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是弱小的人不對,唷?

 

 

  帝光中學的『奇蹟的世代』在日本的初中生籃球球界當中,無人不知曉他們的大名,那是十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同時出現了五個的奇蹟,也由這五個人造就了一段傳奇,是很多人終其一生都達不到的高度。

 

  於是在今年『奇蹟的世代』面臨畢業的時候,各大高中的球探們都馬不停蹄地開始招募這些傑出的天才們,而像是說好的,幾乎每個奇蹟的世代都選擇了不一樣的學校,但有兩個人,卻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同一個學校,收到了這個消息的桐皇學園除了開心以外更多的是驚訝,青峰是他們所招攬的,而另外一位,卻是不請自來的意外驚喜了。

 

  是的,今年的桐皇學園迎來了兩名奇蹟的世代的成員——青峰大輝、黃瀨涼太。

 

  以他的立場來講,桐皇可以得到兩名奇蹟的世代這本來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情,畢竟有了他們兩個可以說是如虎添翼,如果這兩個後輩不是那麼讓人頭痛的話,身為桐皇學園.籃球部.部長的今吉翔一笑瞇了眼睛。



  青峰就算了,不過就是個因為才能太高周遭的人跟不上而鬧了彆扭的傢伙,但黃瀨的話……來的突如其來讓人捉摸不定就算了更糟糕的是,比青峰還要不穩定的狀態啊。

 

  哎呀,真是令人頭痛的兩個後輩,這樣想的著今吉翔一看上去卻一點都沒有苦惱的樣子。



  ***



  一早,黃瀨涼太就來找了他,雖然之前就有看過照片也略有耳聞啦,不過整個人自帶的閃亮氣場什麼的某種程度才是黃瀨涼太最大的武器吧,那什麼模仿技巧都要輸給這個技能了,今吉翔一想著,然後收起了正看到一半的書,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去訓練了。

 

  一邊走在去訓練館的路上,他一邊跟黃瀨聊著天,身邊跟了一個這麼閃亮的人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起別人的注目呢,感受著一路上圍過來的視線他這樣想著。

 

  雖然說自己是籃球部的部長,但對方一點都不會有尊敬的心情啊,怎麼今天會有興致的來跟自己閒聊?看著笑的一臉燦爛的黃瀨涼太,今吉翔一開始走神。

 

  大概是感覺到了他飄移了思緒,黃瀨有些躊躇,不自在的朝他開了口:「今吉學長,那個……就是,今天的練習賽我想要請假。」小模特雙手合十看上去一臉抱歉,當然頂多就是騙騙那些不懂的人,至少他看起來對方一點歉意都沒有。

 

  「整天都要請假?」挑眉,今天打練習賽的對象雖然沒有到很強,但好歹也不算太弱了。不過他又為什麼要跟他們計較這麼多?這是隊裡的王牌,只要知道這點,就足夠了,他可是一點都沒有擔心過其他事情的。

 

  「對啊,抱歉啦今吉學長,我真的沒辦法去啦。」

 

  「是沒有不行,而且這是當初就說好的條件吧,不過身為學長我還是挺好奇你的理由。」是啊,雖然對方來的很突如其來不過那個時候就說好了,正式比賽一定要出場,其他的時間隨便他們。

 

  但黃瀨也不是沒事會請假的人,說起來,對方拚命到已經有些異常的程度了。

 

  「工作啊,學長你知道我是模特兒嘛。而且這種練習賽,根本不需要我跟小青峰出場吧?今吉、學長。」黃瀨涼太笑的狡黠,一眨一眨的眼中卻是冷淡過分的不屑。

 

  今吉才想起來黃瀨的狀況,是不會翹掉訓練有時候還會自己多加,為此已經不知道被他們的經理罵了幾次了,練習賽雖然也會參加但都是在對方出言挑釁的情況下才上去,而且一定要把對方打得落花流水,其他時間都是自己悶著練習不然就是拉著他們另外一位王牌一隊一。

