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旨
愛他就要讓他HE__青嵐(定青)

異常的能力。

權外者。

「沒能成為王」的存在。

 

這是,故事之中,不屬於王的,旁觀者。

 

 

***

 

 

「美好的夜晚……?沒錯,的確……是個美好的夜晚。」

 

『砰!』槍聲劃破了夜晚。

散落了一地的將棋沾染了鮮血,沉澱了誰的悲傷。

 

冰室辰也驚醒,坐了起來。

權外者第一組織『誠凜』的領導人之一的冰室辰也擁有時間滯留的能力,不過比他這個能力更出名的,是他雖然只有一點但確實擁有的『夢見』能力。

 

哪怕只有一點點,但卻無庸置疑的『夢見』。

 

12月11日,3點07分。

 

「辰也?」大概是他被驚醒時的異動驚擾到枕邊人,火神大我被吵醒,知道冰室不會平白無故的在半夜吵醒自己,火神關心的問著。

「沒什麼,做了個噩夢。」只是個噩夢而已,他想。

「你看見什麼了?」

想要簡單帶過去的話語並沒有起到該有的作用,火神大我幾乎是一瞬間坐起身子,拉開了床頭櫃上的小燈,黑暗的空間瞬間被照明,冰室辰也布滿冷汗的臉出現在火神面前。

 

知道再隱瞞也沒有用,他於是開口。

「染血的將棋,看不清樣貌的人,槍聲。」還有鮮血,流了滿地。

 

在夢中的時候有毛骨悚然的感覺。

有未知的、不好的事情正在發生,而他們處在被動的位置。

 

「Tiger,沒事的。才三點,再睡一些吧。」不想自家弟弟為這樣沒頭沒尾的夢境操太多心,他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藉此安慰著火神,輕輕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

「辰也你有事一定要叫我。」雖然想要再說些其他的什麼,但看著冰室辰也的微笑,知道對方不想讓自己多操心,火神只是這樣說著,又躺回去床上。

 

「Ok.Good night,my tiger.」

他落了一個吻在對方的臉頰,看著火神一瞬間紅透了的耳朵,冰室關掉了床頭櫃上的燈,躺回床上。

 

大概遲疑了兩秒之後,他伸出手抱住了對方。

一夜好夢。

 

12月16日,14點36分。

『誠凜』的辦公室,最大的兩個主座分別屬於兩位領導,主座正對分別是兩排各兩個相對的辦公桌,此時辦公室裡樓只有冰室辰也跟火神大我在。

 

冰室辰也處理著滿桌子文件,火神大我則是趴在他空無一物的桌子上淺寐。

 

「Scepter 4那群白癡——!」『磅!』一聲,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

日向順平滿臉不爽地走了進來,後面是笑得無奈的木吉鐵平,緊緊跟著的是伊月俊,最後是跟日向一樣黑著臉的相田麗子。

 

這四個人分別是誠凜底下四個小組的組長,在場六位正好是誠凜組織的核心人物。

 

「嗯?」

埋首於資料中的冰室辰也抬起頭,一旁火神還沉溺在夢鄉中。

 

「什麼叫『雖然是歸我們管轄但是你們造成的損失必須由『誠凜』自行負責』!如果不是他們自己平日樹敵太多怎麼會有一堆人要找他們麻煩,明明就是那個腹黑眼鏡害得誠凜也被拖下水居然還想要叫我們負責?」沒有理會冰室,日向走到自己的位置拉開了椅子之後坐下。

「日向,冷靜一些。」木吉跟著日向的腳步坐到了隔壁的位置。

「木吉你別講了,今吉那傢伙根本欺人太甚!」同樣憤怒的相田麗子走到自己的位置,臨近火神,伊月俊則沉默的坐到了她隔壁。

 

「Scepter 4的今吉?你們不介意的話,能告訴我詳情嗎?」聽到了關鍵的人名,冰室辰也問。

 

