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是常規的約會,也並非是習慣的過程。

 

  跟西瑞約好了之後萊恩的生活又回復了日常的作息,照常地上課、出任務、跟大家吃飯,並沒有特別的不同,唯一的差別大概是這一個禮拜以來他都懷著雀躍的心情在等待著約定之日的到來,雖然他的雀躍大概只有他有發現。

 

  時間總是在人們所無法預料的地方快速地奔騰而過,就在萊恩.史凱爾還沒有建設好所謂的『第一次約會的心理準備』的時候,一個禮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不知不覺之間,已經來到了週五的晚上。

 

  因為是第一次約會,所以打算提早開始準備的人在晚上八點鐘的時候就已經處理好所有的雜務,站在床前開始收拾明天要帶的東西,床上滿是他覺得有可能會用到就先拿出來擺的物品,因為種類繁多,剛拿完的人有些無法下手。

 

  「約會要帶什麼?」打給歲問嗎?但是這種事情都要麻煩歲的話……萊恩嘆氣。

 

  大部分時間來講萊恩.史凱爾其實不是一個太講究的人,這點從他總是整理了跟沒整理一樣的衣服、有存在跟沒存在一樣的存在感就可以發現,講得好聽點是沒有世俗的追求講得難聽點就是隨便。

 

  但就算是他這樣隨興的人在遇到了跟喜歡的對象的初次約會的時候,也不免認真了起來。

 

  雖然還不至於到連時間表都要詳細地訂定到分秒不差,但行前的準備他依舊是鄭重地對待著,只是從來沒有跟人家約會的經驗,他不免有些無從下手,拿著空蕩蕩的後背包,他深呼吸,表情凝重得如臨大敵,對床上亂成一堆的物品出手。

 

  衛生用品?塞。

  通聯產品?塞。

  幻武兵器?塞。

  各式符咒?塞。

 

  把所有能夠想得到的東西都塞進了包包之後,本來扁扁的一個後背包被塞得滿滿的,他硬是拉起了拉鍊讓後背包脹得就像要爆開,本來這樣就好了但是看著床上還遺留的東西,他還是覺得有所不足,於是好不容易塞好東西的人只好再把東西又拿出來放了滿床,再次開始挑東西。

 

  不過不管他怎麼換內容,都會放一堆的幻武大豆,哪怕他們要去的地方明明只是原世界的一個遊樂園基本上根本用不到這些武器。

 

  就在他來來回回地把東西放進去包包又拿出來幾趟之後,時間已經不知不覺地又溜走了好幾個小時。

 

  準備了一個晚上也沒有任何確實成果的人在看到指針已經默默指到了十二點的時候終於放棄,將東西隨便地塞滿包包後躺到了床上打算睡一覺明天起來再說,但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其他什麼,本來好眠的人卻一直無法入眠。

 

  一天不睡是不至於影響他的精神,嘗試入眠卻未能成功的人乾脆放棄的睜著眼睛死命地盯著天花板,又不想做任何事,他於是開始了枯燥的數羊,只是羊數一數之後莫名地就變成了數西瑞。

 

  「九百九十七隻西瑞、九百九十八隻西瑞、九百九十九隻西瑞、一千隻西瑞。」

 

  『喜歡他就是,你無時無刻會想著那個人!連睡覺都要想著喜歡的人,恭喜你已經喜歡對方到無可自拔的程度了!』不久前查到的資料又跳過腦海之中,數到了一千隻西瑞的人更睡不著了。

 

  強迫自己閉眼,就這樣一夜無眠到了隔天早上。

 

  『鈴鈴鈴——。』鬧鐘響起來之後他反射性地從床上跳下,換下了昨天就拿出來的衣服,去浴室進行了簡單的梳洗過後,萊恩.史凱爾背上了他那包根本不像是要去約會的超巨大後背包,就準備要出門。

 

  才一離開房間他就看到了搭檔雪野千冬歲迎面走來。

 

  「早,萊恩你要出去?」看著萊恩身上的便服加背包,雪野千冬歲有些訝異地挑眉,除了萊恩要回家的時候他真的很少看過對方除了制服跟白袍以外的衣服,不過皺成這樣,這衣服真的有洗過嗎?

 

  「早,嗯,約會。」簡單地向千冬歲問早後他直接告知對方自己的行程。

 

  「這樣啊,你要去約會……咳,萊恩你說你要去幹嘛?」萊恩要去約會?被自己口水嗆到的人不敢相信地看著萊恩,雖然他是說過要對方帶女友去約會但是本來以為萊恩的個性不會這麼早想明白結果才過一個禮拜萊恩就說要去約會?

