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要打敗奇蹟的世代!

 

  第一天,他拎著鑰匙打開了那扇門,映入眼簾的是一方空曠,沒來由的一陣怔忡,然後他甩甩頭後退一步讓家具公司的人進入。為了他回日本父母親把京都一棟房產直接過到他名下,還讓人弄了全新的家具來。

  第二天,他把新家裡裡外外打掃了一遍,弄得筋疲力竭滿身是汗,草草沖了個澡躺在柔軟的床墊上很快沉入夢鄉。

  第三天,他花了一整個上午加下午把住家附近踅了一圈,除卻昨日解決了三餐的便利商店,他知道離他家十分鐘路程遠的地方有間超市、再多走個五分鐘有個小型籃球場,維護得還算不錯。

 

  忙碌的三天過完了他便進入空白期,幾乎一整天都耗在那個小型籃球場上,偶爾會有國中生高中生大學生和他一起打球,可那一米九的身高優勢加上在美國的街頭籃球場混得習慣,於這一方天地間他可以算是叱吒風雲了。

 

  在又一次完敗對手之後那群人告訴他暫時不要一起打球了,這樣輸沒意思。他哦了一聲捉起領子抹了抹嘴角,拿著籃球掉頭就走。

 

  「你什麼意思嘛!」那些人在他身後義憤填膺地叫道,不就是打籃球厲害了點,這樣的態度令人除了不爽之外還是不爽。

 

  他的腳步頓了一下,要是在平常一定轉過身去道歉,但現在他是失望透了,日本的籃球水平應該不止這樣啊,那個人說的強者怎麼都沒出現呢?

 

  黑子哲也,那是他在東京街頭籃球場遇見的一位奇怪的人。

 

  當天他下了飛機後直接入住父母事先給訂好的飯店,偏偏時差還沒有調過來,在十七樓看著東京的夜景發呆,實在悶得受不了便抓了個服務生問這附近哪兒有地方可以打球,服務生說他們地下室有,於是他喜孜孜地到了地下室才發現那是撞球場,氣急敗壞地又把那服務生抓來問,我要打的是籃球!

 

  無辜的服務生被他的身高和擰起的分岔眉給嚇著了,諾諾道從飯店正門口出去右轉直走過兩個路口再左轉有個小巷子那兒有一個……哎,人呢?

 

  他拿著籃球急匆匆奔至那個街頭籃球場,還未進入就看見有個人佇立在那兒,因是背對著自己所以無法看見臉,只有路燈映照出那一頭水色的髮。他低頭瞄了眼手錶,上飛機前老媽就交代他調好了時間,現在是晚上九點半。

 

  會這個時間來的一定也是十分喜愛籃球的人。

 

  「喂,我們來One on One吧?」他向那人喊道。

 

  那人轉過頭來,連眼睛都是水色的,清澈、但是深不見底。

 

  結果他以十五比零將那人打得落花流水,「我還以為你多厲害的說。」

 

  那人仰頭喝了一口水,問道:「以後還可以和你一起打籃球嗎?」

 

  他嚇了一跳:「怎麼忽然這樣問?不過要是想和我一起打籃球的話大概不行的說,我明天就要去京都了,會一直都在那裡。」

 

  「這樣啊,」那人語氣仍是平淡:「真是可惜。」

 

  他有些無語,忍不住吐槽:「可是你看起來一點都不覺得可惜。」

 

  那人抬起眼來直視著他:「不,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打籃球的樣子。」

 

  「啊?這是什麼意思?」不就打籃球嗎?還有分樣子好不好看的?

 

  那人沉默了一會,丟出一句抱歉。他更莫名其妙了。

 

  「我國中時也曾是籃球校隊,有一群十分厲害的隊友們,但是他們後來都因為太突出所以變了,變得不再對籃球感興趣。剛才看你的樣子很像之前的他們,有些懷念。」那人道:「但是抱歉把你代入無關的人裡面。」

 

  他撓撓頭:「我是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生氣啦。不過你剛剛說的那群十分厲害的傢伙,其實你很在乎他們對吧?」

 

  那人微怔,他續道:「既然在乎就自己去把他們給變回來啊。」

 

  「我想我是做不到的。」那人給出一個否定句,不待他問為什麼自己就先解釋了起來:「他們已經將勝利視為一切,而且他們也有足夠的實力讓他們得到勝利,光我現在的實力是不可能將他們打敗的。」

 

  他半信半疑:「你的那些隊友們真的這樣厲害?」

 

  「是,他們每一個人擁有極高的天賦,加上我們學校的訓練十分嚴格,所以他們的實力是無庸置疑的。」那人道。

 

  他忽然就笑了:「聽起來似乎是真的很強,有機會真想和他們打一場!」

 

  於是他就和那人一直聊到三更半夜,知道了全國三年連霸的帝光中學,知道了不敗神話奇蹟的世代,還知道了那五人三個留在東京,一個去到秋田,另一個則是在京都。

 

  京都,那表示被他遇見的機率提高了不少。

 