「木吉你講!」日向把事情丟給了木吉解釋。

「好啦好啦別氣了。冰室,是這樣,有其他權外者組織的人跑去Scepter 4的地盤惹事,卻把在那附近的日向跟我牽扯進去,為了擺平這事不小心就弄壞了一棟建築,結果在場的今吉就把帳單算到了誠凜的頭上。」

 

該說不愧是今吉翔一嗎?就連趁火打劫用的理由都讓人無法反駁。

放下了手中的資料,冰室辰也想。

 

「Scepter 4那群混帳。」日向順平忿忿地說。

「是不好處理,相田。」冰室叫了同樣不爽的相田里子。

「今吉翔一那傢伙吃準了我們沒有辦法拒絕,把什麼事情都算死死的,就算不是很大的錢但還是不想這麼簡單的就送出去。」

「我知道了,我會再去與Scepter 4交涉的。」

 

「不說這個,火神這傢伙怎麼還在睡?」相田問。

平時最鬧騰的就是火神了,突然這麼安靜實在不是很習慣。

 

「昨晚出了點事,Tiger沒睡好,我讓他休息的。」

「你太寵這小子了。」日向說。

「你還是這樣啊,冰室。」木吉笑笑地說。

 

「會嗎?我還嫌寵的不夠多。」

Tiger就是要寵的,因為是他,最重要的人。

 

「冰室你對火神太好了。對了,你知道最近王權者的異動嗎?」

「嗯……這件事我會去處理。因為這事最近內部不太安分,在我了解實情之前,必須先按下內部的狀況,木吉、日向、伊月。相田,有其他的事情必須要麻煩妳。」

 

王權者的異動跟那個夢,冰室辰也暗自思索。

 

「嗯?麻煩我的事?說吧。」

「來自無色之王的請求,說是其盟臣近日會來到東京,他有任務交予對方,希望我們這邊派人支援,妳的能力最適合最這樣的支援,可以嗎?」

「黑子的盟臣,灰崎祥吾?那傢伙很難搞,冰室你放心吧,我絕對會好好的調教對方。」

「那就麻煩妳了。」

 

12月21日,19點21分。

 

冰室辰也一個人站在了陽台吹著風,王權者們的狀況明顯的不對勁。

發生什麼了?

 

「辰也。」一件外套披到了自己身上,他沒有回頭也知道是火神。

「Tiger,那些王權者們最近很熱鬧呢,總覺得很令人在意。」微笑著朝對方開口。

「那就去問啊!」

「呵。真像是Tiger的風格,那好吧,只能去找一下這個國家的掌權人了。」

 

12月21日,20點42分。

 

「小赤司那邊的No.3死了,你想要知道的只有這些吧。這是與你們沒有關係的事,不要太介入王權者的事情對你們比較好喔,小火神的兄長,冰室辰也君。」

「感謝忠告,我想我知道我該怎麼做,黃金之王。」

 

不愧是掌管了日本五十多年的人,惡質的態度連隱藏都沒有。

 

 

***

 

 

12月20日,10點25分。

Scepter 4室長辦公室內,桃井五月抱著一疊報告。

 

「今天凌晨,帝洛No.3的『夜叉』——實瀏玲央被發現陳屍於距離其居所五百公尺左右的公園,已由赤之氏族回收了其屍體。目前帝洛方面還沒有任何的動作,Scepter 4的應對……」

 

桃井五月認真地報告著。

青峰大輝無聊地打了個哈欠。

 

『啪!』桃井手上的報告書直接砸到了青峰大輝頭上。

 

「五月!」被青梅竹馬這一下打到清醒的人怒視著對方,揉著被打得地方。

「阿大你給我認真一點,就是因為你都這樣懶散才會害我們一直被帝洛那些人說我們是稅金小偷都不做事情!」每次都要被帝洛那群人指著鼻子罵Scepter 4是領薪水不做事的公務員什麼的真是夠了,明明除了阿大其他人都很認真的在做事情。

