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先閱讀過基礎設定再來閱讀此文w



德勒斯登石板。

七位王權者。

達摩克利斯之劍。

 

這是,七位王與其氏族,命運與羈絆的故事。



***



『砰!』槍聲劃破了夜晚。

視線裡頭是鮮紅色的血,跌倒在地的人有著一頭柔軟的黑色短髮,他看不清楚面容。

 

只有左耳上,金色的耳環染了鮮血,在黑暗中熠熠生輝。

 

現任的無色之王黑子哲也的能力是預知。

黑子哲也做了一個夢,不是醒來後可以笑笑不當一回事的夢,是充斥鮮血、眼淚、悲傷的夢。

 

醒來的時候還是他居住的那個大院,沒有任何不同。

 

正值八月,夏季夜晚的風帶走了白日的燥熱,坐在了院內的黑子哲也搧著風,不是他要這麼閒著無事可做,而是剛剛要去料理晚餐的時候被同居人給阻止並且趕出了廚房,他只能夠坐在這邊等待。

 

方才,在廚房的時候。

「黑子,你在幹嘛啊?」同居人灰崎祥吾無語地看著他,那時他正拿著刀與一條魚奮鬥著,對活蹦亂跳的魚束手無策。

實際握刀之後他才感受到好友火神大我良好的料理能力真的是令人驚嘆的一項技能。

「灰崎君特地釣的魚,不好好料理的話太浪費了。」

「出去,就你這個方法我會被你毒死。」

 

然後他就被趕出來了。

 

『鈴——。』虹村修造前輩來電,他一秒就接起終端。

「黑子,聽說最近有『另外一個無色之王』出沒?」沒有客套的問好,虹村修造直白的問。

他一瞬間頓了一下,果然虹村前輩收到消息的速度也很快啊。

「是的,我也收到了這樣的傳聞。對於這件事情我也不能理解,不過我已經開始展開調查了。」

「石板沒有問題,你不想黃瀨煩你最好趕快處理好。」

 

雖然在天空之上但是果然地上的事情沒有一件事情瞞的過虹村前輩,黑子哲也感嘆了一下,不過黃瀨君的話,應該早就收到消息了,目前的沉默大概只是,還不到時間而已。

「是,有了頭緒後暫時可能要把灰崎君交給您了,虹村前輩。」

「那傢伙不是一直以來都我在管的?說起來那小子之前來我這邊的時候弄壞了我一半的設施就給我跑了裝死,不把他操到死我可不會罷休。」聽出他口中的語意,虹村在電話那頭的聲音挑上了刻意的狠戾。

「果然是前輩的風格,不過要把自己辛苦教出來的人交給前輩,就算知道你們的感情,我還是會不甘心的。那麼就先這樣了,灰崎君出來了。」

「掰啦。」

 

結束了通話。

灰崎祥吾還在廚房裡面奮戰,暖風吹在了身上,黑子哲也思考著最近聽到的傳聞。

 

新的無色之王。

他還好好的,不可能會有新任的無色之王,還莫名地做了那樣一個夢。

石板那邊還好好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沒有半點問題,那麼,是哪邊出了差錯?

 

「在想什麼?」灰崎祥吾端著料理好的魚走了出來後就看到黑子哲也凝重的臉色,開口。

「之前灰崎君提到的,另一個無色之王的事情。」

「反正一定是不知道哪個無聊的傢伙,敢來找事情的話,就宰了他。」危險的笑著,灰崎祥吾將手中的料理放到了桌上。

「灰崎君還是老樣子,我開動了。」

「囉嗦。」

 

之後他們依舊是持續的調查著另外一個無色之王,但對方像是消失了一樣忽然就失蹤了四個月。

 

12月21日。

 

「黑子,赤司那邊的三把手實瀏玲央死了。」

灰崎祥吾把這個消息帶給黑子哲也的時候,黑子哲也正在餵食他養在池中的錦鯉,不小心手抖了一下多灑了一堆飼料進去池裡。

「赤司君的反應呢?」

「那種事情我怎麼可能知道!不過赤司的威斯曼偏執差本來就快要超過臨界值了,我看也差不多是極限了。」

對於看高高在上的人出醜這件事情向來樂此不疲的灰崎祥吾嘲笑的說著,一邊將手中的資料往黑子處丟去,黑子哲也下意識地接住。

 

「不,如果是赤司君的話,一定沒事的。」

「黑子你對那傢伙太信任了,赤司那個傢伙只是個自大過頭而已,不要太把他神化了!」

 

自大嗎?赤司君的話,應該是絕對的自信。

不過灰崎君比平常還要焦躁,黑子哲也看著理應算是自己徒弟但其實跟自己同歲而且一點都不把自己當成師傅的灰崎祥吾,赤司君的事情大概也影響到他了,這樣定論。

 

「赤司君的問題先不管,我相信他會處理好。這邊有另外一件事必須要麻煩灰崎君。」

那個人不會是默不吭聲的人,不過牽扯到了實瀏君……希望赤司君沒事,雖然這種想法本身來講也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

 

赤司征十郎與實瀏玲央的關係,就已經註定這件事情沒有好好解決的可能了。

 