  後來他還與那人交換了手機號碼以及電子信箱,然後那人立馬傳了個簡訊給他:我叫黑子哲也,請多多指教。

 

  然後他花了十分鐘回傳:我叫火神大我,多多指教,請。

 

  「那麼我要先回家了,火神君,以後再見。」黑子哲也離開球場時朝他揮手。

 

  會不會再見還沒個定據,他在晃回飯店的路上又買了瓶礦泉水喝了大半,然後躺在床上徹夜未眠,日本真沒讓自己失望。

 

  可自從被一起打球的人拒絕之後火神大我就有些頹唐,打籃球的時間少了很多,只偶爾會一個人拿著球到場上在腦中模擬對戰過過乾癮。

 

  直到洛山高校的入學通知書寄到家裡來,他不得不將注意力轉移到生活的大小事務上,去準備上學所需要的一切東西。好在學校離他家不算太遠,步行十五分鐘就到得了,路線也不算太複雜,比想像中好些。

 

  開學日當天火神大我穿著灰色系的西裝制服出門,這時間大多數人都還躺在床上,他又住在住宅區,是以一路上還真沒遇見幾個人。誰知才轉出巷子口,距離洛山高中約五十公尺的地方,人行道旁就停了一排雙B的車,車上走下來許許多多的學生,身上穿著的皆是灰色系的西裝或者套裝。

 

  制服的剪裁與配色真是很不錯,不論高矮胖瘦將之穿在身上都顯得勻稱挺拔,更無端生出了一股成熟穩重的氣質來。

 

  然後他跟著人群走進校門,想自己得在這兒待上三年,便好好打量起四周來。無論是哪一間學校都得有的國花走道自然沒有少, 此時恰逢花期,花雨落在地上,一雙一雙腳踩過,零落成泥。然視線往上的話那景象確是很美的。

 

  可重點不在這。他一時有些躊躇,穿過那條櫻花道後忽然就不知道該往哪裡走,好在仗著身高遠遠看見了有一群人擠在公佈欄前面,心下好奇便也擠了上去。原來是分班名單,他有些吃力地在一串密密麻麻的名單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一年七班。好吧解決了一個問題另一個又接踵而至,要在這偌大的校園中靠著自己純熟的假名和貧乏的漢字找到教室真的令人頭大。他左顧右盼了一會,還是選擇叫住一名正要從公佈欄前離開的人。

 

  「對不起,一年七班的教室在哪裡?請。」

 

  那人幾乎與他齊高,可沒他那樣強壯,看起來高挑修長,一頭黑髮十分柔順,春天的風拂來就微微揚起,還有那雙眼睛,長長的睫毛蓋下一片陰影,卻掩不住其中淡淡的笑意。整體來說給人的第一印象還挺舒服。

 

  「我們學校的教室安排是按照年級分的喔,一年級全在那一棟。」

 

  火神大我道了謝然後便朝他手指的方向走過去。那人答了聲不客氣卻站在原地望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真是個有趣的學弟,而且氣勢不輸小太郎呢。

 

  「啊,對不起!」一名女學生因為人多推擠而撞上了他。

 

  他伸手扶了她一把:「沒關係,以後可要小心一些喔。」

 

  說罷他露出了一個禮節的微笑然後轉身離開,換那女孩紅著臉站在原地,懊惱著剛剛自己怎麼就沒有注意看一下那位學長或同學的學號呢?

 

  腳踩在木製樓梯上的聲音特別大,尤其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火神大我乾脆一次跨過兩級往上走。有些事情他雖然不知道可畢竟是存在著的,洛山高校是全國有名的貴族學校,會來這兒就讀的大抵都有些背景或者家裡有些錢脈與人脈,包括他自己也是,誠然靠著用功努力拿獎學金進來的也不是沒有,但絕對不會是某個平凡家庭的女孩子因為進入了洛山從此飛上枝頭變鳳凰這樣的故事。

 

  而這樣的一間名門學校又座落於京都,配合古都氛圍特意把除了體育館之外的其他建築物都設計成木造的,放眼望去那叫一個古色古香。

 

  到了三樓之後他找到教室隨便揀了位置坐下,現在時間早上七點五十分,教室內的人還不到一半,其中有人在滑手機也有三三兩兩坐在一塊兒自我介紹想及早交個朋友的,火神大我不擅長與人搭話,只好自己一個坐在窗邊。

 

  這裡的視野很好,可以看見他剛剛才走過的櫻花道,因為再十分鐘就要算遲到了所以路上的學生忽然就多了起來。舊生與新生其實可以明顯分得出來,除了教學樓的位置不一樣之外新生的神情裡總多了幾分青澀與忐忑。

 

  比如現在布告欄前的一位金黃色頭髮的人,跳來跳去的,一臉雀躍,那該是同學吧;又比如現在正走在櫻花道上的一位紅色頭髮的人,雖然因為距離有些遠所以看不到臉,可那人只是連走路都顯得從容不迫,那該是學長吧。

 