 

「囉嗦死了啊五月。」

「什麼嘛阿大!我可是為你著想才說這些的!你每天都不處理文件好意思說嗎?」桃井指著青峰的鼻子嫌棄著,「而且你也不想想,我是為了誰才必須要講這麼多話!認真點啦不然又要被帝洛那邊的人笑話了!」

 

「看起來我出現得不是時候?」帶了點笑意的聲音,推開門走進的今吉翔一說著。

「今吉你也快來說說阿大,我明明在跟他說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要理不理的。」

「青峰的話,我一點都不會意外。桃井妳是在說實瀏的事情?」

「所以說那傢伙到底是誰啊!」一個兩個的都一直說什麼實瀏、實瀏的,根本不認識的人他關注也沒用吧。

 

「雖然早就料到了,但實瀏玲央好歹也是被稱作夜叉的帝洛No.3,你也記一下人吧。如果這樣你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的話,他可是公認的赤司的戀人?雖然現在帝洛方面還在沉默,不過赤司一點都不像會是沉默的人,他的威斯曼偏差值如果過高導致王權爆發——青峰,你也知道,這可不能當作沒事。」

「我為什麼要管——」

「這不是你跟『那位大人』的協定嗎?」今吉翔一的一句話堵死了青峰大輝。

 

辦公室內瞬間陷入了沉默。

在場三個人都知道今吉說的是誰,日本目前的最高領導者,黃瀨涼太。

 

而此時他的終端忽然響起,赤司征十郎來電。

 

「大輝。」

「赤司你想要幹嘛?」才剛講到就打電話過來,赤司沒那麼厲害吧。

「只是想想你也該拿到消息了,玲央的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敢違逆我的話插手,任何人都必須死。」

「那就不要給Scepter 4出手的機會。看來那個什麼實瀏的事讓你氣得夠嗆啊,赤司。」從赤司平穩的語調中察覺到了不對的青峰回話。

 

「之前就想說了,大輝你果然是野獸一般的直覺。」

 

通話被掛斷。

青峰大輝看著回復黑暗的終端機,臉色也有了凝重,赤司的狀況,不對。

 

達摩克利斯之劍在崩毀,未來開始走調。

 

 

***

 

 

12月19日,22點32分。

酒吧『帝洛』,店門口已經掛上了打烊的牌子。

 

赤司征十郎將實瀏玲央外加葉山小太郎兩人送到了店門口。

 

「赤司掰掰。」葉山小太郎朝赤司揮手道別。

「小征,我跟小太郎先回去囉,你也別太晚睡了。」實瀏玲央微笑著朝赤司開口。

「玲央,你是在命令我嗎?」

 

冷冷的語氣,赤司異色的雙瞳直直地盯著實瀏。

 

「欸?」有些愣愣地看著赤司,實瀏回答:「我沒有唷,只是最近小征都很晚睡,所以我有點擔心嘛。」

「無須擔心,玲央你也早點休息。」得到了回答的赤司表情變得柔軟,看著實瀏的笑臉,稍微柔了些語氣回答。

 

「好喔,那我先走了,小征。」

實瀏玲央笑得溫婉,轉身離去。

 

晚安,玲央。無聲輕喚。

赤司征十郎看著對方的背影,一紅一金的眼中溢出了溫柔。

 

跟實瀏玲央住在同一個方向的葉山小太郎與他一起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小太郎,明天是小征的生日,我要給小征的禮物包裝還差一個小地方,小太郎你自己先回去吧,我繞去商店買一下。」將手中的袋子拿起來與葉山小太郎看,那是他特意為赤司訂做的禮物,今天剛送到酒吧來的,全新的將棋。