 

  對方長得跟飯糰很像嗎?不然萊恩這個飯糰偏執控加家族控怎麼會這麼的有行動力?還是應證了原世界那句『悶騷一但談戀愛就會變得很火熱』?

 

  沒發現自己也開始吐槽的雪野千冬歲故作鎮靜地推了推眼鏡,盯著萊恩。

 

  「約會。」再次回答了千冬歲的問題,萊恩說完就要出門。

 

  「你給我等一下!」看著就那樣要離開的萊恩,千冬歲拉過對方並大吼:「你第一次去約會就穿這樣?萊恩你到底有沒有常識啊!」指著萊恩身上活像是鹹菜乾的衣服,雪野千冬歲不敢相信自家好友居然會沒有常識到了這種地步,到底誰會第一次約會穿這樣的衣服!

 

  這樣的衣服女方會直接甩了萊恩吧!不行,他一定要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

 

  「歲?」萊恩不解地看著千冬歲,他平常都是這樣穿啊,不然?

 

  「你給我過來!我幫你換一套衣服,穿成這樣你不被對方甩了才怪!還有你為什麼要背這麼大一包的行李?你是把房間所有的東西都裝進去了嗎?」雪野千冬歲大吼著拖著萊恩準備去換衣服,被拉著的萊恩看著滿臉認真的好友,不解。

 

  西瑞穿的衣服也很特別,他覺得挺適合對方的。他的包包真的很大嗎?看著雪野千冬歲興致滿滿的眼睛,這個模式的千冬歲無法拒絕也不能拒絕,啊……這樣不會遲到吧?

 

  雪野千冬歲將人拉回了自己房間內就開始翻衣櫃,拿了幾件在萊恩身上比劃後發現自己的衣服對萊恩而言大概太小之後,盯著還在茫然狀況的友人,他狠心地咬牙翻出了被他珍藏在衣櫃裡頭的一個盒子。

 

  「我可是為了你把夏碎哥的衣服都拿出來了你要是沒有成功地完成這次約會你就死定了。」一邊碎唸一邊打開盒子,裡面是不久之前他從藥師寺夏碎那邊拿到的衣服,一件黑色的立領襯衫。

 

  「快去換!還有你包包我順邊幫你看了,你到底放了什麼為什麼會這麼大一包?」一邊將人推去換衣服千冬歲一邊說。

 

  「好。我沒特別放什麼。」根本沒有辦法拒絕氣勢全開的千冬歲,萊恩拿著手上的衣服前往浴室做更換。

 

  「啊萊恩你順便把頭髮綁起來!」一般說著一邊拉開了背包的拉鍊打算幫萊恩好好整理,結果才一拉開,雪野千冬歲的臉就全黑了。

 

  一整大疊的符咒、混得亂七八糟的幻武大豆、全部皺成一團的護符、根本不可能一天用完的衛生用品,背包裡頭就像是異次元的空間充斥著各式各樣根本沒必要帶去的東西,他黑著臉一一地幫萊恩拿出,只留下了有可能會用到的一些基本用品,頭痛的感覺越來越嚴重。

 

  而在他做著這件事情的同時,萊恩也換好了衣服出來。

 

  「歲。」

 

  「萊恩你到底為什麼要帶一堆根本用不到的東西——」一轉身就被迫消音,雖然早就知道萊恩長得不差但是雪野千冬歲還是被震撼到了,果然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這句話沒騙人。

 

  「真的很多用不到的東西?」看著被千冬歲挑出來的不必要的物品以及縮水到剩下三分之一大小的背包,萊恩確實感到有些失落,畢竟那些東西也是他昨天準備了一個晚上的心血,不過失落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你是去約會不是去打架,沒必要帶那麼多武器,還有你們只去一天,也不需要塞那麼多用不著的東西。這些用不到的我幫你送回去你那邊。」千冬歲無奈地回答著。

 

  「謝謝。」

 

  「謝什麼有我出馬你就放心好了一定會讓那個女的對你死心塌地的!啊我跟你說……」拉著他又說了一堆話之後,「好了你也差不多該走了吧?」看了下時間,雪野千冬歲終於願意放人。

 

  而這個時候離約好的時間剩不到十分鐘了,他正要放傳送陣離開的時候搭檔又飄來了一句話:「記得去買一束花!情侶間送這個百試不爽。」

 

