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來得太快就像是龍捲風。

 

  不管對象的性別是男是女,年齡是大是小,長相是美是醜,身世是好是壞,都沒有關係,愛情來得太快就像是龍捲風,只要被捲入就是讓人改變得面目全非的狂風暴雨。

 

  而即將被捲入這場龍捲風的兩個主角——西瑞.羅耶伊亞跟萊恩.史凱爾,在此時此刻,愛情悄然萌芽的開始,都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



  ***



  「幹!」

 

  時值假日,Atlantis學園內的路上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們存在,忽然一陣大聲的咒罵,伴隨著傳送陣出現的少年有著會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七彩頭髮,他金色的眼睛裡頭滿是不爽,被引起注意的學生還沒來得及細看少年,對方就開始奔走。

 

  奔走中的西瑞.羅耶伊亞用力地甩掉獸爪上還殘留著的血跡,但卻沒有管自己身上滿滿的還沒有弄乾淨的血跡,只是急急忙忙地在校園內奔跑著。

 

  靠靠靠靠靠靠──!

 

  西瑞.羅耶伊亞一邊跑一邊罵,家裡給錯了資料,不對為什麼羅耶伊亞家會得到錯誤資料!反正不知道是哪來的不長眼的妖道角銃康他害得他多花了比預計時間多了三倍的時間才完成了任務,還不能中途離開結果一整個任務完全沒有時間去廁所!

 

  被他知道資料是誰送來的那個傢伙就完蛋了!他免費幫對方做全套服務直接送對方去報到!

 

  去任務之前老三那傢伙又不知道哪邊發神經給了他一杯什麼『全知全能大補帖』飲料,他不想喝還硬是被對方給灌了下去,所以說果然老三也是在耍他對吧!等他去完廁所老三那傢伙就知道了!他一定要把對方放在家裡那些收藏品都給拿去砸爛!

 

  尿急的人完全沒有想過自己其實可以用傳送陣這樣便利的方式,或是可以直接在目標家就近解決,只是怒氣沖沖地奔跑著,什麼都想不到。

 

  而等到西瑞.羅耶伊亞匆忙的奔入廁所拉下拉鍊,終於放鬆下來的時候……

 

  「午安。」

 

  幹——!!!被嚇了一跳導致憋了很久的液體直接宣洩而出,西瑞.羅耶伊亞愣愣地看了突然出現在旁邊的人至少有了三秒,然後怒吼聲像是要震破整間廁所似的從男廁之中傳出,連遠在廁所之外的地方甚至都可以聽得到。

 

  「萊恩.史凱爾!」少有的正經叫法,聲音裡頭滿滿的不爽如果是不知道的人聽了可能還會以為萊恩是欠了他幾百萬還是跟他有血海深仇。

 

  「嗯。」突然出現在旁邊的人有著一頭灰藍色的半長髮,長度莫約到肩膀,瀏海直接蓋掉了萊恩的眼睛,隨處可見的白色T恤加上牛仔褲,衣服看起來像是從沒有整理,活像鹹菜乾,白白浪費了180公分的完美身高。

 

  萊恩不鹹不淡的回應明顯引來了西瑞更大的不滿。

 

  「你沒事突然冒出來幹嘛?這麼想要早死本大爺可以幫你,認識的就算你七折好了!」因被嚇到,他快速地穿好褲子,朝萊恩吼著,但對方依舊是面無表情,幹這個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所以說到底如何從被遮住的臉上看出對方是面無表情的。

 

  「一開始就在,還有我沒有想死。」淡淡地回答,萊恩認真地看著滿臉不爽的西瑞。

 

  雖然看不到對方的眼睛但是那種火辣辣鎖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卻怎麼也無法忽略,不是很習慣被人這樣仔細盯著的人正要搬出他那套像是威脅又像是害羞的言論的時候萊恩又開口:「你的拉鍊忘了拉。」

 

  「你沒事關注本大爺的拉鍊做什麼?還有你明明是忽然冒出來的怎麼可能是一開始就在!本大爺的反追蹤能力可是頂港有名聲下港尚出名的好,快從實招來!是不是你肖想本大爺青春的肉體直接講就好了我又不會不讓你看,我們都什麼關係了!」