「可是有點晚了,要不要我陪玲央姊你去?」

「我想要保密。小太郎你不會是不相信我的實力吧?」

「怎麼可能,玲央姊可是很強的。」葉山小太郎忙解釋。

「知道就好。」看著葉山諂媚的模樣,他笑了笑,伸手彈了一下對方的額頭。

 

與葉山小太郎道別之後他一個人繞去了商店買好缺的裝飾品。

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血來潮的想到附近有個偏僻的公園,因為過於偏僻附近沒有住宅,沒有光害的污染,所以就算是在城市之中也還是可以看到星星,之前跟小征一起來看,很漂亮呢。

 

12月19日,23點45分。

 

「嗯?已經有人先來了啊,這邊的夜色很美吧!你在這裡做什麼?我是實瀏玲央,你呢?」

「我是第七王權者.無色之王,我正在這裡等人。」

 

而對方在他措手不及的情況下忽然就開槍。

下意識地閃避卻沒有想到對方的準頭並沒有很準,結果反而是他自己把自己送到了子彈面前。

 

劇痛傳來的時候實瀏玲央已經倒在了地上,拿著的東西也散了一地。

「美好的夜晚……?沒錯,的確……是個美好的夜晚。」無色之王大笑後快意的離開。

 

等人?等他嗎?

開始分散的思緒,啊啊……要死在這種地方了嗎?

 

如果對方真的是無色之王的話,盯上帝洛的可能性也是很高的……不行。

 

他還沒有,跟小征說……

鮮血在身下蔓延,視線已經迷濛,他掙扎的要去拿落在不遠處的終端。

 

「呼……要……跟大家說……」

好不容易碰觸到終端的人用著染血的指尖滑著通訊錄,必須要聯絡到、必須,終於視線停留在了要找的人上,顫抖著按了下去。

 

「喂?實瀏你打來有事?」

「……千尋……呼、呼……」好痛,意識越來越不清楚。

「實瀏!你發生什麼事情了!」黛千尋的聲音染上了焦躁。

 

好痛,手,沒力氣了。

終端脫離了手上,掉回地面。

 

「……唔、千、千尋……聽……得到的話……」

「唔……、我很……高興……認、認識大家……」

「呼……幫、幫我……跟小征說,今、……夜月色很美……對不起,我,好像……回、不去了……。」

「哈……咳、咳咳咳!……小征。」

 

「實瀏?喂喂!」

 

小征。

小征。

沒有力氣再開口的人看著星河燦爛的天空。

 

……啊,小征,會不會生氣呢?

不過即使是這樣,即使是這樣……今夜的月色真美。

 

「征……。」

 

12月20日,0點07分。

 

「赤司,抱歉。……有個壞消息。」

 

染血的將棋,浴血的金色耳環。

槍聲終結了一切,所有的故事都從這邊開端。

 

 

***

 

 

青:

希望後續可以透過回憶殺把赤司跟實瀏之間的故事帶得完整戳人淚點(壞。

不過打這篇真的超考究的我覺得我快要死掉了,但好歹我還是打出來了,嗯,裡面的所有梗都請自己發覺,我自己覺得很有趣啦,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讓大家也覺得有趣XD

 

設定有更新CP部分,煩請再回戳一下那邊唷。

我希望這是個溫暖的故事,目標是全員HE,我可以的。

 