  花?西瑞會喜歡嗎?完全在打算之外的插曲,但秉著對搭檔的信任他還是又抽時間跑去了花店。

 

  從來沒有買過花的人對著琳琅滿目他認得出半朵就是奇蹟的花店感到了挫敗,正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的時候,店主就上前了,是一個笑得很溫柔的女人。

 

  「您好,請問是要買花嗎?」聲音如同給人的感覺一樣,有著無限的溫柔。

 

  「嗯。」

 

  「那這位客人有屬意要什麼花嗎?還是需要我為你介紹?」大概是看出來他的侷促,又或是常遇到他這種想要買花卻完全摸不著頭緒的人,店長熟練地應對著。

 

  「我要買花送人,不需要介紹。」直接表達了自己的目的,時間本來就沒有很充裕,再多拖延西瑞也不知道會不會跑掉,依對方那種來去一陣風的個性非常的有可能。

 

  「送人的花束嗎?那對方跟您的關係?」店長微笑著問。

 

  「嗯,是戀人。」是戀人,想著他不免放柔了表情,明明對方不在眼前。

 

  「好的,那客人有特別想要與對方傳達的話嗎?」

 

  「只喜歡你。」

 

  喜歡,在他觀察了一堆情侶以及翻了一堆書之後的這一個禮拜內,他確實開始分得清楚現在心情只是單純的悸動還是確切的喜歡,雖然還只是一點點,但那與他對飯糰的喜愛或是對家人的維護不同,確實可以稱得上是,戀人的心動。

 

  「這樣啊……看您的表情是很喜歡的對象呢,這樣的日子裡用大紅的熱烈紅玫瑰感覺不是那麼適合呢,香檳玫瑰如何呢?它的寓意是『只鍾情你一個』。」指了店內的香檳玫瑰,店長微笑地問著。

 

  「就它吧。」順著對方指的地方看過去,映入眼簾的是與一般常見的各式玫瑰那種濃烈且純粹的顏色截然不同的花朵,是有點甜蜜、柔軟的奶油色。

 

  「好的,請稍等一下我為您包裝。」店長轉身去拿包裝紙。

 

  花束以十一枝香檳玫瑰為主體搭上了金魚草,包裝紙是淺黃色的皺紙加上網紗、羽毛等修飾,採單面包裝的方式,看上去落落大方,而等到店長包好花他結完帳之後,已經是十點十五分了,離他們約定的時間整整晚了十五分鐘。

 

  「多謝惠顧,歡迎下次再光臨。」



  ***



  同時間,約定好的遊樂場。

 

  視線又一次地移到了手錶上,已經距離約好的時間晚了十五分鐘,他的不爽已經攀到了最高點,居然敢拖他的時間!是不知道他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嗎!西瑞.羅耶伊亞不滿地想,等他抓到那個沒事就不知道跑哪去的傢伙一定要打到對方吐出來。

 

  再一次看了時間,又過了三秒,所以說萊恩.史凱爾那傢伙到底要拖多久!不滿地來回踱步,怒氣沖沖的人卻沒有想過要直接地離開。

 

  「西瑞。」就算是在大排長龍的人潮之中西瑞的髮色依舊是過分的顯眼,甩了傳送陣到偏僻角落就奔跑過來目的地的萊恩叫著背對自己的人。

 

  「你是在拖什麼!等——」聽到了萊恩的聲音之後西瑞一邊抱怨一邊轉身,然後抱怨聲就在看到萊恩後戛然而止。

 

  簡單俐落的黑色立領襯衫扣到了上面數來第二個鈕釦,微微的可以看到一些鎖骨,黑色素面的牛仔褲因為沒有整理好的皺褶為它添了一些年輕的感覺,萊恩腳下踩著一雙黑色的帆布鞋,平時都會散下來的頭髮被用黑色的髮帶綁了起來,連那雙青藍色的眼睛都露出來了。

 

  側背了一個運動型的後背包,右手捧著剛從花店買來的玫瑰花,他現在的存在感強烈過分,與西瑞站在一起就是兩個極端,引起不少的路人們側目。

 

  而看到了改頭換面的萊恩,西瑞.羅耶伊亞的第一個反應卻不是驚訝而是不爽。

 

  「哪個人幫你弄了這麼寒酸的衣服!果然不是誰都有本大爺這種眼光的嗎?下次出門本大爺幫你準備跟我一樣有品味的衣服啦!就是要我這樣的才叫做藝術!」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自己身上的海灘襯衫展示給萊恩。