 

  「沒有關注。沒有突然。沒有肖想。」一個問題一個答案的認真回答,萊恩的語氣依舊是平靜過份。

 

  而且他確實是一開始就在,只是西瑞進來得太匆忙才沒有發現到,還有他可以近身靠近羅耶伊亞家的人不被發現這件事情在國中的時候就被對方親口稱讚過了。

 

  「靠!本大爺這種天上地下絕無僅有的藝術你居然不懂得欣賞!」直接忽視掉了萊恩的前兩句話,西瑞的重點完全放在了身為他的『戀人』的萊恩.史凱爾居然對他一點肖想都沒有!

 

  虧他還以為對方是因為對自己的……不對他幹嘛這樣以為?

 

  等等,他確實是在跟萊恩.史凱爾交往沒錯吧?怎麼感覺哪裡怪怪的,這樣想著越想越煩的西瑞乾脆直接扯過萊恩的衣領,伸出了手將對方額頭前長長的瀏海撥開,露出了被遮住的青藍色眼睛。

 

  平靜的、深邃的、寬廣的。

 

  難得有這種可以稱得上是文藝的想法的西瑞忽然說不出話來,很漂亮啊,這傢伙的眼睛。不愧是本大爺的人!他感到了莫名的自豪。

 

  「居然不知道你也會來欲拒還迎這種招,口是心非什麼的一點都不適合你,覺得孤單寂寞冷就直接跟我說嘛!偷偷摸摸的做什麼!」想到了昨天剛看完的偶像劇女主角,不就是明明想要男主角陪在身邊又不好意思直接講所以才用一些旁門左道想辦法讓男主角注意到自己嗎?

 

  直接跟他說就好了他又不會不管自己的人,西瑞.羅耶伊亞沒有發現自己的想法早就已經不知道拐到哪個外星球去了,根本完全曲解了萊恩的意思。

 

  「不,沒……」西瑞呼出來的氣直接噴在了萊恩的臉上,不是很習慣他人靠自己這麼近的萊恩皺眉,青藍色的眼睛直接曝曬在外面也讓他不是很適應,想要退開,卻被西瑞的力道禁錮得死死的,獸王族的力道果然不容小覷。

 

  「囉嗦什麼!本大爺帶你去個好地方!」完全忘記之前自己說要去找害他那麼狼狽的傢伙算帳的西瑞.羅耶伊亞說著這樣的話後就不管萊恩.史凱爾的拒絕強行地將人拖著走,而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明明有能力可以拒絕的萊恩卻沒有真的拍掉西瑞拉著自己衣領的手。

 

  強硬的語氣卻配上泛紅的耳根,萊恩.史凱爾失去了西瑞控制又重新被瀏海淹沒的青藍色眼睛眨了眨,說不出心底泛上來的這種莫名柔軟的感情是什麼,但微微的笑容,卻可以讓看到的人都知道他的心情有多好。

 

  有什麼,在心底開始蔓延。



  ***



  原世界.最近瘋狂發展起來的台灣中部某商店圈。

 

  熙來攘往的人潮,各式各樣的商店,琳瑯滿目的商品,匯集了中部區域消費精華的街道因為時逢假日而熱鬧不已,放眼望去皆是黑壓壓的一片人頭。

 

  拉著萊恩的手的西瑞快速地走在路上。

 

  縱使這邊是中區年輕人匯集的第一地段,染髮的文化隨處可見,但西瑞依舊因為他那頭標新立異的七彩頭髮而引來了幾乎是百分之百的回頭率,畢竟那麼特別的髮色除了很少有人會染,更會讓人疑惑到底是怎麼染出來的,尤其當這個人還穿著花花綠綠大襯衫加上海灘褲踩著夾腳拖,如此新穎的造型想要讓人不回頭都難。

 

  更別說對方明明看起來像是拉著什麼人但是卻沒有任何人影跟在對方身邊這樣奇異的動作。

 

  看來本大爺的藝術還是有很多人懂得欣賞的嘛!把周遭的人們眼中的訝異以及驚吒當做了欣賞的西瑞頗是得意地想著,他的頭髮可是他的最高藝術,也不枉每天都要花他不少時間在固定跟維護了,要知道他因為頭髮太過柔軟導致他每天都要用海量的髮膠才有辦法將頭髮固定到豎起來!

