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旨
愛他就要讓他HE__青嵐(定青)

 



17.

伏見由紀來到這個過去以前八田美咲找過他。

 

那是前任赤王亡於前任青王後兩邊氏族相看兩相厭的,三年後,他二十二歲時候的事情。

他只記得,

八田美咲直到最後都沒有原諒他。

 

也來不及了

 

18.

二十歲那年是混亂的一年。

真的要回憶起來他的記憶已經紊亂到無從理清,但他知道自己一件事情都沒有忘。

 

「我會習慣的。」

就像那年他剛到Scepter 4一樣

 

他會習慣的,他一次又一次的這樣跟自己說。

 

19.

「為什麼我要跟你睡在一起啊。」

「因為跟其他人住在一個房間會想吐?」

看著一臉不滿的伏見猿比古,過去的自己……雖然不是不能明白但是果然還是得說,室長真的很像是大反派啊故意的整過去的自己什麼的。

 

20.

睡著了嗎?聽著過去的自己平穩的呼吸,因為都是『自己』所以不防備

他沉默的在一片黑暗的室內坐了起身,只是那樣想就無法入睡

 

「過去啊……」

 

過去的伏見猿比古,過去的自己,過去的一切

他想起來了直到最後都沒有原諒自己的八田美咲,看著過去的自己忽然就開始嫉妒起來。

 

憑什麼?

 

21.

「嘖,那麼室長您想要知道什麼?」

被莫名叫出來的人雙手插胸,興致缺缺的看著眼前笑得一臉愉悅的宗像禮司。

當然要忽略被他攥得出血拳頭。

 

宗像禮司。

他的時代裡的上一任青王、Scepter 4的前任室長、周防尊的戀人。

 

也是,他的時代裡的,伏見猿比古的……

 

「喔呀?伏見君看起來不是很高興呢。」

「半夜吵醒我室長您的居心才奇怪吧!如果想要問未來的事情很抱歉無可奉告,我想您也不是這麼無聊的人,那麼您的意圖到底是什麼,就很讓人質疑了,室長。」

「我很中意你呢,伏見君。」

「我可一點都感覺不到室長你這句話的真心啊,而且你講錯人了,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喔?但在我看來,不管是十六歲的伏見君,還是二十三歲的伏見君,都是同一個人。這麼說來,你不覺得你對於我的態度有些焦躁了嗎,未來的、伏見君?」

 

直接。

過分。

 

又懷念。

他看著宗像禮司,下一秒,落荒而逃。

 

22.

那個人果然是人精,不管是二十一歲的時候還是二十四歲的時候。

「我怎麼可能說啊……」

 

煩躁、煩躁、煩躁,更睡不著了,嘖。

 

23.

他二十歲那年,宗像禮司即將掉劍。

只有他一個人在對方的身邊,那個人就連要掉劍也是令人煩躁的從容優雅。

 

「看起來,只能麻煩伏見君了呢。」

「少來了,您從一開始就算好了吧,室長。」

「那就麻煩你了,伏見君。」

 

果然還是討厭王,忿忿不平的人這樣想著。

 

24.

昴送入宗像禮司胸口的瞬間他還是有些茫然的。

但執劍的手半點顫抖都沒有,就像他離開吠舞羅那年,甚至比那年還要決絕。

 

──以劍制劍,吾等的大義毫無陰霾。

 

「真是,一點都不手軟啊,伏見君。」

「都要死的人省點力氣吧室長,您流這麼多血還開口不累嗎?果然是王,嘖。」

「所以說你把王想成了什麼樣的存在呢,伏見君?」

「這個問題您不是已經問過了嗎?在我剛到Scepter 4的時候。」

「人類對同一個問題產生的答案會隨著時間不同而有所改變,來Sceter 4這幾年的經歷下你的體悟也必然是不同的,我很好奇伏見君現在的答案呢。」

「都說了要死的人怎麼還有這麼多廢話啊……」

 

他看著嘴角溢血的宗像禮司,想要知道什麼答案啊這個人,明明就快撐不住了。

沒完沒了,沒完沒了,沒完沒了,他感受到了久違的煩躁感。

 

「無聊孤獨的人,不就是你們這群,所謂的王嗎?」

傲慢、無聊、孤獨,高高在上地俯瞰,究竟能夠看到什麼啊,這群人。

 

「伏見君你果然,還是個孩子啊……」

「也許確實如你所說的也說不定,所以說我果然很中意你啊,伏見君。你會看到的,王的,世界……」

 

誰是孩子了啊,這個人就連最後也淨是一些不著調的話。

然後就是宗像禮司的,終結。

 

25.

那個人的死亡是Scepter 4全員都措手不及的悲劇。

每個人都在哭,Scepter 4本就是因為宗像禮司而匯聚的一個群體,現在做為主體的人卻死了,他遠遠的站著看喪禮上的眾人,每個人都在哭,那麼這個群體,也該解散了吧。

 

結果還是沒有,屬於他的地方。

 

26.

