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漂亮,躺在了地上的他看著天上那輪微彎的月,輕鬆愜意的笑開。



  身旁綴著的大片白色薔薇刺目,在皎皎月色下聖潔的恕放,就像一盞明燈,引領著迷惘徬惶之人,璀璨的叫人移不開視線,鴉色的天空同這白淨的薔薇花相互映襯,兩個極端的個體此時搭在一起是說不出來的好看。



  夜空上頭,月娘微微露出了她被烏雲給遮掩的半邊臉,仲夏之夜的晚風是輕微的沁涼,吹得令人憔悴,幾聲輕響的蟬鳴不是亮起,使這安靜不已的夜色多出了幾分喧嘩,天冷夜涼,迷濛的夜色美景叫人陶醉。



  然而再怎麼想要欣賞,忽然泛起來的難受消除了他所有的閒情逸致。



  「嗚……」難受的捂嘴,體內泛起的是嗜血的衝動,紫晶一樣的雙眼瀰漫淡淡的血霧,世界開始天旋地轉。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於是嗜血的慾望被他給隱匿起來,只是……



  他不知道他的堅持會崩壞的如此快速,前一晚還在告誡自己,下一夜晚,一切全部都——崩毀。



     ※     ※     ※



  「…呼……呼…呼……。」靠著牆壁,零大口大口的吸著氣,痛苦的用手緊抓著衣服領口,雙眼瀰上了淡淡的血霧,此時照映在他眼中的,是漸漸扭曲潰散的世界。



  然後止不住的自嘲,他控制不住了呢……



  對他而言,不,對於Level E來講,血液是毒藥,只要碰觸了就忘不了那香味,想要一嚐再嚐,最終化成了嗜血的野獸。



  他一再的抵抗,然而到了最後,所作所為都成了笑話一場。



  那是優姬,那是優姬啊!那個人,是他一直以來想要守護的理由啊!是唯一一個不可玷污的樂園天堂,那是優姬啊——!!!



  不要…不要用那樣恐懼的眼神看他,那會讓他覺得他這四年以來的堅持是白白浪費。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他,他會失去生存在這世界的意義,不要用那樣子的眼神看著他,對他而言,優姬那樣子恐懼的眼神,只消一眼,就是永久的折磨,如刀刻在心上,痛的不得了。



  不要不要不要,真的真的不要了。



  優姬對他說,她以為他們是一樣的,卻不會知道,早在四年前那場意外發生以後,他就已經被改變了,他們的身分早就已經是不一樣的了!他跟優姬是不一樣的,他跟優姬……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



  只是他本以為他配不上優姬,夢一般的空幻後,才發現,是她配不上他。

  他把優姬當成心中的淨土,她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歪念中走上了扭曲的路。



  零疲憊的倚靠著牆,一旁,莉莉溫馴的伏著,目光溫柔的注視著零。令他感到了些些的溫暖,只有這裡,他才能好好的靜下來,也只有莉莉,是他允許接近的。他傷了優姬啊……,用那醜陋的獠牙咬傷了那個純真的少女,披著人皮的野獸?也是,對『他們』而言,那是最好的形容詞了。



  「優姬……,對不起。」他的聲音帶上本人都不易察覺的細微哭腔,他不是故意的,可是無法反駁的,他咬了優姬,狠狠的咬了優姬,吸食著那會讓他上癮的甜蜜毒藥。



  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沉淪在悲傷裡頭,本來因優姬而稍微軟化的性格被他再次封閉,又再一次的披上了滿滿的荊棘,他被困繞在滿刺尖刺的荊棘裡頭,默默的綻放血色的花瓣,又靜靜的凋零飄碎,他把自己困在了自己的世界,沒有人可以闖入。



  〝零,是吸血鬼。〞



  心底又再度的泛起了這道聲音,下一秒,卻已經被他給強制的清掃到腦外,開什麼玩笑!?他錐生零沒那麼容易妥協,沒有!就算那是……也一樣!




  有點冷了呢,不是天氣的沁涼,而是,從心底開始蔓延的寂寞。



  多少多少年後,滄海桑田,時過境遷,他回想起來,才驚覺那是後悔。



  那些年後,遙遙記起,他咬了優姬的那個時候,血色的厚重簾幕在眼前被大力揭開,好似回到了那些年前,那沾染了鮮血的緋櫻之夜,高掛在天空的月華詭譎的透出了紅艷的光暈,他所給家裡帶來的……是一個家族的迅速凋落,當年的一切都是那樣的歷歷在目,那些被染上了殷紅之芒的畫面,被他給記在了心中。



  披著人皮的獸,最下等的吸血鬼……Level E是嗎?



  零的嘴角是自嘲的笑容,原來,他是那樣的下等生物啊!也難怪優姬說他是野獸,就在剛剛,因為一時的渴望,他已經墮落成為了一個不能自持的嗜血怪物了啊……!