 

  這也才開學沒有多久怎麼就覺得這兩個王牌讓他操心不已?讓他這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啊,笑瞇了眼睛的今吉想。

 

  「我也只能說好了不是嗎?真是任性的王牌啊。」根本就沒有打算要徵求他的同意啊,看著他還沒有回答就逕自走開的黃瀨涼太,今吉翔一大概稱得上是無奈的笑了.不過也無所謂,只要這兩個人是他們的王牌,就夠了。

 

  然後才發現他們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練習館,搖了搖頭推開了大門走進。

 

  「今吉學長,早安。」身為經理的桃井五月朝他問好,他禮貌地朝對方點了個頭,練習館裡頭已經有著此起彼落的練球聲,朝氣勃勃的部員們顯然已經從不久前的打擊中回復,該感謝那兩個傢伙還是有手下留情了嗎?

 

  「早安,今天黃瀨請假,桃井。」朝負責統計人數的桃井說。

 

  「我聽到了,小黃很少會請假呢,看起來是很急的事情啊!」記錄著黃瀨的假,桃井說著,也不免感到驚訝,畢竟開學到現在一個多月,黃瀨可是從來沒有請過假的。

 

  「我也蠻訝異的,他頂多就是不出賽而已啊。不過沒辦法呢,黃瀨說的也沒有錯,今天的對手,他們也不用出場,也該讓其他人練練了。」笑著說,本來這次的比賽主要就是要讓其他新進的部員實際的來適應看看桐皇的節奏而已,王牌還不需要麼早的上場。

 

  「青峰今天也沒來嗎?」看了一下練習館內的部員,果然沒有找到對方標誌的黑皮,好歹也是練習賽啊黃瀨不來也不來嗎?今吉笑的更是開心。

 

  「啊,是的。」一點也看不出來是訝異啊,今吉學長。桃井在內心偷偷吐槽著。

 

  不過……撥了一綹頭髮到耳後,就算沒有小黃跟阿大也會贏嗎?桐皇真的是一個進攻型的球隊,這樣想著桃井五月更想要嘆氣了。自從小黃來了桐皇之後,就有什麼東西改變了,只不過跟阿大是一個極端而已。一個是都不來訓練,一個卻像是要把自己往死裡逼一樣的在勉強自己。

 

  明明實力變強了卻更讓人擔心了,桃井五月拿著記分板看著球場上頭認真訓練的隊員們,粉色的眼中更多的卻是對不在場之人的擔憂,越來越焦躁的小黃以及越來越殘暴的阿大,不管是誰,她都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解決。

 

  「青峰那傢伙又翹訓練!」聽到了他們倆談話的若松不滿的對今吉開口,才要又開罵卻在看到了今吉的笑容後想到了不久前那兩個傢伙剛來籃球部時候的事情,然後就忽然噎住了。

 

  「他是王牌啊。」今吉只是笑瞇了眼這樣回答。

 

  「只會橫衝直撞不懂得配合的傢伙,怎麼可能——」說到這個就更氣,黃瀨就算了每次只要一跟青峰打球就會覺得對方根本就是個自我過度的傢伙而已,若松才要大肆發表自己的看法的時候今吉就截斷了他的話。

 

  「但是,就算是這樣,他們也是王牌呢。這點,透過之前那件事情,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笑著回答,是王牌呢,哪怕不定性很大,衝突性很大,甚至讓隊伍都不像是隊伍了,也依舊是王牌啊,那兩個人。

 

  對於這點的認知,他相信若松比他還明白。

 

  「……算了。」雖然一點都不喜歡那兩個傢伙的態度,但今吉說的話確實沒錯,這樣想的若松也放棄爭執,而且之前那件事情……若松孝輔握緊了拳頭,不發一語。

 

  一旁看著的桃井用記分板擋住了自已偷笑的表情,今吉學長跟若松學長的互動真的很有意思呢,雖然還有阿大跟小黃的問題要煩惱,但是桐皇的學長們,是一群很有意思的學長啊。

 

