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旨
愛他就要讓他HE__青嵐(定青)

  設定:殺老師死亡前題。

  業君跟渚亡命天涯什麼的超美。

 

  以為業君是個善感的孩子,但卻不溫柔。



  ***



  那是很久以前。

 

  久到了曾經揚言要毀滅世界的怪物在還沒達到自己的野心前就被阻止的以前,久到了那個曾經孕育出了一干出眾的暗殺者們或者說是學生的椚丘中學3年E班依舊存在於世的時候

 

  那是很久以前,這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兩個通緝犯──赤羽業以及潮田渚,還沒有成名的以前。




  椚丘中學.暗殺教室.三年E班。

 

  距離殺老師毀滅地球的時間,倒數一個月,每個學生的精神都處在極度緊繃的狀況,畢竟沒有成功的話就是世界毀滅,雖然一直沒有實感但是隨著時間一步步的逼近,每個人都不免得開始感到了緊張,尤其最近政府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了,殺老師也像是知道了時間不多開始催促起了他們。

 

  必須要下手。

 

  每個人都知道必須要下手,不管是為了不讓地球毀滅這樣大義的理由,還是只是為了一百億,他們都必須要下手,但隨著跟殺老師相處的時間越多,他們下手的動作越堅定,內心卻越茫然,那是他們都知道原因的茫然。

 

  必須要下手。

 

  但是殺老師是曾經陷入黑暗的他們的救贖,就算知道要用好的暗殺來回報,但茫然的感覺卻依然包圍著他們。

 

  必須要下手。

  沒有時間了。

 

  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潮田渚拿著特製的對殺老師小刀,目光直白沒有掩飾的透過窗看著在教室外跟其他同學打鬧在一起的殺老師,必須要下手,那怕他其實除了最初開始的那次暗殺外,就從來沒有動過手。

 

  「唷,渚你怎麼一個人在這邊?」耳邊忽然想起了屬於某位紅髮少年的調笑話語,就連這麼普通的話也可以被對方說得好像不懷好意,又在想什麼惡作劇了嗎?

 

  「業同學?……嗯,我在想,殺老師的事情。」剩下一個月了,不由得多想了一些殺老師的事情。

 

  說起來,不知不覺就跟業同學熟起來了呢,潮田渚想著,不久之前他跟赤羽業還只停留在一、二年級都是同班同學,不怎麼有來往的情況下,但自從對方回來E班之後莫名的兩人關係就開始走近,從會彼此打招呼,到業同學會一直找他聊一些天南地北的惡作劇,雖然他通常都只是聽而已。但是……

 

  「渚,你這邊髒髒的。」赤羽業忽然開口,指了指他的右臉,他順著對方指的地方擦了過去,卻什麼也沒有摸到,不解地看著赤羽業

 

  「真是笨拙呢,渚,我說的是,這裡啊。」一邊說著赤羽業一邊湊近了他,他有些茫然地看著對方越來越放大的臉,這是要做什麼?

 

  然後赤羽業忽然就,用舌頭,舔了他的右臉頰。

 

  「業、業業業業同學──!請不要戲弄我!」緊張的瞬間跳了起來,握在手中的小刀也因為這樣掉到了地上,在地上跳了幾下直接落在赤羽業的腳邊,而赤羽業突來的動作也輕而易舉讓潮田渚的整個臉都紅掉了。

 

  所以說他雖然不排斥跟赤羽業關係變好,但是對方最近越來越親暱的動作是怎麼回事!

 

  「欸──?我不是在戲弄渚喔。」對於潮田渚的反應感到有趣,赤羽業絲毫不吝嗇他像是惡作劇得逞後的笑容,彎腰撿起了掉在腳邊的小刀,然後他忽然一把抓住了潮田渚的手。

 

  「我可是很認真的在表達我對渚你的,喜歡啊。」赤羽業這樣宣告著,潮田渚的臉更紅了,但果然對方是在捉弄自己吧,這樣想的潮田渚掙扎了兩下想要將手抽出來,卻方現赤羽業的力道大到他根本無法撼動。

 

  「業同學,惡作劇都已經完成了就放手吧?」

 

  「明明渚你平常觀察殺老師就觀察的很仔細,居然完全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嗎?」有些無奈地嘆氣,赤羽業對於明顯以為自己這些日子的親暱都在戲弄他的潮田渚感到了無力。

 

  「渚,好好聽我說。」一邊說著這句話一邊鬆開了潮田渚的手。

 

  「嗯?」他看著一臉認真的赤羽業,說來其實很少會在一貫吊兒郎當的赤羽業臉上看到這麼認真的表情,讓他方才覺得被戲弄的心情也不免減少了許多。

 

