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姬……」

 

  ——不要那樣溫柔的對我,妳的溫柔之於我,是毒。

 

  穿透窗戶打進房間的夜色吊著媚艷的月,他躺在了空蕩蕩的床鋪上頭,脆色的紫玉眼瞳大大的睜著,看著頭上的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麼。

 

  到底在幹些什麼蠢事啊……

 

  所謂毒,不就是碰了就戒不掉的狂亂因子?那時候咬了優姬就要知道了啊……那為什麼對於看到優姬泛起嗜血衝動的自己,感到厭惡了?

 

  〝如果是零的話,沒關係的唷。〞少女笑得一臉溫柔,眼中閃爍著的光芒卻怎麼也不像沒事,只是看得他好一陣的難堪。

 

  那麼,果然是該做出抉擇了嗎……?答應那個傢伙的邀請……?也罷、也罷,如果這樣做可以讓他不再對優姬起那種念頭,無所謂的,真的、真的。

 

  然而他沒發現他那對粹色的紫晶眼眸在掙扎,像是不知道要怎麼逃開既定的命運漩渦一樣,是的,其實他自己也在好笑,答應那個傢伙那種邀請,會是,應該的嗎?

 

  「不想了……」

 

  他慢慢的闔上了眼瞳,像是那童話世界中沉睡於玻璃棺中的白雪公主,肌膚寧白如雪,嘴唇赤紅如血,耀眼的銀髮雖不是黑檀木的幽黑色澤卻仍低吟出一抹清淺的炫目。

 

  密銀的色彩在額上流逝,薔薇的荊棘逐漸露出了爪牙。

 

  與此同時,黑主理事長的辦公室內,沉重的氣氛溢灑。

 

  「我說啊,樞你其實是故意讓零吸優姬血的吧?」坐在了黑色的真皮製皮椅上,黑主灰閻頭搭在了交叉著的十指上,眼睛閃出了銳利的反光,栗色的長髮用碧綠色的髮帶綁成了馬尾置在了腦後,語氣不善,此刻的他,不再是平時對著優姬跟零那樣的幼稚,罕見的嚴肅。

 

   而其對面,站著的是帝王氣場十足的玖蘭樞。

 

  「為什麼這樣認為?」玖蘭樞反問,對黑主黑閻這樣的看法感到了有趣,照理來說以這些人對他『很關愛黑主優姬』的看法影響下不該有這樣的想法。

 

  「樞你啊,就是太過自信了。」

  「依你平常對優姬的在意,在零對優姬做出了那樣的行為後,你是不可能放任零的存在的,但是你非但沒有對零做什麼還對協會放出了零是你挑出來的夜祭Queen人選這樣的消息……零的『身分』是什麼這點我們心知肚明。好笑的是,認為你跟零的關係有貓膩的協會肯定是會要零接受這樣的事來做些什麼事的……你做這些事,不是故意的是什麼?你想要利用零的身分幫你釣出一尾大魚,然後再借協會的手除掉零是吧!?」沒有疑問,結語是用肯定的語氣,銳利的氣息慢慢從黑主灰閻身上發出來。

  「真是讓人感到驚撼的觀察力啊!不虧是前吸血鬼獵人的 No.1!不過……你沒有全部說對。」淡淡的笑開,心中暗自對黑主灰閻的敏銳觀察力感到了佩服,果然是寶刀未老!雖然沒有全對,卻也是切中問題的紅心了!

  「首先,錐生的身分是什麼跟我要他當我的Queen這事完全沒有衝突,夜祭之上King的命令是絕對,再者,我沒有打算要借獵人協會的手來毀掉錐生的意思,私心上我還挺欣賞他的?而且就算我真想要除掉他,理事長你可別忘了他的姓氏是什麼,錐生……那可是吸血鬼獵人的第一家族!最後,協會想要做的事情我就一定會讓他們得逞?你以為,我是誰?不過,我是真的想要釣一尾很大的魚就是了。」酒紅色的眼睛在夜月的照映下略顯陰沉,散亂在肩上的黑褐色頭髮勾勒出了貴族的優雅,一身白色的校服更顯得他貴氣十足,說不出的奪目。

  「不止吧!你要做的不止這些吧!你到底還想要對那孩子做什麼事!錐生還有緋櫻的問題已經快要把那孩子壓得喘不過氣來了!你還要他多背負什麼不屬於他的罪惡?!那個孩子沒有那麼堅強!!!」聲音染上了憤怒,黑主灰閻茶色的眼睛裡面閃著憤恨的火光,而那憤怒也促使他講了一些越界的話。

  「閉嘴!血族的問題外人沒資格插嘴!」樞臉色一下的變得萬分難看。

  「閉嘴?樞!你明明知道我要的是一個吸血鬼可以跟人類和平共存的世界可是你現在的所作所為是在意味著什麼?越界的是你啊!」黑主灰閻挑眉,不屑的諷刺道。

 

  「黑主灰閻!放尊重一點。」鐵灰的紫色倩影落下,星煉的手抵上了黑主灰閻的脖子,眼中滿是凶光。

 

  「……」

 

  沉默,黑主灰閻扭過了頭,不再去看玖蘭樞。

 

  「星煉,退下。」樞皺眉,看著黑主灰閻的表現,無聲的在內心不悅著。

 

  「是。」

 

  「好了,理事長,氣也氣完了今天的正事還是要談的,我來這邊只是為了跟你提個要求,我要錐生轉來夜間部。」輕聲,心中卻是嘲弄,黑主灰閻阿黑主灰閻,說到底都是要借助他純血種的身份還維持這所謂學園的和平,說到底也沒有那個膽量完全跟他鬧翻,真是的……

 

  ——他剛剛完全沒必要對這個傢伙講的事情動真火啊!