  不過說起來,之前那件事情,果然影響很大嗎?阿大跟小黃……真是,令人擔心。



  ***



  時間拉回,那是剛開學沒多久的事情了。

 

  對於空降過來的兩名『奇蹟的世代』,桐皇學園籃球部的部員們除了驚訝更多的還是摩拳擦掌的準備想要好好會會這兩個人,畢竟奇蹟的世代是紅在他們那一代,高二、高三的學長們除了部分人外其他人其實都沒有很直接的體認到『奇蹟的世代』所代表的實力。

 

  於是就發生了青峰大輝與黃瀨涼太兩個人才剛來到籃球部要報到就被一群學長們圍著下挑戰的事情。

 

  「來頭很大啊一年級的,奇蹟的世代?來比一下如何?」

 

  這種聽起來就像是龍套的話學長到底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的啊?真不想要承認跟他們都是籃球部的,好丟臉啊桐皇籃球部都是這樣的存在嗎?他可以反悔嗎小黑子?

 

  一邊在內心崩潰一邊維持著自己的形象,黃瀨回答:「要比可以啊,1 on 1,學長你們一個一個上,我跟小青峰負責你們全部,如何?」

 

  他這句話說得太自然,倒是旁邊聽到的青峰大輝看了他一眼,但已經什麼都無所謂的人也沒有說什麼,就錯失了在第一時間發現黃瀨涼太不對的機會,而已經開始受青峰大輝潛移默化的人只是燦爛的笑著。

 

  「口氣這麼大,不好好教訓你們這兩個沒大沒小的小鬼,說出去讓人笑話我們嘛!給我上!」被黃瀨輕視的話氣到的若松抓狂的回答著,手中的籃球順勢就丟到了兩個人的面前。

 

  「小鬼?」他可是,很久沒有這樣被人叫了,接住了眼前學長丟過來的球,他不滿的瞇起了眼睛盯著對方,就算是學長,還是不開心啊!「吶,小青峰,我們來比賽吧?」轉頭跟身旁的青峰大輝說。

 

  「蛤?」沒頭沒尾的比賽是怎樣?

 

  「就,來比賽看看誰打贏的人比較多啊,輸的人就負責整理宿舍,小青峰你習慣超差的啦!」笑著拋出了誘餌,小青峰這個懶惰的傢伙都把東西隨便放。

 

  「黃瀨,你洗乾淨脖子等著輸吧!」青峰邊說著邊解開了身上的外套,隨意的就往一邊的訓練椅上丟去,啊啊,稍微有點幹勁了。

 

  「……你們兩個小鬼把籃球當作什麼了啊——!!!」若松大吼,而一樣被他們兩個的對話弄到失去理智的籃球部的學長們也一個接一個前仆後繼地衝了上來,想要狠狠的教訓一下他們倆卻無功而返。

 

  一個小時後,現場還站著的除了他們倆個就只剩下了撐著腳不讓自己趴下的若松孝輔。

 

  「呼、呼呼……」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若松看著青峰大輝以及黃瀨涼太,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兩個傢伙,強過頭了啊!

 

  「嘛,想要贏過我們,學長你是不可能的、唷?」他笑著對若松說,背景是倒了一地的桐皇學園籃球部二、三年級部員們,他才不是在報復這個學長叫自己小鬼的事情。

 

  「連打發時間都撐不上,無聊死了。」無聊的挖著耳朵說著,青峰大輝抱著籃球失望地看著倒了一地的部員們,本來還期待那個站著的傢伙可以撐久一點的,果然這邊也沒有能夠打贏自己的人嗎?弱死了啊!