  但是業同學應該只是在鬧著他玩吧?怎麼可能呢……

 

  「我最近一直靠近你,…還一直碰觸你,甚至像剛剛那樣親你的原因……」赤羽業伸出手,從他的髮上開始摸過,順著瀏海到了臉、耳朵,最後來到了他的鎖骨,他明明應該要感到不適拍開赤羽業的手,但看著赤羽業認真的眼睛,他卻一個動作也做不出來了。

 

  「都是因為我喜歡你。」

 

  原來如此,都是因為業同學喜歡……欸欸欸欸?驚訝的看著一理平靜的說著這話的赤羽業,潮田渚被嚇到退了好幾步,直到背部抵上了冰冷的牆壁後才發現自己已經退到了窗邊。

 

  外面是明媚的陽光,殺老師與班上同學嬉鬧的聲音清晰的傳入耳中,而眼前是赤羽業在他退開後一瞬間黯淡的眼睛,他沒有看漏,但就像是不想要被任何人發現自己的狼狽一樣,赤羽業馬上又恢復了正常,開始抱著肚子大聲的嘲笑他的反應。

 

  「哈哈哈──!渚你太好笑啦,這種話一聽就知道是在跟你開玩笑吧你居然當真了?刀子還你,好好拿著啊,喔對了章魚好像要找你,走了。」一邊說一邊朝他揮手,赤羽業慢慢的離開。

 

  才不是的,潮田渚想要反駁赤羽業的話,而且業同學不是找不出適當的理由跟他解釋為什麼要碰觸自己嗎?但是赤羽業剛剛的告白,他根本沒有辦法接受也沒有辦法回應,所以他只是看著赤羽業的背影,抓緊了手上的小刀,默默地跟了上去。

 

  都是男生,不行的。

 

  就算他想要接受,家人肯定也不行,這個社會不行,就連班上同學,可能都不行,他不想要隨隨便便草率的就答應對方的告白,那怕其實他自己也知道,他從一開始對赤羽業就是不同的。

 

  既然對方願意當作沒發生過,就這樣吧,他不想要跟赤羽業連朋友也不能做,他相信不是只有他有這樣的想法。

 

  接下來的一個月的生活潮田渚其實記不太得,漫天的訓練、上課,全部都攪和在一起的事情令他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思考當初赤羽業的告白,而且那之後赤羽業對他的態度也恢復到了正常,並沒有再過多的親暱,他也就理所當然的先放下了。

 

  然後就是那一天。

 

  一切開始毀壞的那一天。

 

  殺老師的死亡來得太突如其然,得手的那個瞬間他都沒有反應過來他已經將刀子送到了那個時速可以達到20馬赫的黏糊糊生物的心臟處,而等到驚天動地的,或有尖叫或有悲鳴或有喜悅的聲音響起來時,潮田渚才反應過來,他將刀子送入了殺老師的心臟。

 

  他完成了整個三年E班過去一年的追求,那為什麼現在這麼茫然。

 

  「諸君,要善用為師給你們的,那幾把刀。你們每個人,都有存在的意義。」

 

  就連死前都還掛念著他們這些學生的,溫柔的老師。殺老師握住他的手,緩緩地將刀抽出來,他看著笑得開心的殺老師,方才緊握住的刀子忽然就握不住了,一下的就掉到了地上。

 

  「殺、殺老師──!」他摀著嘴痛哭失聲。

 

  不要死啊,不要死啊,他想要這樣說,但是不行,因為殺老師是要毀滅地球的人,因為他們是暗殺者,殺老師會死亡明明是一開始就註定的事情,但是……但是殺老師也依舊是E班同學們的救贖。

 

  少年這樣的想著,無法阻止自己的淚流滿面。

 

  「嗚……」此起彼落的哭泣聲在整個教室響起,明明一開始只是為了要慶祝畢業,雖然事前大家也做了詳細的暗殺計畫的準備,但是每個人都以為殺老師這次依舊會閃過,卻沒有想到他們成功了。

 

  他們成功了。

  這個暗殺教室成功了。

 

  『砰──!』誰粗魯的踹開了門,哭泣著的學生們不解地看著巨響的來源。就見一群武裝詳盡的軍人們衝了進來,後面跟了一群穿著白大褂的人,領頭的是理事長,面色不佳的烏間老師以及臉色難看的比琪老師。

 

  「烏間老師,這些人是要幹嘛啊?」下意識地朝暗殺教室中除了殺老師以外最能夠信任的烏間惟臣問,聽到了他們問話的烏間正要回答理事長卻忽然攤開了手,像是要給誰擁抱一樣走了上前。