覺得火神跟冰室是老夫老妻什麼的,一定是錯覺唷w錯覺啦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r.Brick
  • 我就是要哭著給妳來留言啦wwww
    我不知道我會打多少wwwww在我情緒還沒有平復下來之前,本來想打些歡樂的吐槽,但是現在我沒有力氣了,那個等等吧。
    玲央wwwwwwww拜託我真希望他們幸福wwwwww
    赤司對玲央的溫柔更痛啦,他跟玲央說無須擔心,然後就遇到這種事情,天啊玲央要不要這麼無辜,看見是子彈偏了的時候我真心想罵髒話啊wwwwwwww
    好吧對不起我實在是無法冷靜wwwwwwwwwww
    對不起我現在想他們不要虧待彼此就好但是我沒有辦法停下來wwwwww
    天知道他們那些過去、現在,沒有這個晚上他們會有怎樣的未來,就算赤司的達摩克里斯之劍要掉下來多一天是一天,可是沒有這些如果QQQQQQQQ回憶什麼好捨不得但是真的好痛!
    我是真的很喜歡這一對啦wwwwww多希望玲央可以包容赤司多一天,一天就好,隔天是他的生日耶wwwww然後玲央就這樣,就沒有誰會再喊他小征了wwwwww
    我還想讓玲央陪著赤司下一盤棋,也哪怕只是一盤都好wwwwwwwww
    我的可是沒有用,故事裡也沒有如果啊(崩潰
    對不起真的不是妳的問題我超級愛妳超級感謝妳的,我只是覺得很心疼wwwwwwww
    然後再次對不起我現在真的笑不出來,歡樂一點的感想之後再補(欸
  • 說真的我被妳嚇到了我會告訴妳我在出去前會再更新一次嗎XDDDDDDDD
    不要哭啊妳哭了我就,霸更(壞)

    他們會很幸福的啦真的w
    我想說我要為了這樣沉重的劇情加一些笑點讓它不要這麼痛啊,我失敗了嗎?
    我不會叫妳冷靜但是我會要妳別哭OvO
    這些過去未來與現在都是有可能也無可能的,不過會挑這樣的切入點有部分是我想要呈現出『有些感情就是要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有機會落實』←如果沒有這事他們搞不好就繼續曖昧下去了

    我那時候看K就被隔天是安娜這事戳到眼淚噴了一地(喂)
    就,我想要寫寫中二巨巨跟暖系大姐吧(這啥啦XDDDDDDDDDDDDDD

    青嵐銀緋 於 2014/08/25 16:00 回覆

  • 訪客
  • 老夫老妻的火冰有什麼不好不寫嗎(閉嘴

    唉唷感覺很久沒看妳說什麼全員HE了www這次可以相信妳吧(嚴肅
    真的會全員都HE對吧不可以賴皮!!!!!!!
  • 沒有不好啊(?
    我寫得挺開心的雖然很想燒了曬恩愛的傢伙們(壞

    不是我很久沒有說是妳很久沒有看我的文了XDDDDDDDDDD
    會啦大家都會好好的,這是我的人生目標!我已經不做後媽許多年了好咩wwwww

    青嵐銀緋 於 2014/08/25 16:01 回覆

  • Mr.Brick
  • 好了我恢復了,可以來正常說話了(欸

    先來吐槽將棋,一直被cue超級無辜的XDDDD雖然巨巨應該會喜歡,不過在這種情況下實在是讓人心情複雜啊,明明是很漂亮的東西,但是ww染、血、了
    不過玲央說少了個裝飾品,我可以想像如果沒有意外發生,那麼巨巨收到的可能是一個粉紅色愛心包裝紙,粉紅色緞帶打上蝴蝶結的盒子XDDDDD

    然後尼桑大人不管是時間還是夢見的能力都很犯規啊XDDD
    同床共枕、辦宮在同一處,這樣真的好嗎真的好嗎真的好嗎?My Tiger尼桑你要不要再帥一點,還有寵得不夠多QQQQQ(噴鼻血
    小天使男友力爆表啊忽然,披外套什麼太sweet我都招架不住了(又不是給妳
    (刪)但其實我心裡的聲音是我好羨慕尼桑大人啊有人聽見嗎?(刪)
    這個一定要說,雖然黃瀨在這裡只有一句臺詞,但是莫名的,很帥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被打到(欸

    再來是小青峰好可愛啊,看他被五月教訓就有一種爽爽的感覺(壞
    說實話我非常期待在這個設定之下的阿大,一定很帥(?