 

  「欸欸?但是小青峰我贏了喔!」被青峰大輝成功的轉移了焦點,他連忙大喊。

  

  「怎麼可能啊黃瀨你弱爆了。」毫不留情地數落著黃瀨,青峰大輝鄙視的看著滿臉得意的小模特,能夠打贏他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什麼啊我可是打倒了一半以上的人喔?誰讓小青峰你要在那個學長身上花那麼多時間!這下被我贏了吧。」指著終於倒下去了若松,他得意地宣告自己的勝利。

 

  「一半?頂多只有三分之一,說起來打贏這麼弱的傢伙你好意思得意啊?」

 

  「小青峰你這個被搶走球的傢伙才沒資格說呢!」不滿的回道,什麼嘛他可是真的贏了耶,小青峰每次都這樣!

 

  「你這個傢伙在說什麼……」看著面露不滿的黃瀨涼太,因為方才劇烈的運動而產生的汗水順著對方的臉滑下,低落在對方的鎖骨上有種莫名的色情感。想要——順著自己的心意青峰大輝索性將人拉到自己面前,對著那個吵鬧過分的地方直直的親了下去。

 

  這個突如其來的吻令他瞪大了眼睛,想要拒絕卻被青峰用手死死的壓住頭,掙扎未果之下他乾脆就順勢的加深了這個吻,反客為主的撬開青峰大輝的嘴巴,將舌頭探了進去,抵死、纏綿。

 

  是喜歡的人,這是,第一次,跟對方的接吻。一點都不浪漫了啊小青峰真的一點情調都不懂啊,甚至連告白都沒有,雖然他也沒有那麼勇氣跟對方告白就是了。

 

  「能夠打贏我的只有我自己。」好一會兒才鬆開黃瀨涼太,青峰大輝如此宣告。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根本犯規啊,小青峰。」講的話也好還是突然親過來什麼的,黃瀨紅了滿臉看著一臉『我就是對的』的青峰大輝,只想摀住自己的耳朵當作沒聽到對方的話。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身邊是一群對突如其來的神展開感到驚嚇的部員們,所以後來桐皇學員籃球部那麼自然的接受他們倆時不時過度工口的對話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了。

 

  「蛤?犯規?」青峰大輝忽然伸出了手拉下了黃瀨的球衣,低下了頭對著剛剛就想要出手的,對方的鎖骨處咬了上去,力道不大,卻令黃瀨一瞬間驚呼出聲,完全無法反應,只下意識的弓起了背。

 

  「反應這麼大?不像你了啊,黃瀨。」伸出手摟住了黃瀨的腰,青峰大輝露出了狂妄的笑容,被這樣對待的人只是漲紅了臉,眼中帶上了水光。

 

  「小、小青峰……」為什麼小青峰會對他的敏感地帶出手啊,好、癢啊小青峰這個笨蛋啦!

 

  「你們兩個在球場幹嘛啊啊啊啊啊——!」強撐著又爬起來就看到快要變成了限制級的畫面,若松孝輔崩潰的大叫,摀著眼睛跳腳,這兩個傢伙到底是怎樣?

 

  「若松你在……哎呀,你們是這種關係嗎?」推開了訓練館大門的今吉翔一才一踏進來就聽到了若松的慘叫,不由得問了出聲,而後今吉翔一先是對倒了滿地的『屍體』訝異的挑了下眉後就看到了還抱在一起沒有鬆開的新進成員,臉上的笑那是越來越大。

 

  「阿大你做了什麼?還有你在對小黃幹嘛啊!」跟今吉一起走進來的桃井在看到了倒了滿地的部員們以及抱在一起的青黃兩人後大聲的問著自家的青梅竹馬。

 

  「什麼做什麼,就你們看到這樣啊。」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剛剛的做法哪裡有問題的人回,抱著黃瀨的手依舊沒有放開。

 

  「阿大你個笨蛋!這種事情才不能隨便對一個人做呢!」拿著手中的板子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家又開始犯蠢的青梅竹馬的頭,桃井五月將目光轉向了黃瀨涼太。「小黃你是自願的嗎?」她才不相信呢!