 

  「西瑞?」萊恩對著說要帶自己去個好地方後就拉著自己跑到原世界的人開口,內心不免慶幸自己今天穿著的是T恤跟牛仔褲這樣隨處可見的平凡服裝而不是白袍,不然穿著那一身跑到原世界會引起的騷動可想而知。

 

  雖然拉著萊恩的西瑞.羅耶伊亞本身就已經夠引起騷動了。

 

  就算目前確實是因為自己的宣示而有了『戀人』的身分,但是在對方突來的告白之前他從來都沒有跟萊恩有太多深入的認識,除了國二那一次就是了。他根本還沒有也不可能修練出『光聽對方一個名字就可以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的技能,所以不由停下了腳步看向了萊恩。

 

  「幹嘛?」看著萊恩,被叫到名字的人有點不自在地問。

 

  也不是沒有聽過有人直接叫自己的名字,漾就會直接這樣。但是這個傢伙……不知道為什麼聽到萊恩.史凱爾叫自己的名字,他就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覺,就像是、就像是他上次把他的床換成了鑲金上雕五爪金龍的King Size的雙人床之後的爽快,甚至更甚。

 

  單純的他還沒有想到,這才是屬於戀愛的、悸動的開始。

 

  「我們要去哪?」

 

  「本大爺行走江湖一把刀,靠的就是信譽啦問那麼多幹什麼跟來就對了,又不會把你帶去賣,怕什麼!」根本答非所問的回答,看著萊恩.史凱爾連眼睛都沒有露出來的臉,他刻意地不想直接給出答案。

 

  他之前查過,感情就是要快狠準地出手才不會讓對方跑了。所以在發現眼前這傢伙一臉空虛寂寞冷需要他臨幸的表情他才紆尊降貴地親自帶對方來解悶的。

 

  畢竟是他的人,他才不會像那些吃了不管的傢伙們撒手人寰——

 

  「嗯。」完全就是西瑞式的回答,本來沒有什麼想法的萊恩卻在看到了西瑞的表情後有些驚訝,以自己對西瑞.羅耶伊亞的印象來說,很少,基本上是從來沒有在總是風風火火熱血過頭的西瑞臉上看過現在這種勉強可以算是,害羞的表情。

 

  出乎意料的,很適合。於是也就不掙扎地讓對方牽著自己繼續走了,至於想要告訴西瑞的『他不是出來賣的。』這句話,也在發現對方難得一見的表情後斂回去了。

 

  大概走了將近十五分鐘,兩個人終於來到了目的地——一間日式裝修的店家,此時緊閉著的大門口上貼著的公告清楚地寫著開店時間是在兩天後的中午,萊恩正要問拉著自己來的西瑞是怎麼一回事,對方就拉著自己直接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

 

  店內是與門口相仿的日式設計,木板鋪出了典雅的味道,乾淨而寬敞的空間,座位都是木製的,隔板間有藤蔓在架上攀爬,綴了一些綠意,時光彷彿停在了古老的過去,又似駐足在了遠方的森林。

 

  店內的燈光是柔黃的顏色,充斥著溫柔的氣息,他們就像是跑錯地方的人,與店內的氛圍相去甚遠。正在忙碌的服務生被突來的推門聲嚇到,紛紛往門口望了過來,就看到闖進來的兩個人。

 

  一個高調鮮豔,一個低調樸素。

 

  一向隱匿著自己身影的萊恩少有地主動現了身,目光緊緊盯著入門就會看到的、貼滿了一面牆的菜單,上頭有著各式各樣新口味的飯糰以及一些日式定食,但萊恩的目光被菜單第一位的豪華禮盒給吸引走了。

 

  「不好意思我們還沒——」綁著馬尾的女店員微笑著上前,正要開口請他們離開。

 