 

  「我當初同意這個暗殺教室可不是沒有代價的,現在計畫既然已經成功了,就該來做最後的收尾。」理事長一字一句的說著。

 

  「什、什麼意思?」他對著笑得一臉得意的理事長問。

 

  不祥的預感。

 

  「這個意思是要給我們一百億了嗎?」寺坂龍馬開心的歡呼,然後班上一部份的同學也開始歡呼起來,但他內心不祥的感覺卻沒有減少。

 

  「不。暗殺計畫結束,也就是說,已經不需要你們了。所以得要麻煩你們,重新回歸失敗者的地位,只有這樣才可以督促其他的學生們用功呢,放心吧,我也不會做什麼,當初的協議就說好了,我們只會刪除你們這一年的相關記憶,為你們編造屬於失敗者的記憶。」

 

  「開、開什麼玩笑啊才不要!!!還有烏間老師跟比琪老師你們就任著理事長這樣亂來嘛!」

 

  「我、我們也沒辦法啊,這是全世界政府們的決定,如果、如果……」比琪像是想要說什麼,但理事長只是輕輕瞥了她一眼,她就無法說出什麼了

 

  看到兩個老師都沒有動作,所有學生們開始逃竄,理事長看著準備要翻窗而出的學生,只是露出了不屑的微笑,隨意地揮手,武裝部隊們一擁而上開始抓四處逃竄的他們。

 

  他也在逃,看著沒有面有難色的老師們,他也在逃。

 

  但對方的能力太強,就算是磨練了一年的他們,也一個個的敗退,沒有多久還沒被抓到打暈的人就只剩下他、業同學以及茅野三人了,他看著笑著的理事長,地上殺老師的屍體還孤零零的躺在那。

 

  不想被抓到。

  不想要遺忘。

 

  不要。

 

  「放棄掙扎吧。」

 

  「才、才不要呢!你們這些大人最過分了,明明說好的事情還想要反悔,一百億就算了遽然還想要消除我們的記憶嗎?絕對、絕對不會讓你們為所欲為的!!!」茅野大聲的朝理事長吼著,他看著對方氣到漲紅的臉,隱約還有淚光在茅野的眼中閃爍

 

  「茅野……」

 

  這就是他們所追求的嗎?為了所謂的『一百億』,第一個接納他們的老師死去了,所有同學要被消除記憶,回到過去在E班這個底層的生活?這就是他們所追求的嗎?他們努力的一年的結果,就是這樣嗎?

 

  潮田渚恍惚地看著理事長。

 

  不要。

 

  「給我抓起來!」抓準了他恍神的瞬間,理事長馬上就下令,恍惚中他差點就要被抓到了,卻是茅野楓突然跳了出來將他給用力推到了赤羽業那邊,跌入赤羽業懷中的瞬間,他才從渾渾噩噩的狀況中驚醒。

 

  「小渚,殺老師一定不會怪你的。業,你喜歡小渚吧。」被抓著的茅野楓朝他們兩個說著,他感覺到業同學抓著自己的力道不自覺的加大。

 

  「那樣的話、那樣的話……是你們兩個一定可以的,逃走吧!逃得遠遠的──一定要記住暗殺教室的一切!拜託了……」然後茅野楓就被弄暈了。

 

  「不可能!」冷冷看著一切的理事長只拋下了這麼一句,武裝部隊開始將他們兩個包圍。

 

  「唷,我倒要看你們要怎麼攔住我。渚,你可以嗎?」雖然是輕鬆的語氣但是赤羽業卻是聚精會神地盯著四周,尋找突破點。

 

  「諸君,要善用為師給你們的,那幾把刀。你們每個人,都有存在的意義。」

 

  「嗯,逃吧。」逃吧,他不想要忘記殺老師,既然如此,那麼就用著殺老師給他的這些刀,去守護他的記憶吧。逃吧,他存在的意義,一定是,不要忘了殺老師。

 

  「那麼,衝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赤羽業拿著剛剛逃亡過程中搶到的小刀,然後迅速俐落衝到一個武裝人員面前,刀鋒銳利的寒芒直從對方喉嚨過去,另外一手施力搶下了對方手上的槍,旁邊一個武裝人員反應過來要阻止赤羽業的時候,潮田渚一刀就抵住了對方的手。

 

  「業同學,為什麼?」對著搶到了槍的赤羽業,他開口,現在這樣的情況,一個人逃的話,更好吧?