 

  萊恩這才仔細地打量起西瑞今天的造型,依舊是聳立的七彩色頭髮,對方身上的衣服這次印著大大的『江湖一把刀』的字樣,下半身則是大紅的海灘褲加上夾腳拖,特立獨行甚至有些不莊重的搭配,但在他眼中卻怎麼看怎麼可愛。

 

  很可愛,西瑞的頭髮也好,衣服也好,人也好,真的很可愛。這樣想著的萊恩.史凱爾沒有發現自己的眼光已經開始受到了自家戀人的影響。

 

  「好,下次一定給你幫我準備,西瑞。你今天這樣,很好。這個給你。」稱讚著對方今天的打扮,萊恩將手中的花遞到西瑞面前。

 

  「就說我的品味果然很好吧你果然會欣賞!」被誇獎了品味的人大力地拍著萊恩的肩膀,接著話鋒一轉:「你這是在討好本大爺?告訴你敢讓本大爺等你這麼久你回去沒有跪個幾小時算盤別想本大爺會放過你!」

 

  差點就被這傢伙給收買忘記要罰萊恩跪算盤的事情了,西瑞.羅耶伊亞金色的眼中映入了艷麗的花束,根本與浪漫這件事絕緣的他還是在一瞬間感到心跳漏了半拍。

 

  「這麼大一束花你等下是要怎麼玩!」雖然是抱怨但西瑞還是接過了花,明明就是率性得有些過頭的人卻在接花的時候動作放得很輕,大概是連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溫柔。

 

  萊恩看這這樣的西瑞,淺淺地微笑。

 

  「忘了考慮這件事情了,不過原世界的遊樂園的話,找一下旅客置物處就好了。」說著看了一下四周,良好的眼力讓他簡單地就在黑鴉鴉的人潮中找到了佔據一面牆的旅客置物處。

 

  帶著西瑞走了過去,萊恩掏出了硬幣投入機器,將花束放進去之後鎖好門設定好密碼,一轉身就看到盯著置物櫃雙眼放光的西瑞。

 

  「怎麼了?」

 

  「本大爺在想我那個佛光天堂樂園可以弄個內臟回收處或是借放處,如果怕自己玩到一半掉出內臟可以先借放在裡面,不想借放也沒關係,回收處專門回收客人掉落的內臟,事後客人找不到自己內臟的話還可以花點錢來領回去,一舉多得,本大爺果然很聰明。」完全沒有發現自己講了多麼令人驚恐的話的西瑞雙眼放光地盯著旅客置物處。

 

  看著這樣的西瑞,果然跟醫療班的九瀾前輩是兄弟嗎?萊恩內心這樣感慨。

 

  「我們先去買票吧。」牽起了西瑞的手,萊恩忽略了對方的話。

 

  購票處因為恰逢周末,於是早早的就大排長龍,萊恩沉默地等著,但是身旁的人卻沒有他那麼的有耐性,在排了大概十分鐘後就開始焦躁。

 

  「下次早點說人會這麼多.本大爺先包場!想玩到爽就玩到爽!」西瑞不滿地朝萊恩抱怨著,身為羅耶伊亞家的暗殺者,做事情的效率一直以來都是他的準則。

 

  「包場會造成別人的困擾的。而且……」萊恩想到了前一晚上網查的資料,看著西瑞明顯不滿的金色雙瞳,再度開口。

 

  「情侶一起排隊是一種浪漫。」

  「本大爺跟你又不是情侶。」

  「那戀人?」不是情侶就只能是戀人了,一直線的思維方式讓萊恩直接地講出了自己的看法。

  「靠,得寸進尺了你!」西瑞作勢要打,如果沒有因為害羞而紅掉的半邊臉的話,看上去還是很有威懾力的,萊恩心想。

 

  「西瑞,這裡不是守世界。還有,我們到了。」不知不覺已經輪到了他們,萊恩拉了一下西瑞的手,西瑞一下子就冷靜下來,而他們倆都沒有發現,他們已經開始受彼此影響了。

 

  這個遊樂園只要買了入場門票後就可以無限暢玩裡頭的所有設施,買完票進來後萊恩拿著遊樂園的地圖思考著路線的時候,西瑞就拉著他直接往入門就看到的設施奔去。接下來一個上午他們就是看到了什麼就去排什麼設施,雖然途中西瑞一直在嚷嚷著不夠刺激,不過他還是可以知道對方是開心的。

 