  〝零,是吸血鬼。〞



  「真……可……悲……。」低聲的破碎話語不知是在說給誰聽,睜開了紫晶眸子,零迷迷茫茫的看著莉莉那雪白的身軀,潔淨的讓他難受的白,思緒漸漸不知飄到了什麼地方去,遍佈在周身的是掩飾不了的陰鬱。



  就此浮浮沉沉,掉落自不知經年的遠方,到也落得一陣清靜。






  只是,下等的,到底是誰?






  今日的夜,很是陰霾,銀髮的人兒閉上了那雙因染上月色而顯得有些銀輝的紫瞳,痛苦的悄悄淺寐,以致於,沒發現到不遠處,那雙豔麗到不正常的血紅色眼睛。



  那是一棵有了些年齡的老樹,兩個身影隱在了後頭,裡頭,有著一位特別吸引人注目的人,有著略長的棕黑色細碎髮絲,亂中有序的搭在了肩膀上投,一雙眼是魅惑著眾人的血色瞳孔,輕笑著優雅。



  「這樣好嗎?樞。」站在了樞後約半部距離的一条意味深遠的笑著,眼中是睿智的光芒以及狐狸特有的狡詐精光,問著只有對方才聽的出來的問題,他絕對不是在幸災樂禍喔!絕對不是!



  「嗯?你是指哪件事呢,一条?」樞溫柔的笑著反問,唇抿成了一道好看的弧度,要是現在他們兩人身邊有一種名為花痴的生物在的話,不意外的會出現紅花朵朵飛跟一百多分貝的尖叫噪音,樞是一位俊美且完美的讓人想怨恨卻又不知怎麼怨恨的人啊!



  「呵呵……,當然是錐生君的事啊!剛剛那濃溢的甜美香味,可是讓夜之寮的所有人都聞到了唷!要是再把他放在日之寮,可是會出事情的呢!況且親愛的『公主殿下』好像受到驚嚇了呢,一個人躲在棉被裡冷顫。」好笑的說著,一条看著樞那滿臉的玩味,不免感到了一陣無奈,明明就在跟他講正事的!



  不過真的很奇怪啊,樞竟然沒有發火?不是寶貝的跟什麼似的?那位公主殿下啊……!



  「沒辦法,黑主那傢伙不肯放手。」樞對一条無奈的聳聳肩,眼神不自覺的暗了下,默默的壓抑著心底的氣憤,就是他也不清楚他是在氣錐生零還是在氣優姬,剛剛那事發生的時候,他是確實的、確實的趕到了吃味啊!



  不過,果然還是為了優姬吧?他可真是怕等會兒一忍不住就上前去把那個敢擅動優姬的傢伙宰了,雖然說錐生是一枚很有趣也有用的棋子,可是……(棋子?),傷害到了優姬的人他一向不會放過的!



  不對,不只是如此。然而明明已經驚覺的事實他偏要到了後悔以後才懂。



  「是嗎!?樞,別說我沒給你提醒,玩過頭的話可是會變成玩火自焚的啊!」一条說著說著調笑式的對樞眨了眨眼,隨後逕自的離去,那大樹後,剩樞一個人的身影。



  樞意外的挑了眉,呵呵……,玩火自焚嗎?他還不自於這麼蠢吧,一条?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錐生這意外的倔強已經引起了他的注意,該怎麼說,雖然是為了要保護優姬才會對錐生提出這樣的要求,但是,他所認定的這位Queen還真不好追呢……!?這對於工於心計的獵人來講,是個很具挑戰性的獵物啊!不過,他相信他遲早會逮到對方的,然後再狠狠的傷害對方後,好好品味對方崩潰了的表情,真是過份……,嗯?



  只有優姬,才是他要用生命來在乎的伴侶啊!



  不過……靜靜的看著零熟睡的側臉,銀色的碎髮打亂散在了那白皙的肌膚上,像是作到了惡夢而微微顫動的眼睫如蝶翼一樣的輕靈舞動,朱紅色的唇瓣半開著,像是在邀請著樞與之共舞,秀氣小巧的臉蛋是誘惑人心的表情,不用看,樞光想就能知道對方眼簾底下是一雙怎樣的眸子,看著看著,突然的下腹一陣火上來。



  窘迫,這的確是樞現在唯一能感覺得到的情緒,哎呀哎呀……,被挑起了慾火呢!



  果然是一隻與眾不同的獸啊,這樣一個妙美人兒,天生就開徜徉在自由的海洋中無拘無束的吧!可惜了,他玖蘭樞的籠子,已經對錐生零大開。



  臉上掛著的是嗜血的微笑,充滿了暗夜的詭譎魅惑,樞的臉龐此時滿滿的陰邪,再次看了零一眼,就動身離開此地,走著回到夜之寮的路。



  呵呵……,他有的是那個耐心等到他的Queen自投羅網。



  當然,他絕對不會承認,有那麼一瞬間,對於錐生零那令人炫目的脆弱,他起了一些不該起的保護念頭。




                             花開之二,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