石板選中了他成為下一任的青之王。

在淡島世理決定要解散Scepter 4的時候。

 

他們在整理室長辦公室的時候同時發現了,關於某個一直以來都看透了全局的傢伙的留信。

 

27.

他繼任成為青之王後依照某個已經死去卻仍然陰魂不散的傢伙的遺囑成為了新一任的Scepter 4的室長,道明寺成為他的副手,然後同年赤之王由櫛名安娜繼承,八田美咲成了吠舞羅的二把手。

 

淡島世理與草薙出雲轉入幕後,但仍支援著兩邊的王。

再之後……

 

28.

淡島世理跟草薙出雲死了。

「伏見,你執劍的原因,已經找到了吧。」

「雖然室長確實有些時候很讓人頭疼,但是,不要忘記,以劍制劍,吾等的大義毫無陰霾。」

「看來你也找到你的歸宿了。」

 

然後就是接二連三的,Scepter 4成員的噩耗。

 

「王是傲慢的、無聊的、孤獨的存在。你有想過這是為了什麼嗎?」

「他們用他們的方式在保護,他們的氏族。你沒有那個決心,才會害得他們死去。」

 

29.

二十一歲那年,伏見猿比古終於成長成了一個成功的王。

 

「猿?」

「自顧自的說話,自顧自的赴死,自顧自的選擇.所謂的王不也是這麼任性的一群人嗎?」

「嗯。但是,因為是王。」

「安娜,妳啊……」

 

30.

不知不覺陷入了回憶的人直到撞上人才回過神,看著眼前稚嫩的面容,他才又想起來這是在七年前。

「由紀~要不要來比試看看?」被撞到的道明寺先是訝異地看著他,然後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朝他問。

 

道明寺。

「嘖,就陪你練練吧。」

 

「嘿嘿,我就說由紀會答應吧,秋山!說起來由紀你跟伏見先生真的很像只是感覺沒有伏見先生那樣的不近人情,啊這是褒意喔我沒有嫌棄伏見先生不近人情,就算是不近人情的伏見先生也很帥呢!」道明寺開心地朝練劍場裡的秋山比了個Ya的手勢。

 

這一點都不像是褒意啊道明寺,而且他也是伏見啊。

他這樣想著,眼中少見的露出了笑意,周身一直圍繞的不耐煩淡去了許多。

 

「可別求饒啊。」

 

這場對練以他的壓倒性勝利做結束,之後他就被伏見猿比古拉走了。

 

31.

「你昨天晚上被室長叫出去?」伏見猿比古看著他。

「你發現了?」

「嘖,少裝傻了明明是你故意要我發現地。」

「我說了我有事情要麻煩你才回來的吧?不過現在看來,不用了。」

 

不用了。

這個過去,在他到的時候就已經不同了。

 

但是……過去的自己什麼的,果然還是嫉妒著的。

 

「我一直忘了告訴你,八田美咲,會死。」

他看著過去的自己忽然瞪大的眼睛,看著過去的自己憤怒地抓住了自己的衣領,明明比自己矮,做起這種動作倒是架式十足。

 

「不可能,你不可能是這個反應。」

「你以為七年的時間可以發生什麼?伏見、猿比古。我是你,也不是你。」他扭曲的笑開,抓住了伏見猿比古的手反折,病態的笑容沒有收斂。

 

這是七年前。

 

「看著我啊……」

「看著我啊……」

「別離開啊……」

 

32.

周防尊在伏見猿比古十九歲那年死亡。

宗像禮司在伏見猿比古二十歲那年死在伏見猿比古刀下。

淡島世理和草薙出雲在伏見猿比古二十一歲生日的時候死亡。

Scepter 4全員除道明寺外在伏見猿比古二十一歲那年一一殉職。

道明寺安迪在伏見猿比古二十二歲那年為了保護他死亡。

八田美咲,在伏見猿比古二十三歲的生日,死在了他的刀下。

 

伏見猿比古,在他二十三歲又一天的時候,回到了過去。

 

這是七年前。



***



最後一段我承認我在自捅(嘖)

室長說的那句話是有原因的,伏見最後的體悟有機會一定會打到的www

 

說了二十三歲的伏見依舊病只是病的點不一樣啊OvO

想要嘗試輕鬆一點的風格看來我失敗了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rick
  • 親愛的請原諒我在這個弔詭的時間來XDDD
    說真的我還是覺得虐,雖然我並沒有特別執著於八田與伏見,但我不能否認他們兩個對彼此來說畢竟都是特別的,就這樣親手了結什麼的真的不能再痛w
    而且所有人的死都串連到了一起,說是因果吧但伏見最後是獨活了
    你說好的HE一定要出來啊,雖然我看著真的覺得很痛(?
  • 妳也知道那個時間詭異ˋˊ
    其實已經很幸福了真的OvO
    我想要寫出那種個別感啊(下章吧),親手了結是有原因的唷,嗯,這才是本文最大亮點(壞)
    就是,最後一段是重點啊wwwwwwwww
    我一定會讓他們幸福的!

    青嵐銀緋 於 2014/07/30 23: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