  「是你啊羅耶伊亞先生。」這時候,沒有穿著服務生制服的一位二、三十歲的青年忽然打斷了女服務生的話,熱絡地朝西瑞走來,看到了青年出現的服務生們紛紛低下頭朝青年行禮,不難猜出青年的身分是這家店的店長。

 

  「你的品味還是一樣差,都說了本大爺幫你送一些裝飾品過來,啊不管了先弄一盒飯糰禮盒過來!」西瑞沒有理會對方的客套,他直接了當地開口。

 

  「禮盒?飯糰還是要現做的才好呢,請稍等一下,我們馬上做。」已經習慣了西瑞這樣的語氣的店長微笑著回答,然後吩咐著一旁佇立的店員趕快將東西做好。

 

  「快一點。」西瑞拉著萊恩隨便挑了一張桌子就坐下,看著在一般人眼中很舒心的典雅擺設,他不滿地開口:「這麼沒品味的擺設,本大爺還是叫人來換一下好了!」說完就拿出手機要打電話。

 

  「認識的人?」萊恩忽然開口問。

 

  「本大爺上次任務的客戶,結束後剛好遇到的,他家的東西還不錯正好缺資金本大爺又不缺那點就順便做好事幫他出資了,反正你是本大爺罩的以後來這邊買東西都半折啦!」收回了手機回答萊恩,發現到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解釋得超詳盡的西瑞下意識地轉移了話題。

 

  一旁的服務生剛好端了兩杯飲料為他們送上,西瑞隨手地就拿了插了藍色吸管的那杯。

 

  「因為我?」一針見血的問話,畢竟西瑞怎麼也不像沒事會好心拿錢出來資助飯糰店的人,如果說是為了他那些獨樹一幟的藝術的話那還說得過去,但是這種飯糰店,萊恩仔細地盯著西瑞。

 

  「咳、咳,幹你是要謀殺嗎?告訴你想殺本大爺可是沒有那麼容易的!」正在享用服務生端上來的飲料的西瑞被萊恩突來的話嗆到,咳了幾聲之後惡狠狠地朝萊恩開口。

 

  「沒有要謀殺。這間飯糰店,是因為我嗎?」萊恩.史凱爾再度重複了一次問語。

 

  「……問那麼多幹嘛囉哩叭唆的是個男子漢就接受啦!」不知道為什麼不想承認自己就是特意為了萊恩.史凱爾才贊助了這家店,他看著對方遮滿眼睛的瀏海,不是很自在地扭過頭,想要繼續喝飲料才發現自己已經喝完了,所以只能乾乾地咬著吸管。只是那天在出任務的時候想到了國中時候對方請吃自己的飯糰,才出資了。這種事情根本沒需要特別講啦!

 

  看著對方咬著跟自己的髮色如出一轍的藍色吸管,萊恩.史凱爾第一次對除了家人以及飯糰以外的東西感到了,可愛。

 

  「嗯。」不再緊緊相逼,看著西瑞偏過去的側臉,大概是因為剛剛在大太陽底下走的關係,有幾滴汗水順著臉的輪廓滑落,難得沉靜下來的人那雙金色的眼睛閃爍著淡淡的光,萊恩.史凱爾感覺到胸口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熱流滑過,暖暖的,滲入了四肢百骸。

 

  這種感覺是什麼?萊恩.史凱爾陷入了疑問,回去找歲問問看好了,他這樣想。

 

  就這樣沉默了一段時間,店長提了一個精緻的黑色方形禮盒出現,盒子上頭有精緻的櫻花印刷圖案。店長將它放在了桌上,打開了蓋子,米飯的香氣先溢了出來,裡面是五乘五總共二十五個三角飯糰齊齊擺放的盛況,各式各樣的顏色都有,萊恩.史凱爾看到後有一瞬間眼睛都亮了,身影浮現得更清楚了。



  「好了,本店特製的豪華飯糰套組,是要給這邊這位先生的吧。吃完如果好吃再幫我們宣傳一下。」店長一邊說著客套的話,一邊將餐盒遞到了萊恩面前。

 