  午餐的時候他們是在遊樂園內的餐廳解決的,本來想要自己帶便當但是西瑞的胃口就算準備了用手拿大概也不夠,原世界又不能隨便的用術法,出於這樣的考量他於是決定直接去遊樂園內的餐廳解決,雖然貴了點但是他也不是沒有自己在賺錢。

 

  點了一大堆的東西之後他們挑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來用餐,期間西瑞一直用掃蕩的方式解決著桌上的食物,他看著對方豪邁到有些粗獷的吃法,只是覺得就連這樣的西瑞都可愛的讓他想要吻上,為了克制自己在公眾場合做出這種行為的衝動,他只是一個勁地餵對方吃東西。

 

  「多吃一點。」

  「不用你說本大爺也會吃!」

 

  等到吃飽喝足之後,西瑞一邊喊著要征服遊樂園裡頭的所有設施一邊又拉著他開始了行動。

 

  「哈哈哈哈這個遊樂場也被本大爺征服了吧!話說你就帶我來這麼無聊的地方?下次我來安排行程保證讓你玩到死!」所有的設施都被他們坐過之後西瑞朝他這樣說著。

 

  「還有一個。」

 

  他看著西瑞,雖然抱怨著但是依舊玩完了所有的設施,不坦率的地方可愛到讓萊恩覺得自己的心跳又開始加速了,但他只是牽起對方的手,然後另外一隻手指向了遊樂園裡頭的一大地標——摩天輪。

 

  時間正是黃昏,太陽落到了一半,摩天輪的背景是橘黃色的天空,氤氳了一片溫柔。

 

  萊恩忽然想起來他早上要離開的時候千冬歲與他的對話。

 

  「其實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會跟莉莉亞在一起呢,畢竟你對她真的很好,我還在想除了莉莉亞哪個女的有辦法接受你這樣。」千冬歲調笑地朝他開口。

  「很活潑的人。」

  「是嗎?那跟你不就剛好互補了。」

  「大概。」

  「好了,我剛剛都說了一定會讓對方離不開你的!讓我來傳授你幾招吧,根據資料來看女生都喜歡浪漫,萊恩你們要去的遊樂園應該有摩天輪吧?」

  「嗯。」

  「那一定要帶她去坐,然後……」

 

  「這麼慢的東西你確定要上去?」忽來的話拉回了萊恩跑走的思緒,才一回神就看到了西瑞嫌棄地看著緩慢移動的摩天輪,有些不情願地問著。

  「西瑞。」

 

  想跟對方一起坐,在聽了千冬歲告訴他的傳說後。

 

  摩天輪的傳說,一起坐摩天輪的戀人最終會以分手告終;但當摩天輪達到最高點時,如果與戀人親吻,就會永遠一直走下去。傳說摩天輪的每個盒子裏都裝滿了幸福,當人們仰望摩天輪的時候,就是在仰望幸福。

 

  「好啦!還不快走!」

 

  看著萊恩堅持的雙眼,拗不過的人拉著萊恩上了摩天輪,明明標語就寫著不要大力地晃動但是西瑞還是用力地晃動著,畢竟如果只是平穩的上升對他而言少了一點趣味。

 

  而萊恩只是沉默地看著也不制止,等到摩天輪快要上升到最高處的時候,他忽然地欺近西瑞的身,對著喋喋不休的唇吻了下去,一開始只是簡單的碰觸,很快的他就不滿足現狀而伸出舌頭撬開了對方的唇瓣,舌尖靈巧地探入,與西瑞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彷彿在抵死纏綿。

 

  這個人是喜歡的人,這樣想著的萊恩吻得更是起勁。而西瑞只是死死抓著他的領子,沒有拒絕也沒有推開。

 

  「幹!你幹嘛沒事突然吻上來!」好不容易被放開,他們已下落到一半,西瑞臉整個都紅掉了。

 

  「歲跟我說摩天輪的傳說,一起坐摩天輪的戀人最終會以分手告終;但當摩天輪達到最高點時,如果與戀人親吻,就會永遠一直走下去。」

 

  「這種東西你也信?你敢出軌本大爺就親自廢了你!這個世界上敢招惹羅耶伊亞家族還不負責的傢伙根本還沒有出生!算了算了,愛妃如此厚意,本王就勉為其難地配合一下你好了。」本來嫌棄的人在萊恩仔細的注視中漸漸地改口。

 

  「嗯。」


  微笑著,他牽著西瑞的手,沒有戳穿對方紅透了臉的事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