 

  「什麼?!樞!你別太過分了!」

 

  「黑主理事長,你還沒弄明白嗎?錐生已經墮落成Level E,為了維持學園的血族與人類的和平,這麼做才是最恰當的!何況,你明明也知道要錐生來夜間部也是為他好。」聲音恢復了不慍不火,他看似平靜不已的說道。

 

  「為了他好?講得這麼冠冕堂皇,你說些什麼蠢話啊!樞,你這是為了優姬的自私,我也希望優姬平平安安的,但是那不表示我要犧牲零,零也是我的孩子啊……」錯愕的看著玖蘭樞,黑主黑閻忽然覺得心很涼,樞,是純血種啊……。於是那聲音仍是堅定,細聽卻能發現裡頭的不安,更甚者那眼神慢慢的弱了下去,不能抑止的傷心。

 

  零也是他的孩子啊!怎麼能這樣子被傷害!可是,真的是因為樞所以黑主學園內的吸血鬼貴族跟人類才能維持著平衡,要是樞不在了……本來除非是逼不得已不然他不會干涉樞的決定的,一部分是放心一部份是沒必要,可是這次不一樣,優姬被咬了歸被咬了,可要是真讓零到了夜間部,那孩子……

 

  零那孩子真的會壞掉的。

 

  「黑主理事長,就算是我故意讓他這麼做的,錐生還是咬了優姬唷!你比誰都清楚優姬對我的意義,何況,不論是最為優姬的盾還是我的Queen,結果都不會改變——」

 

  「錐生必須要到夜間部!」

 

  隨著話語的落下,玖蘭樞身上那屬於純血種至高無上的威壓在這小小的空間緩緩的散開,酒紅色的眼睛裡頭只能看到認真,沒有在開玩笑。

 

  「不可能!」斥吼。

 

  「……不?嗯……你這話可是已經逾舉了啊!」笑,玖蘭樞看著黑主灰閻,表情莫名的詭譎。

 

  「我——」張了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那屬於純血種的威壓卻又壓得他喘不過氣,於是突然語塞,玖蘭氏、玖蘭氏,那到底是一個不容置喙的存在嗎…?

 

  『砰!』門被人用力的大下甩開,出現在玖蘭樞和黑主灰閻面前的是一名褐色頭髮的少女,大大的淺咖啡色眼睛,長到可以蓋過半邊臉的褐色劉海,疲倦的汗水以及顯得那樣蒼白的臉色看得那是令人我見猶憐。

 

  「不行——!!!零不可以轉到夜間部!」女孩大聲的對兩位長者說出自己的心聲,似是想要藉此改變在她看來對那位少年過於殘酷的決定,眼中的掙扎跟不忍那樣的衷心,那樣的真摯……

 

  「就算是優姬的要求也不可以,錐生不能留在日間部,這不是能讓優姬任性的問題啊!」樞對少女搖了搖頭,他可以答應優姬任何事,獨獨這件事,絕對不行!

 

  不過,裡頭有些私心呢,不想要讓錐生跟優姬太過靠近啊……那個畫面實在是刺眼的很啊!

 

  況且,有句話說是『近水樓台先得月』,把錐生弄到夜間部後想要幹麻也比較容易了,畢竟要讓那個倔強到不行的傢伙答應那件事不用些非常手段可是沒辦法的。

 

  「樞學長是擔心零會變成Level E到處傷害人吧?我可以保證零不會的!就算、就算零餓了也沒關係,我的血可以給零喝的,所以拜託千萬不要把零轉到夜間部去啊!」優姬再次的開口,可不料那位向來寵著自己的長者仍是衝她搖了搖頭。

 

  「優姬……妳就是太善良了,但是就算妳這樣說,我也還是不能答應妳,錐生勢必得轉到夜間部,我擔心他傷到人,也不希望妳這樣被他傷害啊……而且錐生的自責優姬不是看到了嗎?優姬忍心看到錐生那個樣子嗎?」樞用抱歉的眼神看著優姬,卻還是沒有改變他的想法。

 

  「樞!」黑主灰閻憤怒的站了起來,狠狠的瞪著樞,傷到人?怎麼可能!零不是那樣的人!充其量零也就是個令人心疼的孩子啊!

 

  「這件事就這樣說定了,協會那邊就交給你去交代了,理事長!時間不早了,優姬妳早點去休息吧!我先告辭了,黑主理事長。」說完馬上就舉步離開,甚至不願意聽完剩下兩人的話,迅速的離開理事長辦公室。

 

  「樞學長,不可以!」優姬朝樞大喊,連忙的追了出去,何奈樞的腳步實在太快,她只能看著對方越走越遠,漸漸的,她停下了腳步,就這樣呆呆的待在原地,她一直諦視著樞離開的方向,忽然的,她笑了開來。

 

  不屬於黑主優姬,瘋狂的,狠毒的笑容。

 

  「樞哥哥……」

 

  「怎麼可以這樣呢?樞學長……」

 

  「「明明,明明應該(對零好點)憎恨著零的啊……!」」

 

  她用忿忿的語氣這樣說著,像是在責備書又像是在闡述對零的妒意,她的眼中逐漸慘上了狠辣的怨毒,深深的陰暗在眼底慢慢成形,嘴角掛上了邪異的笑容,殷紅的朱唇微微開合:

 

  「都這麼久了你還要跟我搶哥哥?零……你怎麼可以這麼過份?」

 

  「零,樞學長他對你……」

 

  那是誰,那是誰?伴隨著那兩句話的,會是一場幾世瘋狂愛戀的糾結,那是報復、那是怨仇,那是會讓所有人後悔一生的結局,主導者,到了最後卻誰也不知道是誰了。



                             花開之四,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