  可是一秒後他看見那位金色頭髮的人朝二年級教學樓的方向走,五分鐘後他又看見那名紅色頭髮的人朝自己這一棟走來,於鐘響時進入教室。

 

  猜測全錯難免讓他有些懊喪,可火神大我立馬又打起精神來看著那道背影。

 

  明明還只是個和自己一樣的新生,可看起來又好像學長。好吧除卻那張還有一點稚氣未脫的臉,這人在氣質上的確是十分雍容的。

 

  班主任進來做了個簡短的自我介紹,宮城雅子,教的是國文,然後她抬手在黑板上寫下工整漂亮的四個漢字。火神大我看著黑板,忽然就有些頭大。

 

  「報告!對不起,我遲到了!」一名同學站在教室門口喊道。

 

  宮城雅子轉過頭唸了兩句便讓他進來坐下,男孩子進入,空的座位只剩火神旁邊和那人旁邊的兩個,他站在走道間猶豫了一會終是選擇在那人旁邊坐下。兩個有氣勢的人:一個看起來不怒自威,另一個看起來會找人掐架,該選哪個?

 

  講臺上的宮城雅子接著講起自己前幾年在洛山的經驗來,說這裡的學生都挺乖巧,不止成績好體育也好,特別是球類運動,像是籃球啊網球啊排球啊……

 

  火神大我捕捉到關鍵詞語,便聚精會神地聽著,此時又一名遲到的同學進入,在他旁邊坐下,卻不動聲色地悄悄將椅子往教室中間挪了挪,他當然沒注意到,只想著連續五年衛冕那什麼冬季盃的隊伍裡一定有很厲害的人。當然他更沒注意到自己的唇角已經彎了起來,坐他旁邊的同學見狀再次挪動椅子。

 

  「好啦,時間差不多了,該去開學典禮了。」宮城雅子拍拍手,教室內的學生紛紛離開座位,火神大我再次跟著人潮站在走廊上。這一看才發現洛山真是大,光是一年級學生就將近有一千多人,洶湧人潮都在樓梯口推擠著,好容易才到達禮堂,禮堂內倒是舒服,連空調都開好了。

 

  忙亂的上午結束,火神大我在學生餐廳裡排隊了好久才買到一份加大的牛肉蓋飯,卻又端著餐盤望著人滿為患的餐廳找不到座位。

 

  「找不到位子嗎?」一把聲音響起,火神大我轉頭,是早上被自己拉住的那人。他點點頭,那人又道:「我們剛好三缺一,要不要一起過來?」

 

  於是火神就這麼跟著那人來到一個還算安靜的角落坐下了,那桌還坐了兩個人,一個金黃色頭髮的看著有些眼熟卻想不起來是在哪兒打過照面,另一個塊頭很大,面前擺著和自己一樣的加大版牛肉蓋飯。

 

  「玲央姐,這是誰啊?」那金髮的人湊上來問道,看見火神大我手中端著的餐盤又回去扯著那大塊頭道:「永吉,終於找到跟你一樣的人啦!」

 

  那大塊頭霍地站起來道:「怎麼不早來?今天第二碗半價啊!」

 

  帶他來的那人優雅地坐下道:「你們這樣會嚇到小學弟的。小太郎,不是告訴過你吃飯時不要動來動去嗎?還有永吉,你吃飯可不可以小聲一點?」頓了頓轉向火神:「我是二年十班的實瀏玲央,請多指教喔。」

 

  「我是……」

 

  「一年七班我知道,名字呢?」實瀏玲央笑著打斷他。

 

  火神大我撓撓頭道:「我叫火神大我的說。」

 

  「大我嗎?真是好名字。」實瀏玲央道:「小大我,以後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班上找我喔,我們教室就在樓梯邊,很近的。」

 

  火神道了聲謝,那金髮的人就搶話道:「咦?玲央姐,你不介紹我們嗎?」

 

  實瀏玲央道:「像你們這種野蠻人才不要介紹給大我呢。」

 

  「好過分!永吉你也說句話吧!」金髮的人看向大塊頭,卻見他只埋首於那加大版牛肉蓋飯中,只好嘀咕了幾句乖乖吃自己的飯。

 

 

  ***

 

 

  軟磚:

 

  和親愛的合文真是壓力山大XD,不過我有對赤火滿滿的廚力所以還是上了(欸

  然後對不起赤司巨巨的戲份好少,其實我也喜歡洛山的隊員啊,尤其是玲央姐XD所以這裡算是對後面的小小鋪陳和給小天使刷好感吧(快夠

  最後我們兩個風格穿越的問題就忽略忽略了吧(滾走

 

  定青:

  說好的一見鍾情的巨巨呢OvO?我被欺騙感情了嗎www

  磚磚的描寫很乾淨俐落雖然我們真的穿越了文風了,但反正沒有差太多大家就不要太介意了啦,然後洛山隊員亂入嚴重必須點讚,玲央姊超可愛的啊w

  P.S.大家如果覺得黑子太搶戲都是我的錯TAT但我想說我看得很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