「之前提到的『另一個無色之王』的線索我已經找到了一些,不過這件事必須我一個人去調查清楚。」嗯,幕後的黑手還沒有浮現,他必須暫時隱匿到幕後去調查。

「我打算離開一陣子,前任無色之王黑子哲也會『死亡』。這段時間新任無色之王應會出現,如果此人為惡,就麻煩灰崎君了,畢竟虹村前輩可是特地想辦法幫你弄來了唯一一把可以斬殺王的刀『貪狼』。」

 

說起來貪狼交給灰崎的時候,黃瀨君還打電話過來義正詞嚴的抱怨了一把,灰崎君樹敵的能力真的很可怕,虹村前輩真的很寵灰崎君。

 

「對了灰崎君,我離開的這段時間,暫時將你託付給虹村前輩了,請務必不要給虹村前輩帶來困擾。」

雖然那個人大概不會介意,還會很樂意灰崎君找麻煩,因為每次灰崎君找麻煩就是給虹村前輩理由對灰崎動手就是了。

 

「囉嗦!我想要做什麼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你要走就走關虹村那傢伙什麼事!」

「真是抱歉,但你現在的戶籍確實是冠在虹村前輩那邊,灰崎君。」

「你——!」

「總之,我已經跟虹村前輩溝通過了,那麼之後的事情就麻煩你了,灰崎君。」

 

看著不甚情願但並沒有拒絕的灰崎祥吾,某種層面來說他現在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虹村前輩總是喜歡刻意的逗灰崎君,灰崎君的反應真的很有趣。

不過『另一個無色之王』、『實瀏玲央的死』,這兩件事情怎麼想都不像是巧合,尤其實瀏玲央是雖然沒有公開承認,但已經普遍被認可的『赤司征十郎的戀人』。

 

沉睡的老虎不是貓,被惹怒的赤司征十郎會如何,誰都不知道。



***



12月19日.23點58分。

 

實瀏玲央死亡的消息,第一個收到的不是赤之氏族,而是黃金氏族的『非時院』。

作為這個國家實際的掌控者的人總是可以在第一時間得知到這些消息,尤其死去的人事關重大,兔子們在第一時間就將此事回報給了黃金之王.黃瀨涼太。

 

「實瀏玲央啊,這樣的話……」

小赤司會暴走。

比誰都還早看出了赤司征十郎與實瀏玲央之間的雙向單箭頭的人托腮想。

 

真的要說的話他本身不具備感傷這個感情,目前來說。

死去的人是一直想方設法與非時院作對的帝洛的成員,這方面來說,他根本不需要為其感傷。

 

「第二個白金隕坑?」

上次掉劍死了七十萬人,不可能再放任一次這種事。

尤其小赤司的話,搞不好七百萬人都有可能。

 

12月20日.12點42分。

 

非時院內部的會議,最高位坐著黃瀨涼太。

圓桌繞著其他四個人,分別是非時院四大支柱——笠松幸男、森山由孝、早川充洋、小堀浩治。

 

「赤之氏族帝洛的No.3實瀏玲央於19日晚間23點58分被人射殺,赤之氏族目前按兵不動,但以赤司征十郎的個性不可能放過對自己出手的人,是要介入干涉還是靜觀其變?」

此刻正在報告的是笠松幸男,黃瀨涼太習以為常的開始走神。

 

小赤司的話,就算想要介入也會被阻止的吧。

 

「黃瀨你給我認真一點!」發現黃瀨在走神,笠松幸男飛踹,一下踹醒了走神的人。

「好痛!前輩又踹我。(*)」捂著被踹的地方,黃瀨哭喪著臉看著笠松幸男。

「那就不要給我走神,這麼重要的事情還走神你是想死嗎!」

 

「可是,如果帝洛就這樣垮了,對我們來說,是好事呢。」

 

一瞬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在場的眾人都不是傻瓜,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Scepter 4是表面上看起來與他們競爭的對手的話,帝洛就是暗地裡想要吃掉非時院的組織。

能夠讓帝洛這樣垮掉,沒道理不做。

 

「就算是那樣也要給我好好開會!」巴了黃瀨一下,笠松繼續開會。

「好嘛。」

 

「新任的無色之王——風月純,男,十八歲,生日是七月七號……,能力不明。」繼續的報告著。

「居然還有前輩不知道的資料,感覺會很有趣啊,純君。」

 

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小黑子離奇的死亡,新出現的無色之王,死去的實瀏玲央。

知道了一切的人琥珀色的眼睛中沒有半分笑意。

 

12月27日.14點27分。

 

只有他跟笠松幸男的場合。

 

「黃瀨,赤司被青峰逮捕,關入了Scepter 4專屬的牢房。」

「小赤司做了這個選擇嗎?該說,真不愧是小赤司。」

「你有頭緒了?」

「前輩也該有了不是?」

「突然冒出來的新任無色之王,三年前就開始有異樣的赤司,行動起來的灰崎,全部都是同一個原因吧?」

 

「是啊。」

黃金的王權者坐在了王座上,微笑,嘆息著的語調卻是冰冷入骨的眼神。

「一個不知道哪邊來的傢伙居然想要崩壞『王的體制』,還真是讓人不爽。好歹我也是,黃金之王啊。」語氣森然,有誰正計畫著打破他所統治的一切,不悅至極。

 

黃瀨這傢伙,認真了。笠松幸男想。



***



青w

*解釋:小黃年紀比笠松大,叫前輩是因為尊敬,原因後面會提到。

我,是,神經病,誰,都不可以阻止我走在OOC這條路上回不來啦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