    最後是那個,嗯,我應該不會再哭出來了赤司和玲央(。
    在開始之前先讓我嚎一聲小太郎好可愛(欸
    赤司掰掰,他說掰掰耶,完全可以想像那個畫面啊,小太郎的貓眼和小虎牙,說完掰掰後面搞不好還來個w,這真是可愛到爆,難怪玲央要彈他額頭(才不是這樣
    玲央的語尾助詞好煩喔wwwwww但是又好可愛喔怎麼辦(快夠
    果然他不管怎麼樣女性化基本都不會太崩(欸
    然後赤司的那句無須擔心真的是溫柔到爆,我又有畫面感出來了親愛的妳總是讓我痛並快樂著(?
    然後妳偷偷cue了他們之前有到那個小公園幽會(?)對吧wwwww喔喔喔我好想看喔,看星星什麼的超級棒啊,旁邊還有螢火蟲,然後微涼的夜風拂來blablablabla(不要自己腦補
    今夜的月色很美,巨巨聽得懂,吧?
    喔喔喔喔好虐啦wwww但是從玲央嘴巴裡面講出來意外的很合(崩潰
    黛也有夠帥的啊,光是二把手這個設定我就好喜歡,說話很嗆、有一點點的自我和宅(欸)但其實很沉穩的二把手(?
    耳環梗!最後將棋又被cue了一次,然後還有耳環梗!
    我等妳回憶殺啦,就算很虐我還是堅持要看(欸

    啊哦望望上面根本不是正常說話,大家都知道我是癡漢了(欸
  • 妳正常我也正常,我好久沒有看到如此之長的回復了啊順說(欸

    將棋部分的話就,因為巨巨喜歡嘛,我喜歡妳就是要為你準備你喜歡的事物(壞)
    你怎麼知道那是我理想的包裝(!)我覺得玲央姐超像會送這種包裝的人的耶wwwww
    染血是重點啊(?
    沒有寫出來怎麼Cue事後巨巨拿到的時候的心情啦TAT

    兄弟組撒糖撒得太開心,你知道的我對尼桑超偏心(壞),反正官方也沒有太多限制我就照我想要寫的來了,結果不小心寫得太爽了根本爆走(是說所有的梗都是我的私心啊!)
    小天使男友力爆表了吼www你們大家都很喜歡披外套耶XDDDDD這不是必備的嗎?(男友如果連這點溫柔都做不到可以考慮踹了啦><)小天使是尼桑的!尼桑的!

    有關黃瀨就,你要知道他是個很護短的人(?
    所以,他會這樣是正常的,我寫的也很開心wwww
    阿大一直都很帥啊,青組的制服我覺得他一定很適合,小桃也很適合XDDDDDDD

    小太郎我有想過要加w,可是怕會破壞氣氛不敢用(?
    掰掰超可愛的,我本來要打再見可是我就是覺得該打掰掰啊!這是小太郎耶!小太郎耶!超可愛的!
    彈他額頭,彈他額頭,這個是我超喜歡的點那樣wwwwwwwwwwww
    語助詞是重點啊,我自己會帶入我自己的講話方式耶XDDDD夠可愛吧(自己誇自己)
    不過我覺得玲央姐還是很帥,我好想讓他又娘又帥啊w
    無須擔心是我整個打下來最爽的一句話啦w我也有畫面感好不好,超棒的>//////<

    小公園幽會超,哦呵呵呵呵呵有機會當番外啊(?(有機會的話www
    赤司巨巨一定會知道的,不過我想到是由黛來說就有種奇怪的笑點耶?一定知道的!
    黛超帥的啦不過我一開始差點把他忽略(?)還好後來有把黛想起來,超好笑的可惡XD
    耳環梗妳等著!我會的!給我等著!都要被Cue啦(?

    就,妳害我也不是正常說話了,摳腳癡漢!

    青嵐銀緋 於 2014/08/25 16: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