  「平胸茅野不是說了嗎,我喜歡你。」

 

  喜歡。

 

  一個月以前這個人也是跟自己說喜歡,那個時候他裝傻的就蒙混過去了,如果真的逃得出去的話……他看著赤羽業認真側臉,也許他該好好的考慮。

 

  那之後的事情是一片混亂,他跟赤羽業千辛萬苦終於從重重的包圍網中逃了出去,最後擋在前面的是烏間老師跟比琪老師,本來以為要與他們一番惡戰,確是被對方輕易的放走了。

 

  「要好好的,活下去啊。」烏間老師依舊是那副沉穩的模樣,但眼中對他們的期許半點不少。

  「沒想到是你們兩個小鬼頭,逃出去之後,好好的,活著唷。」比琪老師朝他們拋了個媚眼之後,只這樣的說著。

 

  逃出去之後,在對他們的通緝令還沒來得及發表以前他跟赤羽業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先跑去藥局搜刮了一堆藥,然後到赤羽業家開走了唯一一部汽車,說來他為赤羽業會開車這件事情驚訝了很久,畢竟根本還沒有到那個年齡,果然很厲害啊。

 

  他們開始了漫遊在全世界的逃亡,有數不清的人衝著高額的懸賞金想要抓到他們,但每一次都沒有成功。在這其間輾轉得知了曾經三年E班的同學們又被迫跌回了底層。

 

  但他相信,曾經受過殺老師教育的他們,不可能那樣就被打敗的。

 

  他跟赤羽要做的,只有活下去,不要忘記曾經的這一切。然後總有一天,要讓大家都想起來。

 

  一切從那一天起就變了個樣,只剩下他跟赤羽業還記得所有的一切,他們一直逃、一直逃,不知不覺也跑遍了全世界,毀了各國的重要軍事基地,但他們都還記得殺老師臨終教誨,連一個人都沒有殺害。






  「累了?」赤羽業將手中的冷飲冰在了他的臉上。

 

  他接過了冷飲,坐在副駕看著開車門做進來的赤羽業,好像因為他們的名聲的關係,最近遇到的狙擊跟暗殺越來越少了,以至於在他二十歲的生日的今天,只有他們兩個人可以清閒的,在El Hierro上渡過。

 

  「嗯,謝謝。業同學,我在想,我們一輩子,就要這樣了嗎?」

 

  「唷,渚,你現在就在想跟我的一輩子,我會誤會的。」赤羽業調笑著說道。

 

  「我才想起來我一直忘了跟你說過這件事情,我們逃離的那一天,我想過我要答應你的,但是等到我們開始逃亡後,我卻忽然想,總覺得在只有我們還擁有過去的情況下答應業的告白,像是一種施捨,所以我一直都沒有想過要答應你。」他慢慢的說,赤羽業的表情也越來越精彩。

 

  「你第一次跟我告白的那次我不肯答應,是因為我們都是男生,就算我們肯,也不是所有人都會接受的。」他跟赤羽說著遲來五年的解釋。

 

  「渚,我喜歡你。」

  「業。」

 

  他叫著對方的名字。

 

  「我最近夢到了殺老師,被他念了一頓呢。」說自己對業太壞了,居然一直磨磨蹭蹭了這麼久,他這才想起來逃亡了這麼久,他從來沒有跟赤羽業說清楚。

 

  「所以我決定告訴你,我愛你。」只有彼此的話,就沒關係了吧。他二十歲的生日得到了一個戀人,他們十指緊扣,再也不會分開。

 

  他們擁吻。

  在世界的盡頭。



  End.



  ***



  其實這個設定可以寫長篇耶,後面個性跑掉了勾咩,我對他們兩個的拿捏還不是很夠><

  希望這是一個溫柔的故事,暖暖的,可以讓大家幸福,結果我發現我超適合寫這種走向的東西啊可惡w

  就,遲來的生賀,希望玥曦會喜歡,我為了妳大爆字數耶XD這篇重打了三次啊www根本改得面目全非啦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嵐銀緋 的頭像
青嵐銀緋

青空之上。

青嵐銀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玥曦
  • 天~阿~真~的~好~甜~(有沒有看到尾音都上揚了
    這樣的業同學 我~可~以~耶~(你是在興奮什麼啦
    親媽(已改口)你終於寫的出甜文了我好感動我好感動我真的好感動(#

  • 超~甜~的~吧~
    我為了這篇都要變成神經病啦XDDDD
    這樣的業同學超可愛wwwwwwwwwwwwww(那妳也快寫><
    我一直以來都寫得出甜文啊w

    青嵐銀緋 於 2014/07/13 19:41 回覆

  • 四叶
  • 大大你好!我十分喜歡你的文章!斗膽求轉載至百度業渚吧!