 

  「欸?……是唷。」是他所喜歡的人啊,小青峰,笑著這樣對桃井回答,黃瀨指尖撫過方才青峰大輝咬過的地方,滿是開心。

 

  「很痛!五月你在幹嘛!我又不會沒事就對人做這種事情。」

 

  「就算你不是隨便下次也別在這邊做了。」今吉笑著朝青峰大輝說,雖然並沒有多大的制止的意願就是了,能夠看到這兩個人這一面也挺有趣的啊,而且看來除了青峰的才能外黃瀨也是青峰的一個弱點呢。

 

  「不過青峰,你們倆一來就打趴了桐皇籃球部訓練中的全員,還真是……」

 

  「那不能怪我們啊,是他們太弱了喔?」黃瀨接過了今吉的話回答,明明是問語卻像是在呈訴,只令聽的人更加憤怒了。

 

  「那也沒必要連若松一起啊,黃瀨。」所以說連若松都打趴了還真是一點也不給自己留臉面啊,雖然這兩個人大概也不知道若松是誰就是了。

 

  「我跟小青峰可沒有特別要對今吉學長你口中的『若松學長』出手,只是全部都出手了啊,是學長們自己衝上來的喔?不過學長你特意這麼說,那位若松學長就是還站著的這位學長了吧?」看了一眼強撐著的人,剛剛就是為了對方小青峰多打了很多的時間啊,看起來實力不錯,雖然還是輸給小青峰了。

 

  「還站著?這樣看起來,你們對學長們還真是一點也不手軟啊。」看著不發一語的若松,今吉說。

 

  「蛤?憑什麼要我們手軟啊,被隨隨便便的就打敗,是弱的那方不好吧!」不屑的回答,青峰大輝無聊的打了個哈欠,「反正我已經報到了,走了。」說著走去哪起了放在一旁訓練椅上的外套,率性的離去。

 

  「小青峰等我啦!啊,學長抱歉,我們先走了喔。」朝今吉揮了揮手,黃瀨連忙的追了上去。

 

  這個語氣一點都不讓人覺得感到抱歉啊,今吉翔一看著兩個人並行離去的背影,嘛,這兩個王牌,真的太任性了啊,而這個評語日後依舊會延續下去。

 

  「看來迎來了兩個不得了的傢伙呢。」但,是王牌啊,那麼,就也沒必要考慮太多了吧。



  ***



  定青:

 

  解釋一下有關兩個人挑全部的事情,首先第一點桐皇是新興籃球強權(我假設他的部員數量不會太多五十個極限了好不好,帝光那種強校都是超過100而已耶w),再來挑戰的只有在場的二、三年的學長(這樣大概頂多二、三十個),而打的好的大概也就十來多個,重點來了,漫畫174的時候青峰跟照理來講與他勢均力敵(大概)的火神一對一可是輕鬆的贏了,我完全相信他有那個能力打爆全隊0.0

 

  這篇文真的沒有R-18,青黃沒有做過0.0(我認真的),好啦本來有寫到被我刪掉了,磚磚說她那邊還沒有進展我不可以跑太快所以我決定慢慢來啦,這是兩個死蠢的戀愛故事,然後你們真的沒有看到今吉x若松這類見鬼的設定真的沒有唷www

 

  打這篇的時候其實很痛扣(?)又很歡樂,翻了很多的資料,雖然沒辦法做到完全的考據但跟磚磚的概念就是希望盡量可以還原啦,雖然我們都是籃球場面廢,不要想要想看到熱血沸騰的打球場景,那是不可能謝謝w

 

  最後說,桐皇是寄宿制的學校耶OvO第三章開始順時間軸曬日常囉~



  軟磚:

 

  對我就是想要亂入,親愛的你真心嚇到我了,第一章就這樣的展開以後真是(?)雖然我得承認我看得很痛快(欸


  總之陪著親愛的寫文真是太好了(我要講很多次XD),各種歡樂不解釋,然後我深深覺得兩條線的差異實在是有點大,這神秘的落差感X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