  「嗯。」沉默的回答,萊恩接過了禮盒,周邊的氣息明顯的可以讓人覺得他心情很好。

 

  「好啦走了,宣傳?人稱江湖一把的刀的本大爺來你的店內坐了這麼久就是對你的店最好的宣傳了!本大爺要跟我的人去闖蕩江湖了,青山綠水,有緣再見。」隨意的揮了揮手,拿到了東西也不打算多作逗留,西瑞拉著萊恩就離開了店家。

 

  「本店開幕後歡迎多來喔。」看著兩個人的背影,店長微笑的說著。

 

  逆光之中,他們兩個一亮一暗,強烈的對比又互補著。桌上留著兩杯飲料,一杯半口都未動,一杯已經消滅乾淨,被咬爛的藍色吸管在偷偷溜進了店內的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



  守世界.Atlantis學園。

 

  「幹嘛都不講話?」一路走來,萊恩.史凱爾就像是啞了一樣一句話都沒有說,西瑞.羅耶伊亞終於忍不住地在快要回到宿舍的時候朝對方開口。不是應該要因為收到本大爺給的禮物感激涕零地流下眼淚然後對他說這一生一世都不會離開嗎?

 

  他昨天看的節目就是女主角在男主角放生了很久之後想起了女主角然後求婚,女主角就哭得要死要活的非男主角不嫁不可嗎?

 

  「你沒開口。」平時總是自顧自說話的人突然不開口了,本來也就不是會主動挑起話題的萊恩也就沒有開口,而且這其實算是自己從國二之後,第二次跟對方這麼近距離的認識。

 

  「你要自己講啊!我知道了……說!你是不是背著本大爺在外面偷搞了小三!」忽然停下了腳步又拉過萊恩的領子,對於高了自己七公分的人,他惡狠狠地說著。

 

  「沒有小三。」

 

  「沒有的話那為什麼不敢看本大爺的眼睛,藏頭藏尾的是在幹嘛又不是藏鏡人!」繼續說著,嫌萊恩的瀏海礙事的他直接動手撥開了對方的瀏海,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了,而被迫面對外界的眼睛只是認真地看著他。

 

  「沒有不敢。」依舊是否定了對方的指責,萊恩回答。

 

  「那就是對本大爺費盡苦心,苦守寒窯十八年為你準備的東西有意見?」用力地搖著萊恩,他越講越大聲,要是萊恩.史凱爾敢講是的話他就免費地宰掉對方!

 

  「沒有。」不知道西瑞到底在堅持什麼,萊恩卻還是配合地回覆,而且對方明明還沒滿十八歲,哪來的苦守寒窯十八年。

 

  「那你幹嘛一路都不講話?是不是有事瞞著我!」不滿地問著,身為他的人竟然敢有事情瞞著他?活膩了嗎這個傢伙!越想越對的西瑞舉起手就要巴下去。

 

  「沒有瞞你……我很開心。」青藍色的眼睛直直地看著西瑞.羅耶伊亞金黃色的眼瞳,今天是真的很開心,所以,不知道應該要講些什麼。而且西瑞也沒有開口,就放心的不講話了。

 

  這記直球讓方才還氣勢洶洶地埋怨萊恩的人咻一下地臉都紅了。

 

  「靠!你去哪邊學來這種……」

 

  「嗯,我很開心,不是不理你。」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話而紅掉的臉,萊恩.史凱爾單純地覺得對方紅透的臉非常的順眼,看著西瑞懸在半空中的手,於是順從了自己的慾望,牽起了對方的手。

 

  與想像中的粗糙不同的柔軟,萊恩.史凱爾的第一反應。

 

  「本大爺的人本大爺不罩誰罩!」氣勢有些弱地喊著。

 

  「嗯。」一手拿著禮盒,一手牽著西瑞,忽然感覺到了手指好像被人扣住,萊恩低頭看了兩人握著的手,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是十指緊扣,熟悉的暖流又開始在胸口流竄。

 

  愛情來的太快就像是龍捲風。這是,戀愛開始的預兆。



  ***

 


  正試試閱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