓,一旁就是通往天臺的樓梯,他想也不想就走上去,推開門,外頭是開闊的天空。

 

  『砰!』拳頭砸上牆壁。他剛才的確有揍人的衝動,可是他不能。

 

  指節都破皮了,火神大我靠著牆壁坐下,那篇自我介紹他花了四、五個小時在寫,還去查了字典與文法書,描述了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比如說打籃球,還有自己閒時會做的事情比如說看點籃球雜誌。

 

  即便只是些簡單的名詞與動詞的組合,那都是他喜歡的努力的。

 

  本來想要和同學們好好相處,可他真覺得自己沒有衝上去打人就很不錯了,現在該怎麼辦?

 

  偏偏這個時後上課鐘就響了起來,他撓撓頭,還是站了起來走回教室。此時任課老師還沒來,全班同學就這麼盯著他,好吧除了依舊在看書的赤司征十郎。

 

  被幾十隻眼睛同時看著火神大我難免不自在,低下頭快步走回座位。這節課與平時沒什麼不同,他還是認真聽老師說話,這次歷史老師口中的那些人物竟沒有再次引他入夢鄉。五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下一節是體育課,他提著裝了體育服的袋子要走出教室時一群人就圍了上來。

 

  「那個……」帶頭的男生有些尷尬地說道:「剛才我們不是故意要笑你的,對不起。」語落其他人也跟著向他道歉。

 

  火神大我愣了愣,一時間竟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沒……沒關係啦!就是我覺得你們以後不要再這樣了的說。」然後他撓頭的習慣動作又出來了。

 

  「絕對不會!」那男生給出保證。

 

  聞言火神大我露出一個微笑:「這樣就沒事了。」

 

  那男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等等,你……難道不生氣嗎?」

 

  「當然會生氣啊,」火神大我回答:「可是你們都道歉了,我幹嘛還生氣?」

 

  哎這是誰家的好孩子?所有人都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這麼想著。

 

  赤司征十郎獨自走向體育館,身後一群人擁著火神大我問東問西。你說你喜歡打籃球,很厲害嗎?你一個人住是真的嗎?你真的會做飯嗎?

 

  火神大我有些招架不住,但還是一一回答了,當然不會煩,其實他是有些高興的。本來不知道該怎麼相處的同學們忽然就和他聊了起來。

 

  可沒多久火神大我便又發現了一件在日本令他覺得困擾的事情。

 

  體育老師放了音樂讓他們做體操,自己到旁邊納涼去了。火神大我跟著同學們一起做著很蠢並且制式的動作,覺得對這節體育課十分的失望。

 

  「好啦,自由活動去吧。」終於在他們做到快吐了的時候老師關掉音樂。

 

  火神大我馬上跑進體育館,可馬上被老師給叫了回來:「裡面有別的班在上課,如果想打球就得用露天的球場。」

 

  在外面就在外面,火神大我還是興沖沖地借了籃球,一個人在操場中央的籃球場上開始練習,可一個人打著實有些無趣,他忽然就停了下來環視四周,然後於司令臺旁發現了他要找的那人。

 

  接著他就這麼抱著籃球跑了過去:「赤司,和我One on One吧?」

 

  這次赤司征十郎很乾脆地走向球場:「我就花點時間讓你知道所謂的現實吧。」

 

  他帶球過人,卻在要跳起來時發現自己手上是空的。什麼時候?火神大我猛然回頭,看見赤司征十郎已經從容地回場,投籃得分。

 

  「再來一次!」火神熱切地望著赤司征十郎:「剛剛那是怎麼做到的?」

 

  這次球權在赤司征十郎手上,火神大我仗著身高優勢把他堵得死死的,可他忽然後退了一步,眼看就要投出一個三分球,火神大我連忙跳起來攔截,赤司征十郎的動作卻於此時生生頓了一拍,然後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

 

  「呼……赤司……再來一次!」火神大我滿身是汗、氣喘吁吁,卻還是一次又一次地向對手提出挑戰。

 

  赤司征十郎手裡拿著籃球,頭一次覺得困惑,這人從剛才到現在已經讓自己拿了將近二十分,卻還是不屈不撓,甚至是越戰越勇。

 

  既然是這樣,那就做到讓你無法再站起來吧。他微微瞇起異色的雙瞳。

 

  下課鐘響時火神大我的確是趴在地上不停地喘息著,他不懂為什麼自己的動作已經那麼快了那人卻還是可以將球截掉,又或者是自己明明已經全神貫注地防守了卻於那人帶球過來時便莫名其妙跌倒了。

 

  赤司征十郎卻連一滴汗也沒有流,臉不紅氣不喘,甚至也不看火神大我一眼便這麼離開。籃球在地上滾動著,緩緩進入火神大我的視野中。

 

  他伸手撈過那顆球,還有些迷茫。他就這麼徹底輸了,徹底。要進攻在動作展開前球便被截掉,要防守明明那人的動作也十分平常可自己卻動都不能動!

 

  赤司征十郎真的是一個很強的人啊。不,那已經是怪物了吧?

 

  火神大我忽然就笑了,好想要趕快變強啊!他從地上爬了起來,又是精神奕奕的。幾名剛剛站在一邊觀戰的同學似乎是想要過來攙扶他,見他還跟個沒事人都嚇了一跳:「火神你還好吧?」

 

  「我好得很呢,」火神大我擦了擦汗:「能和赤司打籃球真是太棒了。」

 

  同學們繼續對這句話表示驚訝:「可你剛剛完全被他壓著打啊!」

 

  「輸了有什麼關係,就是要挑戰強者才有趣啊!」

 

  看來他是真的不需要人擔心,同學們在心裡下了個結論,然後又推搡著他去換衣服,再不快點的話下一節課就要開始了。

 

 

 

  軟磚:

 

  我還是詞窮(欸

 

  感謝親愛的協助我寫中二的赤司巨巨,我果然只會寫溫柔的他啊QQ雖然中二的巨巨也很帥就是了啦。

 

  還有本來想欺負一下小天使,但最後果然還是下不去手XDDDD赤火終於有多一點的交集真是太好了(欸)雖然不不是什麼多好的交集就是了啦XDDDD

 

 

  定青:

  我是不吐槽不快樂星人(啊不)最近事情比較多呵呵,我會努力讓自己正常的。

  另,真不是我要吐槽啊如此色氣的篇章名字卻一點都不色系真是虐,然後根武谷會講成語耶專美於前什麼的各種必須點讚。

  磚磚的風格就是磚磚的風格,赤火線是溫水煮青蛙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君
  • 不更了嗎?
  • 更啊,只是最近在更別的23333

    青嵐銀緋 於 2016/08/20 18: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